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楼主: 山之凤

《澳泰族群的遗传结构》(内容提要)

[复制链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09:36:00 |显示全部楼层

吳人雖然是外來遷入民族,不過已經越化,跟越人同風共俗,好像斷髮文身,所以中國歷史亦把句吳算從百越之中耶。

百越族群形成之時,本身就已經是多元種族包括矮黑人成份合成的亞種耶,若果要再純粹從黃種人成份著手時,就是在百越形成之前耶,其實已經很難去考究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09:57:00 |显示全部楼层

從人種上而言,黑皮膚的太平洋島民也屬於尼格羅人種 (negroid),即是黑人,只是跟非洲的不同種而已,就好像黃種人也有多種,曾經甚至有人把美洲印第安人歸類為紅種人一樣耶。

澳大利亞土著曾經被歸類為高加索人種,不過後來被糾正跟部份太平洋島民同屬尼格羅人種,即黑人耶。

非洲真正很黑的人種,或者就是撒哈拉沙漠以南的班圖人耶,其他的跟黑種的太平洋島民分別不大耶,而部份閃含語系的好像圖西人跟班圖人外觀沒有分別耶。


美國政府對種族的分類也存在爭議耶。

http://isu.indstate.edu/gilberti/ite656folder/censusclassifications.html

A student in the class has asked a wonderful question that many of you likely considered, but have not yet resolved. the question is as follows: "On balance, I know this is a simple...question, but the more I think about it--the more I don't 'really' understand it. I have an idea, but I just don't understand why we use these classifications. so here is my question. . .

When people collect demographic data on people, why do they/we use white, black, hispanic, or Asian etc. when they all are looking at different things. What do I mean by that? Well, when we say 'black' we are talking about skin color, when we say Hispanic we are talking about an ethnicity, however, when we say Asian we are talking about a location. These are all very different. It is also possible to be a white-Asian or a black-hispanic or white-hispanic. It seems as if these classification schemes are inconsistent."

Below is my attempt to provide some idea of how these classifications have changed over time. The presentation of this material starts with a brief overview of the classification of Black.


--------------------------------------------------------------------------------

Again, this is a great question that many of you have likely wondered why these classifications exist. To begin with let us first examine the change from Negro to Black and African-American. The term Negro referred to a member of the Negroid ethniBlack. The word has its roots in Latin from the term Niger. A Negro was a member of the African branch of the Black race formerly called Ethiopian. Thus, this term represented a specific group of people of both ethnic and regional origin. Another term of interest here would be Negroid: pertaining to, or designating a major ethnic division of the human species where members are characterized by brown to black pigmentation and often by tightly curled hair, broad nose and thick lips. From these definitions we could conclude that all Blacks are not African. Australian Aborigines do not consider themselves Africans and as a matter of fact, they claim to be the original man on this earth. Regardless, the term Negro was applied to all people who had the physical characteristics of a Negroid. This took place during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1450-1750).

During the Atlantic Slave Trade, Europeans changed the term Negro (an adjective) to the noun Negro. This resulted in the term no longer being used to describe people, but rather to the naming of a group of people in the interest of slave traders. One could also suggest that the term was used as a form of control--to identify a group of people as subhuman. Historically, this term in the United States was viewed negatively by the population it represented. Clearly, this was a result of the enslavement, oppression, and discrimination that these people endured up to the late 1950s and early 1960s.

One individual who promoted the idea of the term Black to represent this group of people (and to remove the negative connotation of the former term Negro was Marcus Garvey (born in 1887). Garvey was an extremely popular individual who was the leader of the Black Pride Movement and founder of the Universal Negro Improvement Association in 1914. He envisioned a plan where Black people would have a power base and government in Africa. In his vision of a United African People, there would be one President under one government to represent all Black People. Garvey's efforts helped to change our culture and word usage. However, one would also have to look at the efforts of W.E.B. DuBois, Malcolm X, and Martin Luther King for also popularizing the term Black.

One should note however, that the term Black does have problems as a descriptor of ethnic or regional origin. As a term it does not reflect people of all African descent. Further, one can find Black people in their own native homelands of Australia, New Guinea, Andaman Islands, Philippine Islands, Pacific Islands, Melanesia, and New Zealand. Therefore the term was rejected by many in this country in favor of Afro-American in the 1960s and early 1970s to African-American in the 1980s and 1990s. Regardless of these changes, the United States federal government made changes to the categories of how data would be collected about these people in 1977.

In 1977 and in response to legislative, programmatic, and federal government needs to collect data, four racial categories were established. These were American Indian or Alaskan Native, Asian or Pacific Islander, Black, and White. Shortly after this classification the federal government created two additional categories. These categories were Hispanic origin and Not of Hispanic origin. In addition, the category of Some Other Race has always been used.

In October 1997, the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OMB) announced the revised standards for federal data on race and ethnicity. The minimum categories for race were: American Indian or Alaska Native; Asian; Black or African American; Native Hawaiian or Other Pacific Islander; and White. Instead of allowing a multiracial category as was originally suggested in public and congressional hearings, the OMB adopted the Interagency Committee's recommendation to allow respondents to select one or more races when they self-identify. With the OMB's approval, the Census 2000 questionnaires also include a sixth racial category (i.e., Some Other Race). There were also two minimum categories for ethnicity: Hispanic or Latino and Not Hispanic or Latino. Hispanics and Latinos may be of any race.

The most important change to the question on race for Census 2000 is that respondents are allowed to identify one or more races to indicate their racial identity. The three separate identifiers for the American Indian and Alaska Native populations (American Indian, Eskimo, or Aleut) used earlier have been combined into one category--American Indian or Alaska Native--with instructions for respondents who check the box to print the name of their enrolled or principal tribe. The Asian and Pacific Islander category has been split into two categories Asian, and Native Hawaiian and Other Pacific Islander. There are six specified Asian and three detailed Pacific Islander categories shown on the Census 2000 questionnaires, as well as Other Asian and Other Pacific Islander which have write-in areas for respondents to provide other race responses. Finally, the category Some Other Race, which is intended to capture responses such as Mulatto, Creole, and Mestizo, also has a write-in area. All of the responses collected in Census 2000 can be collapsed into the minimum race categories identified in the 1997 revisions to the standards on race and ethnicity issued by the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 plus the category Some Other Race.

Conclusion:

Finally, if one considers the original question of identifying people based on their skin color, ethnicity, or location, one simply has to consider the magnitude of the problem of data collection. As researchers we are often forced to collapse categories to obtain relevant and usable data. What would be gained by identifying individuals as ethnic groups from the South China Sea area, East Asia, central Asia, the Pacific Ocean, South Asia, the Asian Continent, or South East Asia. Clearly one could identify all of these different ethnic groups, but would it provide any useful information to the data we need to collect? The answer is likely no. Thus, once could use the broad category of Asian. At the moment, most countries seem to approach the problem in a similar fashion as the United States does (i.e., large classifications of people based on similar characteristics). When necessary, data may be collected on select groups of people as their populations increase, and as one needs to further understand specific problems or issues related to these groups of people. As I have tried to illustrate from the above, characteristics and descriptors of people (based on ethnic origin, region, etc.) change over time. While the categories are never perfect, they provide useful information about people in order for us to better understand the changing demographics of our society or the needs of these people. While the categorizations are never perfect, it is likely the best we can do at this given tim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0:02:00 |显示全部楼层

美國也出現過泛黑人主義,好像 Marcus Garvey,認為應該在非洲建立一個統一的黑人政權去代表所有黑人,不過黑人並不只是源於非洲,好像澳大利亞、新畿內亞、安達曼群島、菲律賓群島、太平洋島嶼、美拉尼西亞與及紐西蘭等等,都有黑人的土著,而這些土著也不會認為自己是非洲人的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0:11:00 |显示全部楼层

研究百越,把所有百越人設定為單一血統的種族本身就已經是一個錯誤耶。

就好像有僚人企圖代表百越,不過僚人只是澳泰語系(Austro-Thai)之中,泰系的其中一個分支而已。

印尼人跟馬來西亞人與及菲律賓人一樣,都只是政治上的劃分而已,印尼各馬來族群跟馬來西亞的一樣,本來都是各有種姓,互不從屬,在荷蘭殖民統治之下,被統合成印尼人而已,而又以爪哇人作為主導。

前印尼總統瓦希德乃占人跟華人的混血,屬於少數民族耶。

馬來半島的馬來族群被統一成巫人,不論種族,也有政治因素在內耶。

帶感情色彩去作出的研究,肯定會有偏差的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0:19:00 |显示全部楼层

新畿內亞土著是黃種人?他們應該就是黃種人南下之時,沒有被同化形成百越或南島系統民族,而遷移到太平洋上的矮黑人後代耶。

http://ebsr.net/NGHut2.htm



Natives on New Guinea


In a relaxed moment, members of Company A, 533rd EB&SR take time to "meet the locals". The top photo was taken at Hollandia and the bottom somewhere along the coast of New Guinea at one of the many areas the 533rd and other ESB regiments served.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0:38: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njmuseum.com/zh/book/xszt_big5/renneixue/rlx06.html


第六章 語言和種類

  語言的掌握與喪失——祖先的語言——語族——雅利安語族——閃米特語族,柏柏
爾語族,等等——韃靼語族或圖蘭語族——東南亞語族——馬來-波利尼西亞語族——達
羅毗荼語族——非洲語族,班圖語族,霍屯督語族——美洲語族——早期語言和種族
  下面的問題是:能夠從語言中瞭解到說這種語言的民族和從屬於這些民族的種族什
麼歷史呢?
  在前幾章中,在按照頭顱的形式、按照膚色和其他肉體特徵把人類分成種或種族的
時候,我們沒有把語言算作種族的特徵。實際上,人所用來說話的語言不是人之出身的
完全而可靠的證據。甚至有這樣的情況:語言能導致完全謬誤。例如,我們每一個人都
見到過這樣一些人,他們只說英語,然而有中國人或非洲人的畫貌特徵;根據查詢歸納,
得知他們原來在早年兒童時期就從他們的祖國遷出了。我們每個人也同樣十分清楚地知
道這些情況,在異種族結婚的情況下,雙親之一的語言消失了,而帶有布瓦洛(Boilea
u)或馬勒(Muller)姓氏的人們,按語言他們是真正的英國人,儘管他們有法國和德國
的祖先。不僅個別人,整個民族都可能以同樣方式失掉本族語言。作為奴隸而被運入美
洲的黑人,他們被捕自各種不同的部族,也沒有任何共同的語言,因此,他們彼此就開
始用他們白人主子的語言談話。於是在現在,可以看到長著絨毛頭髮的黑皮膚家庭彼此
用不合語法的英語或西班牙語講話的可笑場面。在我們自己的國家裡,在康沃爾),不
久前古代不列顛人的凱爾特語已經不再使用了。現在,在威爾士也發生了同樣的情況。
但是,在康沃爾的混血居民中,說不說凱爾特語全一樣,仍然是凱爾特血統;只是因為
現代的康沃爾人說英語,就把他們歸入純英國種族,那就是錯誤地採用了由語言所提供
的材料。把語言和種族這樣輕率地相比擬,好像它們總是攜手前進,這樣做已經不止一
次地得出錯誤的人類學結論。但是,它們在一定程度上又是攜手前進的。雖然人的語言
實際上並不能證明他的出身,但是能證明他的教養,大部分兒童實際上仍然是由雙親教
養的,也繼承了他們的語言,與他們的面部特徵一樣。只要一個種族和一種語言的人們
共處在自己的民族之中,則他們的語言就始終是他們同一種族的標誌。雖然正移和雜交、
征服和奴隸制偶爾會對事情進行干擾,以致人們的民族語言不能說明祖先的全部歷史。
但它仍然能說明歷史的某一部分,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例如,在康沃爾,英語是關
於這個地方的英國居民的真正歷史見證.雖然它也不能為我們說明在英國人之前就在這
個地方居住的、後來與英國人混合的克爾特種族。總之,用某一民族的語言來指明它的
種族,有些像用一個人的姓來指明他的家族一樣,也就是它們遠不能提供全部歷史,但
卻又能提供它的一個重要特點。
  然後看一看,世界的語言能為我們證明各民族的早期歷史。在研究有利於表明各種
語言之間的聯繫的證據時,必須持極端審慎的態度。從兩種語言的簡單比較中,只能希
望得到很少益處。迂腐的語言學家們曾經愛作這種比較,他們從六個詞中找到相似之處,
未做進一步的艱苦工作就斷定,所研究的兩種語言是一種原始的、為它們兩者提供起源
的語言的遺留。在現代較細緻的語言學比較中,許多詞的相似現象不得不棄置一旁,因
為它們並不能證明任何聯繫。在任何兩種語言中,恐怕都可能在某些詞裡找到某些由於
純粹偶然性而彼此相似之處,例如,社會群島上的居民語言中的tiputa,意思是「斗篷」,
像我們英語的詞tippet.意思是「毛皮領」。只有除了聲音相似以外,還存在著意義相
應的情況時,詞才應當彼此互相比較。否則,就為各種不同的幻想開闢了廣闊的道路,
像那位作者的想像,他把著名的波利尼西亞的一個詞tabu——「神聖的」跟tabut——
「約櫃」的阿拉伯名稱聯繫起來,顯然,只是因為後者是極為神聖的東西。在這方面,
摹聲語同樣也不能證明什麼;例如,印度人和溫哥華島上的蒙昧人也一樣,把烏鴉叫作
kaka,但這並不是因為他們的語言彼此間有某種聯繫,而在簡單地因為這種鳥的叫聲如
此。最為重要的是,確信所比較的詞確實是屬於古代的語言詞彙,是在這種語言中發現
它們的。不久以前一位作者高興地證明了,土耳其語、阿拉伯語和波斯語是一種原始語
的一些分支,他的證據是,土耳其人稱人為adam,正像阿拉伯人稱居首的人一樣,同樣
都稱父親為Pader,它跟表示同一概念的波斯詞相同。誠然,事實本身是正確的,但是作
者忽略了下面一點,即土耳其人在幾世紀的過程中,借用了文化水準高的阿拉伯和波斯
的語言來豐富自己的野蠻人的語言,而adam和Pader正屬於借來的詞,因而完全不屬於土
耳其語。實際上,詞的借用是極為珍貴的證據,但是它所證明的不是語言來源的共同性,
而只是使用這些語言的民族之間的關係。它們常常指示出那些地區,從這些地區獲得了
某種新的派生詞,學得了某種新的工具,或者觀念,或者制度。因此,英語中的一些單
詞本身已經向我們證明,意大利語給了我們一些由下列單詞所表示的概念:opera(歌劇),
sonata(奏鳴曲), chiaroscuro(明暗對照繪畫法),同時,西班牙語提供了gallin
a(母雞)和mulatto(黑白混血兒);我們從希伯來人那裡得到了 sabbath(安息日)
和 jubillee五十週年紀念),從阿拉伯人那裡得到了 zero(零)和 magazine(雜誌)。
同時墨西哥語使我們得到了chocolate(巧克力)和tomato(番茄),海地語使我們得到
了 hammok(吊床), hurricane(颶風),秘魯語使我們得到了guano和quinine(奎寧),
甚至太平洋島嶼上的語言也可以 taboo(禁止)和 tatoo(文身)這兩個詞為代表。但
是,這些一點也不能證明,這些語言中的某一種跟另一種是從同一語族之中發生的。
  為了證明兩種語言有著這樣共同的起源,語言學家不滿足於簡單地研究一些具有相
同聲音的單詞。事實上,他希望發現,共同的原始語言的單詞不只在由這共同語言所產
生的語言中發生了變化,而且它們是按照不同的規律而變化的。例如,他知道,按照所
謂格林規律,英語的ten(十)和tame(馴服的,順從的),在德語中出現時應當帶有另
外的開頭字母,是下列形式: zehn,zahm;但是在拉丁文中,它們應當是這樣的形式:
decem,domare。某些波利尼西亞群島的語言中的聲音k,具有同樣的變化的規律性,它
在另外的語言中變成為 t,例如「人」這個詞,在夏威夷群島稱kanaka(由此,我們的
水手們稱太平洋諸島的一切居民為kanaker),在新西蘭就變成為tangata。當由單詞的
聲音轉入詞的結構時,比較語言學家假定,如果兩種語言相互同源,那麼它們在詞根和
在詞的構成上應當表現出這種相似性;這種相似之處,既不能用偶然性來解釋,也不能
用外傳來解釋。在第一章中,為了另外的目的,我們曾經引用過那些在脫離原始共同語
根時還繼續表現出它的密切聯繫的語言的例子。在看下面那些屬於人的各種不同種族的
語族的論述之前,先再一次看看這些例子(第7頁),讀者是能夠有所收益的。
  白人的語言大部分屬於兩大語族:雅利安語族和閃米特語族。我們先從雅利安語族
開始談起。這種語族也稱作印歐語族,它包括南亞和西亞的一部分語言及幾乎整個歐洲
的語言。它全部由之發生的最初語言,可能稱作原始雅利安語。這種古代語言的語根是
怎樣的,以及它們是怎樣形成為單詞的,研究家們可以從希臘語和拉丁語中形成某種概
念,但是,從梵語中可以形成更好的概念,因為在這種語言裡,無論是詞根,無論是單
詞的變化,都保存在較為完善的和有規律的狀態之中。在梵語中怎樣能分辨眾所周知的
歐洲語言的單詞,作為這種工作的一個粗淺的例證,可以從《吠陀經》的第一讚歌中引
一行,在那裡面,教徒們祈求火神阿格尼( Agni),使他像父親對待兒子那樣對待我們,
變成易於接近的,並為了我們的幸福而處在我們的近旁:
  Sa nah pita-iva sunave Agne su-upayanah bhava:
  sachasva nah svastaye
  在這裡多少能夠鮮明地分辨出跟拉丁語、希臘語和英語有關的單詞:nos,Pater,
son,ignis,up,be,sequi,euesto等等。雖然原始的雅利安語是已經失掉的語言,語
言學家們試圖通過把它跟最古的派生語,像梵語、古波斯語、希臘語、拉丁語、古俄語、
哥特語、古愛爾蘭語等等相比較,來恢復它。人們立刻就會被承認:只要有過原始的雅
利安語,也必有說這種語的民族,而它的後裔也就把這種語言保留到近幾世紀。很難帶
有某種真實性地描繪出原始的雅利安人(參看70頁)的形象,因為在其不斷的遷移和征
服中,他們跟其他種族完全混合了,現在在那些以雅利安語結合起來的民族中,從冰島
人到印度人,加進了極為多種的白人。大家推測,雅利安人居住的早期地方是亞洲內部,
或許是現在的土耳其斯坦(Turkestan),奧克斯(Oxus)和雅克撒爾特(Yaxartes)地
區,因為從那裡開闢出的為帶著其馬群和其他畜群的遊牧民敞開著的方便之路,一方面
進入波斯,另一方面邁向印度。因為印度和波斯在其《聖經》的語言中,比其他地方的
語言中保留了較少改變的雅利安語,這就可以斷定,入侵的雅利安人所由之進入的那個
地方;就在附近某地。但是,這個地方或許更加偏東,在中央亞細亞,或者,按照人類
學者中的一個現代學派的意見,掛在集中了白臉的雅利安民族的北歐地區。在這個故鄉
裡,上述的那個地方哪裡也不存在。雅利安人是作為野蠻的而不是蒙昧的部族而生活的,

他們耕種土地開放牧馬群及其他畜群;他們尚武好戰,並精通許多日常手藝;他們能制
定法律並遵守它們;他們有宗教,熱衷於崇拜太陽、天、火和水,並虔誠地信仰自己祖
先的神靈。這些民族的奠基者們,帶著自己的語言、法律和宗教,順著光線般四散的路
線遷移各地,沿著東南亞和整個歐洲擴散。在這種遷移的過程中,他們也發現了居住著
達羅毗荼人、韃靼人以及無疑還有許多其他從前曾經廣泛傳播過的民族的地方,像巴斯
克人,他們的語言至今還保持在比利牛斯山脈。在那古代語言消失了的地方,關於從前
的歐洲居民的證據,只能從他們的墳墓中獲得和在現代民族的特點中看到,因為這些特
點比起侵入的雅利安人來,常常可能是屬於較為原始的民族的。最早移到西方的雅利安
幫群可能是凱爾特民族的祖先,因為後者的語言發生了最大的變化,同時,他們出現在
遙遠的歐洲西方,好像他們是受追隨在他們之後的條頓人一斯堪的納維亞部族——自己
的遠親而非朋友所排擠。希臘一意大利民族的祖先也來到了西方,暫時還沒有到達地中
海。現在佔據著東歐的斯拉夫民族最後來到。從其語言和其地理分佈中所能得到的關於
雅利安民族早期的知識就是這些。他們在世界舞台上的出現,並不是歷史最早期;當時
在這個舞台上,埃及人和巴比倫人早已起了主要作用。雅利安人出現在基督世紀之前最
後的千年之內,當時在他們中間產生了佛教,這個教現在在世界上信徒最多;當時米太
人和波斯人建立了國家,帶著常勝軍的賽魯土(Cyrus)也出現了;當時希臘人開始以其
驚人的思想力影響著藝術、科學和哲學,而當時的羅馬人建立了自己的軍事和法律制度,
這種制度使他們變成了強有力的民族。在最後時期,條頓民族變成了文明的原動力;而
起初這個民族卻是以文明的破壞者的身份出現的。雅利安民族在現代世界上仍然保持著
侵略和統一其他民族的生涯;而這種生涯,它們從史前時期就開始了。在曾是人所共知
的古代的世界範圍之外,在遙遠的大陸上和島上現在還在說著雅利安語。一種情況,這
是來自歐洲的白人殖民者的後裔,那些殖民者屠殺或趕走了從前的當地居民;另一種情
況,像在墨西哥或秘魯一樣,這是跟上著民族合為一體的同樣的歐洲人的後裔。
  我們現在轉到下一個語族——閃米特語族的語言上來。在古代希伯來語的基礎上最
容易形成關於這個語族的概念。任何一個嚴肅認真的語言學研究者,最低限度都應當這
樣熟悉希伯來語,以便分析《創世記》中的若干章,因為通常在英國研究的所有其他語
言,都屬於雅利安語族;這可以通過熟悉由其他材料所組成的語言而把研究者的思想引
出常軌。數量極為適中的語根,大部分是由三個輔音組成,改變它們的元音和詞冠,語
言的大部分就是依此規律形成。古代歐洲詞彙普遍按語根配置。例如,從詞根m-l-ch
產生了具有「統治」意義的動詞和名詞的形式。如 malach——「他統治了」, malchu
——「他們統治了」,yimloch——「他將統治」,timloch——「你將統治」,melech
——「皇帝」(以梅爾奇-澤德克Melchi-zedek命名的「公正皇帝」是盡人皆知的),
melachim——「皇帝們」,malchenu——「我們的皇帝」,malchah——「皇后」,mam
lachah——「王國」等等。屬於閃米特語族的最主要的語言是亞述語,古代希伯來語和
腓尼基語,敘利亞語,阿拉伯語和埃塞俄比亞語。所有這些語言由之產生的最初的語言,
最好的代表是由高地最古老的碑銘上的亞述語和沙漠上的貝都英人相互之間所說的阿拉
伯語。說閃米特語的古代的最新民族,主要屬於黑髮白皮膚的種族,他們彼此十分相似
的那種型式,現在最鮮明地表現在那生著鷹勾鼻、厚唇和黑色曲發的希伯來人的臉上和
頭上。但是,根據面部的一種特徵,還不能在所有黑髮白膚色的大量民族中區分出希伯
來人、亞述人和阿拉伯人。在這裡,語言的作用就正好表現了出來。語言證明,某一個
部族相互之間是由一個古代民族的共同起源來聯繫的;這個古代民族所說的是一種為阿
拉伯人和希伯來人提供基礎的已經消亡的語言;這些阿拉伯人和希伯來人在有史時期之
初生活在西南亞,並打發他們遷移出去的部族建立新的部族,而這些新部族的功績是歷
史上最偉大的篇章之一。亞述侵略者採納了較古的粗野的文明,並使它得到進一步的發
展。腓尼基人變成了古代世界偉大的商業民族,他們把自己的商業殖民分散到地中海沿
岸,並把自己的商業帶到了遠東,同時,他們不僅到處分送紡織品和香料,而且也在新
地區內傳播藝術和思想,而那些笨拙的象形文字,也就在他們的手中變成了字母。以色
列人,雖然作為一個民族他們從來也沒有達到像他們在宗教領域中所實現的佔領那樣強
大或達到那種文化階段,同時,亞述和腓尼基神廟中被崇拜的一群神消失了,對耶和華
的崇拜過渡到對基督的崇拜,並且把這種崇拜傳播到了全世界。較其他為晚的阿拉伯的
尚武好戰的部族,帶著他們的先知的旗幟在他們周圍的民族中建立了對伊斯蘭教的信仰。
這種伊斯蘭教在中世紀代表了一種文明力量,即使是現在,在它衰落的日子裡,仍然影
響著從西非到遠東島嶼的世界。
  古代埃及人的語言,雖然不可能跟古希伯來語一起放在閃米特語族之內,但在某些
重要點上仍然跟它是相類似的。這無論是由於什麼——是由於在埃及的兩個種族之間的
長期關係,或是由於在起源方面的某種較深的聯繫而決定的。這類相似也同樣表現在北
非的柏柏爾語中。這些難題在這裡只能提一下。曾經做過一些嘗試,——雖然這些嘗試
最終並沒有獲得特殊的成就,那就是試圖證明雅利安語和閃米特語本身出自同一種原始
語言。如果是這樣,那麼變化的時代把共同起源的痕跡大大地磨滅了,因而語言學的比
較也不能夠證明它。談起雅利安語族和閃米特語族,應當提到,許多語言學家把它們結
合起來,歸屬於一類,這是因為它們兩者同是由「詞尾變化」的語言構成的,或者這樣,
它們把詞根和詞冠混合到改變同根本身的程度,以致常常不易捉摸到哪裡是詞根的結尾
和哪裡是詞冠的開端,——而這在希臘語法中任何一位新手都是十分清楚的。當然,詞
尾變化的語族具有精密緊湊、便於自學的性能,這種性能又把極為豐富的表現力和精確
性賦予了像希臘語和阿拉伯語那樣的富有詩意的和富於哲理的語言。但是,類似的詞尾
變化的語言和其他民族(例如,韃靼人)的連結(結合)的語言間結構上的區別,一點
也不明顯。假如能夠按跡探求雅利安語族和閃米特語族屬於同一種原始語族,這仍然證
明不了所有白色種族的語言都屬於同一種原始語言,因為高加索的格魯吉亞語,比利牛
斯山脈的巴斯克語和許多其他語言仍然處在這種語族之外,很明顯,它們既跟某些大的
語族沒有聯繫,相互之間也沒有聯繫。
  在亞洲的中部和北部,在草原上或在淒涼的北方凍土帶和森林之中,逐水草而居的
狩獵或遊牧民族顯示出身材短粗、皮膚黝黑兼黃的韃靼型或蒙古型,他們說著屬於同一
語族的語言,那就是滿語和蒙語。雖然這些韃靼語或圖蘭語主要屬於亞洲,但也在歐洲
確立了下來。在較遠的時期,粗野的韃靼部族在北歐擴展,但是隨他們之後而侵入的雅
利安人又把他們趕走了,所以最後,在現在,繼續說韃靼語的只是一些邊疆的極端混血
的殘餘,像愛沙尼亞人、芬蘭人和拉普人。在較後一時期歷史講述著,韃靼種族群、匈
奴和土耳其人侵入歐洲.他們也征服了雅利安民族。現在,匈牙利語和土耳其語,仍然
是從中央亞細亞來的這些侵略騷亂的回聲。開始,韃靼軍隊是作為一群野蠻人出現在歷
史上的,現在,許多部族仍然是那種野蠻人,但是它們的主要民族已經變成了佛教徒、
伊斯蘭教徒和基督教徒,接受了這些宗教中的每一種所固有的文明。韃靼語屬於接合語,
這種語言組成單詞時是先放置表示意義的詞根,然後再給它補加後綴,一連串後綴改變
著這種意義的形態。例如,從土耳其的詞根sev——「愛」產生了sevishdirilmdiler這
個詞,它的意思是「不能強迫他們彼此相愛」。在這一部類的某些語言中,著名的元音
同音規律要求後綴使自己的元音和語根元音相一致,這好像是為了使聽者清楚:該後綴
屬於該語根。例如,匈牙利語haz——「房屋」形成 hazam——「我的房屋」,而 szek
——「椅子」形成szekem——「我的椅子」。
  東南亞稠密的居民,包括緬甸人,泰國人,特別是中國人;這些居民表現著跟韃靼
人或蒙古人明顯相近的膚色和面部特徵的型式。但是,他們語言的一般性質是各不相同
的。漢語是由單音節的詞組成的,它的每一個詞都具有自己的真實的或語法的意義,因
此,我們歷來用單音節的詞寫的供小孩子用的書,可以提供關於漢語句子的某種概念。
和中國鄰近的其他種語言,也同樣具有這種運用單音詞的性質,因為這種性質把其語言
的詞彙量限制到很不方便的小數目,於是這種語言就求助於通過變化詞的音調或語調來
改變詞的意義的方法,例如,泰國人的音節na,按照音節的變化來看,意思可能是「傳
染病」,或數詞「五」,或動詞「尋找」。因此,在英語中用來表現精神波動或用來區
別問答的語調,在遙遠的東方卻被成功地用來創造完全不同的詞。舉例來說,當需要某
種表現意義的手段時,語言就採取一切適用的方法。如果我們看一看亞洲的地圖,看看
被這一東南類型的民族所佔據的地區,那麼,我們就會明白,彼此這樣鄰近的地區的各
民族開頭就說單音節的詞,並不是由於某種偶然性,顯然這種性質是出自一個共同的鄉
土源泉,而賦予所有這些語言以共同的族性。這些單音節的語言常常被用來闡明:單純
幼稚的原始人類語言的構造可能像什麼。但是,必須提出,漢語或泰語無論怎樣單純,
也不能相信它們是原始語言。幼稚的漢語句子可能完全不是原始性的,而是可能由於較
古的複雜語法的衰亡而產生的,就像我們的英語力求截短長詞並拋棄為我們的祖先所采
用的詞尾變化那樣。中華民族像埃及民族及巴比倫民族一樣,遠在腓尼基人和希臘人脫
離野蠻狀態之前,就達到了極為高度的人工文明。至今仍不明白,古代的巴比倫人屬於
哪個種族,他們說阿卡得語(Akkadian tongue),但是,這種語言或許跟韃靼語和蒙古
語有某些相似。
  我們已經看到(參看第77頁)馬來人,密克羅尼西亞人,波利尼西亞人和馬爾加什人——各種各樣的和混血的居民,被蒙古種族的一部分借助於一個帶有馬來- 波利尼西
亞名稱的語族,聯合在它那廣大的、海洋般的、佔據了地球一半的地區之內。這個語族
所由之發生的原始語言可能屬於亞洲,因為在馬來亞地區語法較為複雜,並且在語言中
有像tasik——「海」和langit——「天空」這些單詞;同時,在新西蘭的各島上和夏威
夷群島上,這些詞就變成為 tat和 lai,——隨著一個種族遷移到遠離故土並陷入海洋
島民的野蠻生活之中,語言好像也變得較為簡略而無定形了。
  印度大陸沒有喪失在雅利安人入侵為印度居民奠定基礎之前居住在這個地方的部族
的語言。特別是在南方,全部民族——雖然也已掌握了印度文明——都說屬於達羅毗荼
語族的語言。泰米爾語、泰盧固語(Telugu)和卡納裡語(Canarese)就是這種語言。
印度居民這些成分的重要性,由下面可以看出:除了那些靠近北方地區的殘餘以外,這
些非雅利安語仍流行在涅爾布達(Nerbudda)往南的大印度三角形最廣大地區。但是,
在印度也有許多混血部族說雅利安方言;或許,在這些混血部族的血管裡只流動著極少
量的雅利安血液。在錫蘭的森林裡,可以找到世界上唯一過著蒙昧生活而同時說著和我
們相近的雅利安語的民族。這就是維達人和「狩獵人」,懦弱的蒙昧人,他們用樹枝搭
窩棚,吃野禽和野蜜,看樣子,他們是森林土著跟僧伽羅人的低等級的混合體,他們說
的是後者的不連貫的語言。
  在黑色人種民族中,安達曼人和巴布亞人在種族上跟非洲的黑人有沒有聯繫全一樣,
在任何情況下,他們的語言都沒有表現出同源關係。同樣,非洲的黑人也並不完全說同
一語族的語言;相反,另一些方言,如曼丁哥人的語言,在中非和南非大語族中是特殊
者。
這中非和南非,按部族說稱為班圖,而這個部族卻直稱作「人們」(ba-ntu)。班
圖語的主要特點之一,是把詞冠放在詞的開頭(這跟韃靼語完全相反)。例如,非洲的
魔法師稱作mganga,它的多數是waganga——「魔法師們」。有個地區的卡菲爾人帶有人
所共知的名字basuto,是多數的形式;個別土著稱作mosuto,他們的地方是lesuto,他
們的語言是sesuto,他們的性格或品質是bosuto。在南非,有一種和其他語族極為不同
的語族,稱作霍屯督-布須曼語族,它在「發倒吸氣音」(Clicks)方面是非常卓越的,
這種「發倒吸氣音」在單詞中起輔音作用,極像我們的保姆對孩子和馭者對馬所做的那
種用語言發出的紡絲聲。最後,如果我們轉向美洲,我們就將發現,它的土著語言分化
為許多語族。其中某些,有一兩個單詞是英國讀者所共知的,例如,北冰洋岸邊的愛斯
基摩語以單詞kayak——單人小船而為人所熟知,我們劃的小船就是按照它的樣式製造出
來的。殖民時代最初期盛行於英吉利到弗吉尼亞的阿爾袞琴語,給了我們 mocassin(印
第安人的鞋)和 tomahawk(特殊的斧子);墨西哥的阿茲特克語以ocelot(當地的野貓)
和大豆cacao而著名;圖皮- 加勒比語(Tupi-Carib)是西印度和巴西森林地帶的語言,
在那些地方有 toucan(巨嘴鳥)和jaguar;最後.奇楚亞語(Quichua)或秘魯語作為
印加語(inca)而著名。

在對最主要語族所作的簡述的結尾應當指出,還有許多其他的語族,其中某些是由
數量很多的方言組成的,某些甚至是由一種方言而成的。整個說來,大概有五十種到一
百種語族,它們之間的關係迄今為止還役有被多少令人滿意地指出過。誠然可以預料,
它們之中現在好像完全獨立的兩三種,在更細緻的研究下,過不久就可能判明是一種語
族的分支,但是,要使所有語族都能夠通過類似的方法,像一種原始語言的各個旁支那
樣碰到一起,那是沒有任何希望的。關於只有一種原始語言,還是過去曾有過許多原始
語言的問題,非常有利於引起人們把語言作科學的比較。上面這兩種理論,都提出了闡
明世界語言現狀的要求。一方面,能夠證明所有的語言都來自一種原始語言,這原始語
言的分支彼此分散得非常之遠,以致常常不可能發現各獨立分支之間有什麼聯繫;另一
方面,如果開始有若干原始語言,其中存在下來的語言成了語族的開端;在這種情況下,
就完全得出了同樣的結論。但是,假如——我們認為這是正確的——語言最初不是一下
子形成的,而這形成是一個逐漸的過程,這個過程延展了漫長的時期,甚至到現在也沒
有完全終止,那麼一般地尋求原始語言就十分無益了(參看第10O頁)。在現在語言學狀
況有了改善的條件下,由某些語言去追溯那些最初語言想必由之發生而現已消亡的原始
語,是較為合理的。我們已經看到,這種研究不只在語言本身的歷史方面,而且在使用
這種語言的民族方面,都做出了優異的成績,例如,提供了解答使太平洋各島住滿人口
問題的鑰匙,並且證明了古代不列顛人跟英國人和在他們之後來到我國的丹麥人之間的
遙遠的關係。但是,雖然語言在研究民族歷史時作為參考材料和指南極為重要,卻仍然
不應當指望它能為我們完全闡明某一種族的起源,或引導我們到達它的起點。黑人不全
說一種語族的語言,黃種人、淺黑膚色的人和白人也都一樣。在研究民族最初期的生活
的時候,他們的語言能夠遠遠地向前引導我們,常常比任何歷史證據都要遠得多,但是,
它們未必能夠把我們引導到——雖然接近於——各大人類種族的起源,更少可能引導到
全人類的起源。

  素心學苑 收集整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0:40: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geo.ntnu.edu.tw/faculty/ShenSM/Course/CourseWork/AsiaPacific_Stu/Indonesia/%E7%A8%AE%E6%97%8F.htm

種族

   印尼有一句人人皆知的格言:「他們是多樣的,但他們也是單一的。」這句話經常被譯為「多樣性中的統一」(Unity in Diversity)。在一九四九年之前,還無所謂的印尼人,因為印尼雖在一九四五年宣佈獨立,但事實上荷蘭人將實際政權「心甘情願地」交還印尼,卻是在一九四九年。在此之前,印尼只是荷蘭在遠東的一個殖民地,這個殖民地上的人們的確稱為印尼人,但卻不是在一個擁有國家主權、領土、自尊情形下的印尼人;也在這一年之後,印尼的各個島嶼才真正以民族觀念的線串連起來,所謂的多樣性也才有了真正的統一。
   關於印尼的民族來源,照一般的說法,最早的印尼居民來自印度或緬甸,然後南中國及中南半島的人又陸續遷移而至。但另外一種說法則是,由南中國及中南半島來的移民應分為兩波,第一波稱為前期馬來人,以文化及習俗分別,現今蘇拉威西的托托查(Toradja),蘇門答臘的巴塔克(Batak)等地的居民應該都是這些移民的後代。而必二波為後期馬來人,其後代應為爪哇、峇里及蘇門答臘沿海的居民。雖然在移民上有「兩波」的說法,但是基本上人類學者較偏向現在的印尼人(不含依里安查亞的巴布亞人)都是屬馬來人種,但是遷移進入印尼群島卻是經過數千年而形成,絕不可能只是「兩波」而已。但是儘管印尼人大多屬馬來人種,但在各島的風俗習慣卻不盡相同。他們由單一島嶼或多個島嶼所組成的文化圈各有自己的語言、宗教信仰、風俗習慣,甚至不同的村落律法,印尼地理性的阻隔是這種多樣性的主要來源。山地和叢林將部落與外界,甚至部落與部落之間隔離。

種族:爪哇人45﹪、巽他人(Sundanese)14﹪、馬都拉人(Madurese)7.5﹪、海岸馬來人(coastal Malays)7.5﹪、其他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1:08: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njmuseum.com/zh/book/xszt_big5/renneixue/rlx03.html

第三章 人類種族

  種族的差異——身軀和肢體的長短——頭顱——面部特徵——膚色——毛髮——身
體構造——氣質——種族的類型——穩定性——混血人種——變化——人種的分類
  在第一章裡,已經談到了根據對非洲黑人、印度苦力和中國人的仔細研究而觀察到
的個別人種之間的某些顯著區別。甚至在歐洲人中間,任何一個人都會看出在白皮膚的
丹麥人和黑頭髮的熱那亞人(Genoese)之間的鮮明對照。現在,我們轉過來進一步研究
某些種族之間的特有的區別。當然,讀者應當明白,沒有必要的解剖學的研究,這種比
較只可能是表面的和不完全的。人類學發現人種區別最鮮明地表現在人體身軀的高矮和
四肢的長短上,表現在頭顱和其內部大腦的形式上,表現在面貌、皮膚、眼睛、頭髮的
特點上,表現在身體、智力和氣質的特性上。
  在按照身材來比較種族時,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不是每個部族中最高的或最矮的人,
而是最一般的或中等身材的人,他們或許可以作為整個部族的真正代表。高個和矮個的
民族在某個地區共同相遇時,平均身材的差異便顯得最為明顯。例如,在澳大利亞,中
等身材的英國殖民有五英尺八英寸高,他可以很容易地越過只有五英尺四英寸高的中國
勞動者的頭看到遠處。在中等身材多數不超過五英尺的矮個子拉普人(Lapps)中間,五
英尺七英寸高的瑞典人也會顯得非常突出。巴塔哥尼亞人(Patagonians)在地球上是屬
於最高的人,當他們穿著獸皮製成的衣服沿著峭壁行走時,初次看到他們的歐洲人認為
是巨人;甚至偶然會出現這種情況,麥哲倫(Magallanes)的水手們的頭僅僅達到他們
初次遇到的巴塔哥尼亞人的腰部。最近對這些人進行過測量的旅行者們發現,他們實際
上常為六英尺四英寸,他們的中等高度大約為五英尺十一英寸,亦即巴塔哥尼亞人比中
等身材的英國人高三或四英寸。人類中最矮的是南非的布須曼人(Bushmen)和與他們接
近的部族,他們的中等高度,多數不超過四英尺六英寸。身材最高的和最矮的人種之間
的對比是十分鮮明的:假如讓巴塔哥尼亞人和布須曼人肩並肩地站在一起,則後者的頭
只能達到前者的胸部。因而,身材最高的人種較之最低的實高不到四分之一——這一事
實對於不習慣做測量的人來說,可能會感到意外。為身材差別的假像而感到驚異的人,
可能會造成一種錯覺,把這一差別的真正大小誇張了。如果把它跟其他類動物不同品種
大小之間的差別相比較,例如,跟作為玩物的獅子狗和猛犬(mastiff)之間,或蘇格蘭
的矮馬和運貨車的馬之間的差別相比較,人的差別實際上是很小的。一般說來,各個種
族中婦女的身材,經推測比男人矮十六分之一。因而,在英國,丈夫五英尺八英寸和妻
子五英尺四英寸是夫妻彼此相配的一般特徵。
  在不同的種族中,不隻身材高低,甚至連肢體的長短都不相同。同時應當注意,不
要把真正的種族差別跟由於從小開始的教養而產生的變化或特殊的生活習慣混同起來,
如侍從馬伕的鑼圈腿,及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的印等安人的更加彎曲的腿,他們由於長期
蹲在自己的帆船上而使四肢變形了。人的胸圍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決定於生活的方式,
四肢的長度也同樣決定於此, 甚至水兵和陸軍士兵上下肢的長度由此而不一樣。但是,
也有一些顯著差別是由於遺傳而來且作為不同種族之特點的。例如,有四肢長和四肢短
的部族。非洲黑人是以胳膊、腿長聞名,而秘魯的艾馬拉(Aymara)印第安人則死以四
肢短聞名。假設一個中等身材的英國人要變成黑人的體形,他就需要把現在的胳膊和腿
的長度都增加二英寸;若使他變成艾馬拉印第安人那樣大小,就需要把他的胳膊縮短二
分之一英寸,把他的腿縮短一英寸。為明瞭這些差別,重新看看猿猴和人的骨骼圖(圖
1)是有益的。長臂猿在直立姿勢時能用垂下的手的中指摸到腳掌,猩猩直立時能摸到腳
趾的關節,黑猩猩則能摸到膝蓋,而人高低只能摸到大腿。但是,在這方面,在人類種
族之間顯然存在著實際的差別。黑種人士兵在操練時,中指尖比白種人靠近膝蓋一或二
英寸;甚至也能看到有達到膝蓋骨的情況。但是,這些差別較之那種有力量與美的方面
都可成為樣板的個人之四肢勻稱來說,是更不易察覺的,不管這些樣板屬哪個種族。因
此,就連優秀的專家們也常常忘記種族類型的局部特點,而一般地談論力士型的形體,

好像他們處處都一樣似的。例如,美國藝術家本傑明﹒韋斯特(Benjamin West)來羅馬
看到了阿波羅(APollo)塑像時,他感歎道:「這是莫霍克族(Mohawk)的戰士!」人
們在談論祖魯人(Zulu)力士型的身量時也這樣說。然而把經過適當挑選的卡非爾人
(Kafairs)的相片,跟某個古希臘羅馬的典型加阿波羅相比較,那麼就可以發現,非洲
人的軀體兩側是垂直的,缺少那種賦予腰部以優美感的內在曲線,也缺少束腰以下部分
的擴寬,這種擴寬賦予了兩胯以寬度——這兩點正是在古希臘羅馬的典型中我們的藝術
家們認作是男性美之理想的、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在區別一般種族類型時,這類比較會
提供很重要的結果。但是,在承認不同種族人的構造中存在這些差異的同時,我們也應
當看到,跟低級動物各種屬中肢體各部大小的變化比較起來,這些差別是極為微小的。
  在比較種族時最先想到的問題之一,是蒙昧部族和文明民族在智力上有如此顯著差
別,這足否說明大腦有某種相應的不同呢?實際上是有一定的差別。確立腦量的最普通
的方法,是用小片或顆粒充實顱骨來測量顱骨的容積。弗勞爾(Flower)教授提供了下
列用立方英寸表示的顱骨容量之平均測定數:澳大利亞人——79; 非洲人—一85;歐洲
人——91。著名的解剖學者們也發現,歐洲人的腦子比起黑人或霍克督人(Hottentot)
的腦子來,有稍微複雜的腦回。因此,即使這些研究遠不夠完全,但它們仍然證明了較
為完善而複雜的腦細胞及腦纖維繫統和沿著文明階梯上升的種族中的高級智能之間的聯
系。
  對於解剖學家來說,頭顱骨的形式是區別種族的最佳手段之一。顱骨的形式在它和
其內部的腦子的關係方面,在位於它外面的面部特徵的表現力方面非常重要。檢驗顱骨
常可確定屬於哪一種族。黑人的狹窄顱骨(圖4.a)不可能混同於薩莫耶德人(Samoye
d)的寬顱骨(圖4.c)。從某一博物館的架子上取下 一個兩邊垂直、圓頂穹窿像屋頂、
頷骨向前突出、眉上的穹窿特別發達的狹窄的頭顱骨,不難認出這是澳大利亞人的(圖
5.d)。把顱骨加以比較就容易看出下列的區別。
  從上面觀察顱骨時,可以發現它的寬度和長度之間的關係,像在圖4中所表示的。假
如把從後到前的直徑當作10O,那麼橫的直徑就提供出寬度指數,這種指數在黑人那裡大
約等於70(圖 4.a),在歐洲人那裡大約等於 80(圖 4b),在薩莫耶德人那裡大約等
於85(圖4.C)。這些顱骨以適當的形式分列成三等:長頓的或「長頭形」,中顱的或
「中等頭形」和短顱的或「短頭形」。用某種柔軟物質如古塔波膠製成的顱骨模型,具
有中等形式,例如,一般英國人的頭型,從兩側擠壓就可以成為長型,像黑人的頭型,
或者從前後擠壓就變成了寬的韃靼型(Tatar form)。在上述的圖中可以看到,一種顱
骨,如b,具有某種橢圓的形式,另一種,如a,有點雞蛋形,因為它們最長的橫直徑在
很大程度上處在中心的後面。其次可以看到,在顱骨的一個等級內,如a,把顱和臉面結
合起來的顴弧十分顯著;然而在另一些等級內,顱骨的凸出部分則把它們掩蔽起來,觀
察者看不見。從前面和後面看顱骨的時候,我們完全採用像剛才所述的寬度指數方法來
確定寬度和高度之間的關係。其次,提供澳大利亞人(d)、黑人(e)和英國人(f)的
顱骨側面的圖 5,證明了兩個低級種族和我們英國人在面部角度方面的顯著區別。澳大
利亞人和非洲人是突顎的,或稱「斜頷」;而歐洲人則是正顎的,也就是「直頷」。同
時,澳大利亞人和非洲人前額比歐洲人的前額較向後傾斜,而這跟我們比較起來,對他
們腦子的前葉部分是不利的。因此,側面的上部分和下部分結合起來,使得這些文明程
度較差的種族的面部跟歐洲人的幾乎垂直狀態的面部不同,有些類似猿猴般的傾斜。
  為了不放過顱骨大小的較細緻的差別,現在我們看一看活人的面部的特徵。面部的
特徵在一定程度上是嚴格符合顱骨形式的。例如,剛才提到的向前傾斜的黑人顱骨和較
為垂直的白種人顱骨形式之間的對照,在圖 6中所描繪的斯瓦希里(Swaheli) 黑人和
波斯人(Persian)的肖像上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觀察圖7的婦女肖像時,可以拿巴羅
龍(Barolong)的南非姑娘作為顱骨(b)狹窄影響面部特徵的例子,它跟較寬的韃靼人
(Tatar)和北美人的面部(4、1)是對立的。此外,第一圖(a)提供了明顯的非洲人
的額,兩個後者跟霍屯督女人(C)一樣,證明著突出的顴骨對面形的影響。韃靼人和日
本人的面孔證明著蒙古人種所特有的眼瞼傾斜的趨勢。人類面部的特徵在相當大的程度
上決定於軟組織部分——鼻子、嘴唇、面頰、下頦等等的形式,而這些常常是種族區別
的突出標誌。鼻子形式中的對照甚至超過在這裡所描繪的波斯人的鷹鼻和黑人的翻孔鼻
(圖6和7)之間的對比。中世紀歐洲旅行家們在韃靼地區把扁鼻子居民,記述為一種完
全沒有鼻子而通過面部上的孔來呼吸的人。我們只要把鼻子尖向上揚起,就能在一定程
度上模仿各個其他種族,特別是黑人的、假定從前面直接著他們時所看到的那種鼻孔生
長的型式。我們的細小的緊密相合的嘴唇跟黑人的嘴唇極為不同。這一點可以從利文斯

頓(Livingstone)的忠實僕人雅各布﹒溫賴特(JacobWinwright)的肖像(圖 8)上很
好地看到。我們不能把嘴唇簡單地鼓氣或展寬來模仿黑人的口形,還需用手指把嘴唇翻
轉過來,露出裡面的更大部分。為了理解和描繪明顯表現感情和智慧的人的面部表情,
需要有藝術家的才能。但即使是姿勢固定的照 相所表現的面貌輪廓,也能提供一些細
致的表情特點,不過這一些特點,需要我們通過對面貌的長期懂行的研究才能學會鑒賞
它們,而通過描繪或測量是得不到的。為了注意各不同種族人面部某些表現鮮明的特點,
我們在前面引用了不大的一組婦女面貌圖形(圖7)——都是年輕的,同時在她們本民族
中最低限度被認為是中等美貌的。除去頭髮和面部的膚色之外,還可以在面貌上找出足
夠的區別,以便區分出黑人婦女、卡菲爾(Kafir)婦女、霍屯督婦女、韃靼婦女、日本
婦女和處在圖像下方的英國人面孔的北美婦女的面貌。
  膚色是最重要的種族特徵,它的作用,在觀察最黑色種族時看得最為明顯。黑人的
黑顏色並不是決定於皮膚最裡層或真皮的特性:黑色的起點並不怎麼深;所有人種的真
皮實際上都是一樣的。不管名稱如何,黑人並不是黑而只是深棕色的,即使是這種顏色,
也不是從他有生之初就出現的,新出生的黑人嬰兒具有棕紅色澤,過些時間之後,變成
石板灰色,後來才開始變黑。同時,這種黑色也並非始終遍佈黑人的全身,他的腳底板
和手掌具有一種褐色。著名人類學家布盧門巴奇(Blumenbach)看了肯布爾(Kemble)
扮演的奧賽羅(Othello)後(他為了表演黑人採取了一般的方法,即塗黑面孔,帶上黑
手套)報怨說,當演員露出雙手時,他的一切幻想很快都破滅了。黑皮膚的種族,像土
著的美洲人,比起非洲人來膚色不深;他們同樣也是在出生後經過一些時間,膚色才達
到正常深度的。黑種人的膚色按其本質來說,跟白皮膚的白種人暫時生有雀斑和暫時被
曬黑相似。此外,歐洲人雖然並不容易受陽光作用的影響,同樣也有某些部位皮膚常是
黑色的現象,例如,胸部分泌腺的乳頭周圍的小圓圈(areola)就是色素變深的;另一
方面,在以醫學名黑變病(melanism)著稱的病態下,身上會出現與黑人皮膚極為近似
的黑點。從金髮的英國人到深色的黑人,膚色的不同,一般不存在任何鮮明的、固定不
變的分界,而是從某一種顏色逐漸過渡到另一種顏色。還有必要指出:在各個不同的種
族中,有個別一些人,缺乏皮膚所含的色素,即所謂患色素缺乏症者。把他們那種病態
的白色和通常的白色加以對照,患色素缺乏症的黑人身上就顯得特別明顯,表現出人所
共知的非洲人的面部特徵,但卻是死白的顏色,因而像是某種黑人的石膏像。
  北歐的金髮種族,它的最完美的典型可以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德國北部和英國見
到。這種金髮種族的膚色跟黑人的膚色形成直接的、天然的對立。類似金髮人或白面金
發碧眼人的皮膚差不多是晶瑩的,因為微血管透過皮膚隱約可見,於是就顯出淡淡的玫
瑰色。在南歐的民族中,像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黝黑的膚色可以掩飾這種淡紅色澤;
在較黑的民族中,完全不能把這種淡紅色同別的顏色區分開來。因此,當某人面現紅暈
的時候,即由於熱血在近表皮的血管積聚而臉紅的時候。可以很好地觀察到白種人和黑
種人之間的區別。這一點極為強烈地表現在患色素缺乏症者們的身上。他們臉上不只出
現了一般的紅暈,而且明顯地現出紅色斑點。在丹麥婦女的白皮膚上鮮明出現的紅暈,
在皮膚褐黑色的西班牙人臉上就表現得不太明顯;但是在暗褐色的秘魯婦女或更加黑的
非洲婦女臉上,雖然放到面頰上的手或體溫計按溫度已表明臉紅了,用眼睛卻幾乎是看
不出臉色加深了。同樣,相反的現象——由於從皮下血管抽血而造成的蒼白,也可以由
皮膚的黑色隱飾起來。
  從古時起,皮膚的顏色就被認為是最明顯的種族特徵。正像大不列顛博物館中的繪
畫所證明的那樣,在三、四千年前,埃及的畫家們就利用了這一點,他們為了這個目的
而採用了假定的領色。這些顏色並不強求精確,從下列情況可以看到這一點:自 然的
埃及男人被描繪成黑磚紅色,而婦女被描繪成淡黃色,用這種誇張方法表現她們皮膚的
較白顏色。採用這種假定性的方法,他們用不同的特定顏色,描繪出他們所知道的四個
主要人種。他們把埃及人繪成棕紅色,把巴勒斯坦人繪成棕黃色,把利比亞人繪成黃白
色,把黑人繪成像煤一樣的黑色。在世界的歷史上,顏色常常是一種標誌,那些自認為
比較高尚的民族借助膚色來跟低級民族相區別。標誌種姓的梵語詞是varna,意思是「顏
色」,這就證明,他們的各種高級和低級種姓的差別是怎麼產生的。印度在較白的雅利
安種族侵入國土之前,居住著黑色的土著民族;侵略者和被征服者的後裔,至今還在一
定程度上以高級種姓中的白臉家族和低級種姓中的黑臉家族相區別。在現代文明社會,
仍然沒有終止按膚色來劃分人。在英國人看來,現在還像在舊時代一樣,白色皮膚是他
把自己眼世界其他國家的黃色的、棕色的或黑色的「土著」——如英國人所蔑稱他們的
——相區別的等級標誌。
  人類皮膚的顏色,是從北歐金髮民族和南歐白色民族的色度開始,通過馬來人(Ma
lays)的暗棕黃色和美洲部族的棕色,到澳大利亞人的暗棕色和黑人的黑棕色。至今為
止,這些種族的色度通常描繪得不夠精確,它們的名稱也像埃及的畫家們用以標誌它們
的顏色一樣是假定的。但是,在現時,旅行家利用布羅卡(Broca)的顏色樣本集觀察他
所研究的一切部族的膚色,卻能像按布色配線的零售商人一樣十分精確。各不同種族人
的皮膚散發不同的氣味。嗅覺最易發覺的是一種特殊的酸腐味,這種氣味甚至能使人在
相當距離之外就知道是非洲黑人。暗色皮膚的美洲部族的氣味又是另一種,然而又有這
樣的情況,這些部族對白種人的特殊氣味表現出反感。這種特性不僅說明皮膚的分泌不
同,而且顯然跟一定程度的寒熱病等等傾向有關,它是具有一定重要性的一種種族區別。
  眼睛的虹膜是人體上最能表現不同人的色彩多樣性的部分。這一點特別為人們所注
意,因為人類身上其他部分能呈現出各種色調的甚少。蛋白膜皮,即在健康的歐洲人身
上被稱作「眼白」的部分,在最深色的種族例如非洲黑人中,它大致是稍帶黃色的。在
所有各種族人的正常眼睛裡,處在虹膜中心的瞳孔無疑都同樣是黑的,而實際上它是晶
瑩清澈的,因而有可能通過它看到密覆在眼後脈絡管表面上的黑色色素。但是,在研究
某些類型的人的虹膜時,卻可發現虹膜有最多種多樣的顏色。也和認識皮膚一樣,為了
認識眼睛的色彩,注意思色素缺乏症者的特點極有價值。患這種病症者(也像白家兔一
樣)眼睛發紅是以缺乏上面談到的黑色色素為條件的。由於缺乏這種色素,通過虹膜和
瞳孔的光,就被後面的血管賦予了紅色。因此,他們的眼睛也就像臉一樣變紅了。缺乏
保護性的黑色色素,同樣可說明對光的敏感,這種敏感迫使患色素缺乏症者躲避一切光
亮;正因為這個原因,荷蘭人給他們起了個綽號叫hakkerlaken,即蟑螂,因為這種生物
也避光。布羅卡教授在其目色表中把橙黃色、綠色、藍色和灰紫色的色度排成一定的序
列。但是只有十分注意地觀察一些人的眼睛,才可能精確地看清它們的顏色,或者更正
確地說,才能看清復合的顏色。通常是這樣做的:在一定距離內觀察虹膜,只有這樣,
它的全部變幻的色彩才能匯合成一種單一的色調。無需指出,通常所謂的黑色眼睛,其
虹膜實際上遠遠不是像瞳孔一樣也是黑色的,因為它們名義上雖然叫黑色,但事實上通
常是最濃的棕色或紫色色調。這些所謂的黑眼睛,其光澤是極為多種多樣的,黑眼睛不
只屬於棕黑色、棕色和黃色人種,在白色人種的暗色變種之中甚至也佔有優勢,例如,
在希臘人和西班牙人當中就是這樣。亞里士多德(Aristotle)指出,眼睛的顏色眼皮膚
的顏色相對應。毫無疑問,人類的皮膚、眼睛和頭髮的顏色之間確有一定的聯繫。在黑
色皮膚和黑色頭髮的人種中,通常也以最黑色的眼睛佔大多數,而白色皮膚和淺色頭髮
的人種,其虹膜則具有較為淺色的色調,特別是天藍色調。金頭髮、黑眼睛的撒克遜人
(Saxon)或淡天藍色眼睛的黑人是十分少見的。但是我們根據自己一國的問胞知道,很
難走出某些關於眼睛、頭髮和皮膚的顏色類別的確切規則。例如,在大不列顛的某些區
域裡,常常見到黑頭髮配以深藍色或灰色眼睛的現象。巴納德﹒戴維斯(Barnard Davi
s)和貝多(Beddoe)博士認為,這種配合說明他們祖源於凱爾特人(Kltic)。
  作為種族特徵的頭髮的顏色和形式,從古以來就受到了注意。例如,斯特拉博(St
rabo)把埃塞俄比亞人說成足生著鬈曲毛髮的黑人,而塔西佗描繪過當時有著憤怒的藍
眼睛和火紅頭髮的日耳曼(German)士兵。至於頭髮的顏色,黑色的或可以被當作是黑
色的暗色調的,是最普遍的了。這種顏色不只為淺黑皮膚的非洲人和美洲人所有,而巴
也為黃皮膚的中國人和暗白色人種如印度人或猶太人所有。索爾比(Sorby)指出,頭髮
的黑度決定於黑色素的數量,看它是否超過同樣存在於頭髮中的紅色的或黃色的色素。
相反,在北歐的金髮民族中,淡黃色或栗色的頭髮佔著優勢。因此,我們可以看出,淺
色的頭髮和淺色的皮膚,深色的頭髮和深色的皮膚之間是有聯繫的。但是,為中間的色
度確立一條規則是不可能的,因為棕紅色或染色的頭髮雖是金髮民族所常有的,但在較
為深色的種族中間也可遇到,而深淙色的頭髮,傳佈範圍則更加廣泛。我們自己的極端
混雜的民族,則是從亞麻色和金色到烏黑色,各種顏色都有。至於頭髮的形式,則可以
在圖7上的婦女肖像中看到它的眾所周知的區別。圖中,左邊的非洲婦女是絨毛的或鬈卷
的頭髮,這種頭髮旋捲成螺旋的形狀;而右邊的美洲婦女則被看像馬鬣一般的直髮。在
這兩種極端的形式之間,有一些彎曲的或波浪形的和旋曲的頭髮,形成長長的波紋狀;
圖中,英國人的頭髮顯然是屬於後者的一種。在顯微鏡下研究各種頭髮的橫斷面,可以
看出形式的不同,這種不同根據普魯納-貝(Pruner-Bey)所做的切片可分為四種(圖
9)。幾乎圓形的蒙古人種的頭髮(a)是直懸的;較為波狀的歐洲人的頭髮(B)具有卵

圓形或橢圓形的斷面;鬈曲的非洲人的頭髮(C)是較為扁平的;而巴布亞人(Papuan)
的鬈發(d)則是更極端的扁帶形的。波狀的和鬈曲的頭髮從根部向上生長時,由於一個
側面生長較快,因而就迫使它們鬈曲起來。在各個不同的種族中,不只是頭髮的顏色和
形狀不同,它們的數量也不一樣。例如,布須曼人的頭髮比我們的少,而在印第安克勞
人(Crows)中間,戰士們的粗黑頭髮通常是拖在他們身後地上。同樣,身體其他部分的
毛髮在一些種族人的身上就稀少,而在另一些種族人身上就濃密。例如,北海道的土著
阿伊奴人,就是一個濃發的民族, 而這個島的日本統治者頭髮則是較為稀少的。這種
對照如此鮮明,以致日本人編出了一個傳奇故事,說是在古時,阿伊奴人的母親們用乳
房餵養熊仔,這些熊仔逐漸變成了人。
  某些種族的體質對於某種氣候是適應的,而另外一些種族則不適應。英國人有極好
的條件來瞭解這一事實。例如,他們在灼人的印度平原上,自己會變得頹唐疲怠,感覺
很不舒服,而且還不得不盡快把孩子們帶到氣候較涼爽的地方去,否則,孩子們就會開
始萎靡並進而死亡。同樣,並非所有種族都一樣地害怕各種疾病。在熱帶的非洲或西印
度,陸熱病和黃熱病對於初次到達的歐洲人,是如此致命而大有害處,而此時黑人甚至
黑白混血兒卻幾乎不受這些對白色民族來說是極大災難的疾病的影響。另一方面,我們
英國人把麻疹看成是小病,但驚異地聽說,由其他地方傳到斐濟群島(Fiji)上的麻疹,
由於治療不善而變得更為猖撅,以致毀滅了成千的土著。很明顯,移居在新氣候之下的
民族,假如他們想興旺,就應當使身體適應新的生活條件。例如,在高聳的安第斯山
(Andes)上的稀薄空氣裡,較之在平原上更需要大力呼吸;事實也確實如此,居住在這
些山上的部族,胸圍和肺發達到異常大的程度。即使是能夠逐漸習慣於新環境的種族,
也不應該過分突然改換他們已經適應了的氣候。膚色對特定氣候的適應性有一定的聯繫,
膚色使黑人適應熱帶,而使金髮人受到限制;雖然如此,顏色並不總是隨著氣候而改變,
例如,在美洲,深色皮膚的種族同樣地分佈在炎熱和寒冷的區域。對某一特定氣候的適
應性,是每個種族生死攸關的問題,這種適應性應當是種族的主要特徵之一。
  旅行家們指出,各不同人種在性格上有顯著差異。顯然,在巴西的土著印第安人和
非洲黑人之間,生活條件方面沒有太大的差別,棕色的人陰沉、憂鬱,而黑人卻活潑、
愉快。在歐洲,陰沉的俄國農民和活潑的意大利人的性格不同,同樣未必是氣候、食物
和政府的不同所致。顯然,在人類中存在天賦的氣質和天賦的智能。歷史給我們上了偉
大的一課:一些種族沿著文明的道路前進了,而同時,另一些則停止不前或落後了。對
這種現象的解釋,我們應當部分地在美洲和非洲土著部族同壓迫、統治它們的舊大陸民
族二者之間的智慧和精神能力的差異中去尋求。確定低級種族智力,最好的標準是兒童
接受文明教育的能力。在有低等種族兒童學習的學校中,歐洲教師們通常會證明說,這
些兒童儘管在十二歲左右以前,能學習得像白人那樣好,但在這個年齡之後,就開始衰
退了,統治種族的孩子就會趕過他們。這一點跟解剖學的結論相符。解剖學認為澳大利
亞人和非洲人同歐洲人比較,大腦較不發達這一點也跟文明史的結論相一致。文明史說
明,發展中的蒙昧人和野蠻人在很大程度上跟我們的祖先所曾經有過的那種狀態相似,
而我們的農民現在仍然處於那種狀態,先進種族的高級智能把歐洲的民族從這種一般的
水平提高到了文明的高度。白人雖然現在統治著世界,但它必須記住,智力的進步在任
何情況下都不能由它的種族所獨佔。在歷史的黎明期,深色皮膚的埃及人和巴比倫人曾
經是文化的領導者,他們的阿卡德語(Akkadian)跟白色民族的語言是不相近的;黃膚
色的中國人也是這樣,他們的頭髮和他們面部的特徵,清楚地說明他們跟韃靼人的親密
關係,他們早在四千年或更早一些時間以前就掌握了文明,並有大量文獻存世。皮膚黝
黑的白人亞述人、波斯人、希臘人、羅馬人——並不是最先推動文化前進的力量,而只
是繼續了這種運動,然而從這時起,在世界的進步中,它們不是毫無作為的,但在最後,
是金髮的歐洲民族,包括法國、德國和英國居民的部分。
  我們這樣指出種族間的一些主要差異以後,現在轉過來較 為詳細研究人種的組成
問題。對男人和女人作一些單獨的描寫,可能提供出他們所從屬的民族,但只不過是最
一般的,因為不可能找到彼此完全相同的兩個人,即使他們是兄弟。在對人種的這類描
寫中,我們只是尋求為全人種所特有的共同性格。族行家們常常報道觀察結果:登陸的
歐洲人處在跟他的種族不同的某一民族中間,例如,在中國人或墨西哥的印第安人中間,
一開始會發覺他們彼此完全相像。較仔細地觀察了若干日子之後,他才開始辨別出他們
的個人特點,但是,他的注意力起初只是放在跟他的種族不同的明顯的一般特徵上。人
類學家所希望描繪和敘述的正是這種一般的類型,並把他所描繪的男人和女人作為樣板,
這些描繪以最好的方式顯示出了上述特徵,甚至可確定該民族的類型。為了提供有關解

釋這類任務的方法的概念,我們可假設在研究蘇格蘭人,首先希望確定他們的身長。很
明顯,在他們之中有像拉普人那樣矮身材的人,也有像巴塔哥尼亞人那樣高身材的人。
這些非常矮小和非常高大的人自然屬於所研究的類型,但並不是它普遍的一般成員。而
我們如果按身長來擬定並把所有居民列成一排,那麼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是一隊近於五
英尺八英寸高的人,而具有五英尺四英寸以下以及六英尺以上高度的人的數目是很少的,
或許一面只有一或兩個巨人,另一面只有一或兩個侏儒。圖1O中就表明了這一點,那上
面每一個點相當於一個人,那些點對中等或一般身長的人的描繪,則是密集成一團。看
了這個圖,讀者就容易理解奎特列特的圖表;圖11,上面的雙行式曲線的高或直坐標,
表示各種身高的人數,從中間的五英尺八英寸這個中等一般人的身高向兩邊遞減。在一
般總數近 2 600人之中,有 160人的身高為五英尺八英寸,有15O人左右為五英尺七英寸
或五英尺九英寸,依次類推,暫時還沒有發現那怕幾十個像五英寸那樣的矮小身材或像
六英尺四英寸那樣的高大身材。由此可見,如諺語(英國的)所說:「世界是由形形色
色的事物組成的。」事實是,種族是人的總合,其中包括著以一種代表性的典型為中心
的一系列合乎規律的變形。也可以按照其他的特徵用同樣的方法來鑒別種族或民族。例
如,可以說,中等的或一般的英國人胸圍有36英寸,體重有144磅左右。用同樣的方法可
以確定現存民族膚色的一般色度,例如,祖魯人的深棕色。採用這些方法的結果證明,
旅行家根據他的觀察,把他所最多見的男人或女人的類型作為種族的代表,這種觀察方
法雖然粗糙,但實際上是十分確切的。
  以非文明部族的一些個別肖像作為代表,可能是最省力的。 在這種部族的飲食和
生活方式中,極少存在能在一起生活並在許多代中互相融合的各個人之間引起差異的因
素。在同類民族中確定人種類型特別容易。但是,表達關於整個居民的概念則遠非如此
容易。只要看一下極為多種多樣的英國人群,就可以看到要達到這一點是多麼困難。但
為研究人類多樣性的課題,最好還是從最簡單的事情開始。在選出某種單一的、特徵鮮
明的種族之後,先對自己提出這樣的問題:這個種族在一個長時期中發生了什麼。
  首先,最應當注意的,就是種族的穩定性。人們一直生活在自己本來的國土上,那
裡就不大會改變自己的習俗,也不大會跟其他民族混合;在那裡,顯然沒有理由希望改
變自己的類型。埃及的文獻提供了這種類型的持久性或固定性的很好例子。圖12.a是拉
美西斯(Rameses)的頭像,很明顯,這個圖細緻地表現了他的特徵。他所處的時代被認
為約在三千年前,而b描繪的是現在的埃及人;但是,古人和今人彼此竟如此相似。實際
上,建造金字塔、將其勞動生活描繪在墓壁上的古代埃及種族.於今仍有其變化不大的
代表,那就是為新的收稅人繼續從事舊式勞動的阿拉伯各國農民。同樣,在埃及浮雕上
的埃塞俄比亞人,也完全能在白尼羅河兩岸生活的部族中間找到與自己相貌極為相似的
人;同時,我們在腓尼基人或猶太人的俘虜的形態中,也可看出熟悉的現代猶太人的側
影。因此,我們有這樣的證據:一個種族能夠在三十個世紀以上或幾百代以上的過程中,
保留著自己容易辨認的專門特徵。當一個種族遠離自己最初居住地移居別處時,例如,
當非洲黑人移居到美洲,或者猶太人從阿爾漢格爾斯克( Archagel)移到新加坡的時候,
這種類型的固定性可能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仍保存下來。但在那裡,某一部族的外部形
態會發生顯著變化,而這種變化的原因應該從跟外部族的混合中,或從生活條件的變化
中,或同時從兩者中去尋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1:12: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njmuseum.com/zh/book/xszt_big5/renneixue/rlx03.html

第三章 人類種族

  種族的差異——身軀和肢體的長短——頭顱——面部特徵——膚色——毛髮——身
體構造——氣質——種族的類型——穩定性——混血人種——變化——人種的分類
  在第一章裡,已經談到了根據對非洲黑人、印度苦力和中國人的仔細研究而觀察到
的個別人種之間的某些顯著區別。甚至在歐洲人中間,任何一個人都會看出在白皮膚的
丹麥人和黑頭髮的熱那亞人(Genoese)之間的鮮明對照。現在,我們轉過來進一步研究
某些種族之間的特有的區別。當然,讀者應當明白,沒有必要的解剖學的研究,這種比
較只可能是表面的和不完全的。人類學發現人種區別最鮮明地表現在人體身軀的高矮和
四肢的長短上,表現在頭顱和其內部大腦的形式上,表現在面貌、皮膚、眼睛、頭髮的
特點上,表現在身體、智力和氣質的特性上。
  在按照身材來比較種族時,對我們來說,重要的不是每個部族中最高的或最矮的人,
而是最一般的或中等身材的人,他們或許可以作為整個部族的真正代表。高個和矮個的
民族在某個地區共同相遇時,平均身材的差異便顯得最為明顯。例如,在澳大利亞,中
等身材的英國殖民有五英尺八英寸高,他可以很容易地越過只有五英尺四英寸高的中國
勞動者的頭看到遠處。在中等身材多數不超過五英尺的矮個子拉普人(Lapps)中間,五
英尺七英寸高的瑞典人也會顯得非常突出。巴塔哥尼亞人(Patagonians)在地球上是屬
於最高的人,當他們穿著獸皮製成的衣服沿著峭壁行走時,初次看到他們的歐洲人認為
是巨人;甚至偶然會出現這種情況,麥哲倫(Magallanes)的水手們的頭僅僅達到他們
初次遇到的巴塔哥尼亞人的腰部。最近對這些人進行過測量的旅行者們發現,他們實際
上常為六英尺四英寸,他們的中等高度大約為五英尺十一英寸,亦即巴塔哥尼亞人比中
等身材的英國人高三或四英寸。人類中最矮的是南非的布須曼人(Bushmen)和與他們接
近的部族,他們的中等高度,多數不超過四英尺六英寸。身材最高的和最矮的人種之間
的對比是十分鮮明的:假如讓巴塔哥尼亞人和布須曼人肩並肩地站在一起,則後者的頭
只能達到前者的胸部。因而,身材最高的人種較之最低的實高不到四分之一——這一事
實對於不習慣做測量的人來說,可能會感到意外。為身材差別的假像而感到驚異的人,
可能會造成一種錯覺,把這一差別的真正大小誇張了。如果把它跟其他類動物不同品種
大小之間的差別相比較,例如,跟作為玩物的獅子狗和猛犬(mastiff)之間,或蘇格蘭
的矮馬和運貨車的馬之間的差別相比較,人的差別實際上是很小的。一般說來,各個種
族中婦女的身材,經推測比男人矮十六分之一。因而,在英國,丈夫五英尺八英寸和妻
子五英尺四英寸是夫妻彼此相配的一般特徵。
  在不同的種族中,不隻身材高低,甚至連肢體的長短都不相同。同時應當注意,不
要把真正的種族差別跟由於從小開始的教養而產生的變化或特殊的生活習慣混同起來,
如侍從馬伕的鑼圈腿,及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的印等安人的更加彎曲的腿,他們由於長期
蹲在自己的帆船上而使四肢變形了。人的胸圍的大小在很大程度上決定於生活的方式,
四肢的長度也同樣決定於此, 甚至水兵和陸軍士兵上下肢的長度由此而不一樣。但是,
也有一些顯著差別是由於遺傳而來且作為不同種族之特點的。例如,有四肢長和四肢短
的部族。非洲黑人是以胳膊、腿長聞名,而秘魯的艾馬拉(Aymara)印第安人則死以四
肢短聞名。假設一個中等身材的英國人要變成黑人的體形,他就需要把現在的胳膊和腿
的長度都增加二英寸;若使他變成艾馬拉印第安人那樣大小,就需要把他的胳膊縮短二
分之一英寸,把他的腿縮短一英寸。為明瞭這些差別,重新看看猿猴和人的骨骼圖(圖
1)是有益的。長臂猿在直立姿勢時能用垂下的手的中指摸到腳掌,猩猩直立時能摸到腳
趾的關節,黑猩猩則能摸到膝蓋,而人高低只能摸到大腿。但是,在這方面,在人類種
族之間顯然存在著實際的差別。黑種人士兵在操練時,中指尖比白種人靠近膝蓋一或二
英寸;甚至也能看到有達到膝蓋骨的情況。但是,這些差別較之那種有力量與美的方面
都可成為樣板的個人之四肢勻稱來說,是更不易察覺的,不管這些樣板屬哪個種族。因
此,就連優秀的專家們也常常忘記種族類型的局部特點,而一般地談論力士型的形體,

好像他們處處都一樣似的。例如,美國藝術家本傑明﹒韋斯特(Benjamin West)來羅馬
看到了阿波羅(APollo)塑像時,他感歎道:「這是莫霍克族(Mohawk)的戰士!」人
們在談論祖魯人(Zulu)力士型的身量時也這樣說。然而把經過適當挑選的卡非爾人
(Kafairs)的相片,跟某個古希臘羅馬的典型加阿波羅相比較,那麼就可以發現,非洲
人的軀體兩側是垂直的,缺少那種賦予腰部以優美感的內在曲線,也缺少束腰以下部分
的擴寬,這種擴寬賦予了兩胯以寬度——這兩點正是在古希臘羅馬的典型中我們的藝術
家們認作是男性美之理想的、最引人注意的地方。在區別一般種族類型時,這類比較會
提供很重要的結果。但是,在承認不同種族人的構造中存在這些差異的同時,我們也應
當看到,跟低級動物各種屬中肢體各部大小的變化比較起來,這些差別是極為微小的。
  在比較種族時最先想到的問題之一,是蒙昧部族和文明民族在智力上有如此顯著差
別,這足否說明大腦有某種相應的不同呢?實際上是有一定的差別。確立腦量的最普通
的方法,是用小片或顆粒充實顱骨來測量顱骨的容積。弗勞爾(Flower)教授提供了下
列用立方英寸表示的顱骨容量之平均測定數:澳大利亞人——79; 非洲人—一85;歐洲
人——91。著名的解剖學者們也發現,歐洲人的腦子比起黑人或霍克督人(Hottentot)
的腦子來,有稍微複雜的腦回。因此,即使這些研究遠不夠完全,但它們仍然證明了較
為完善而複雜的腦細胞及腦纖維繫統和沿著文明階梯上升的種族中的高級智能之間的聯
系。
  對於解剖學家來說,頭顱骨的形式是區別種族的最佳手段之一。顱骨的形式在它和
其內部的腦子的關係方面,在位於它外面的面部特徵的表現力方面非常重要。檢驗顱骨
常可確定屬於哪一種族。黑人的狹窄顱骨(圖4.a)不可能混同於薩莫耶德人(Samoye
d)的寬顱骨(圖4.c)。從某一博物館的架子上取下 一個兩邊垂直、圓頂穹窿像屋頂、
頷骨向前突出、眉上的穹窿特別發達的狹窄的頭顱骨,不難認出這是澳大利亞人的(圖
5.d)。把顱骨加以比較就容易看出下列的區別。
  從上面觀察顱骨時,可以發現它的寬度和長度之間的關係,像在圖4中所表示的。假
如把從後到前的直徑當作10O,那麼橫的直徑就提供出寬度指數,這種指數在黑人那裡大
約等於70(圖 4.a),在歐洲人那裡大約等於 80(圖 4b),在薩莫耶德人那裡大約等
於85(圖4.C)。這些顱骨以適當的形式分列成三等:長頓的或「長頭形」,中顱的或
「中等頭形」和短顱的或「短頭形」。用某種柔軟物質如古塔波膠製成的顱骨模型,具
有中等形式,例如,一般英國人的頭型,從兩側擠壓就可以成為長型,像黑人的頭型,
或者從前後擠壓就變成了寬的韃靼型(Tatar form)。在上述的圖中可以看到,一種顱
骨,如b,具有某種橢圓的形式,另一種,如a,有點雞蛋形,因為它們最長的橫直徑在
很大程度上處在中心的後面。其次可以看到,在顱骨的一個等級內,如a,把顱和臉面結
合起來的顴弧十分顯著;然而在另一些等級內,顱骨的凸出部分則把它們掩蔽起來,觀
察者看不見。從前面和後面看顱骨的時候,我們完全採用像剛才所述的寬度指數方法來
確定寬度和高度之間的關係。其次,提供澳大利亞人(d)、黑人(e)和英國人(f)的
顱骨側面的圖 5,證明了兩個低級種族和我們英國人在面部角度方面的顯著區別。澳大
利亞人和非洲人是突顎的,或稱「斜頷」;而歐洲人則是正顎的,也就是「直頷」。同
時,澳大利亞人和非洲人前額比歐洲人的前額較向後傾斜,而這跟我們比較起來,對他
們腦子的前葉部分是不利的。因此,側面的上部分和下部分結合起來,使得這些文明程
度較差的種族的面部跟歐洲人的幾乎垂直狀態的面部不同,有些類似猿猴般的傾斜。
  為了不放過顱骨大小的較細緻的差別,現在我們看一看活人的面部的特徵。面部的
特徵在一定程度上是嚴格符合顱骨形式的。例如,剛才提到的向前傾斜的黑人顱骨和較
為垂直的白種人顱骨形式之間的對照,在圖 6中所描繪的斯瓦希里(Swaheli) 黑人和
波斯人(Persian)的肖像上也可以清楚地看到。在觀察圖7的婦女肖像時,可以拿巴羅
龍(Barolong)的南非姑娘作為顱骨(b)狹窄影響面部特徵的例子,它跟較寬的韃靼人
(Tatar)和北美人的面部(4、1)是對立的。此外,第一圖(a)提供了明顯的非洲人
的額,兩個後者跟霍屯督女人(C)一樣,證明著突出的顴骨對面形的影響。韃靼人和日
本人的面孔證明著蒙古人種所特有的眼瞼傾斜的趨勢。人類面部的特徵在相當大的程度
上決定於軟組織部分——鼻子、嘴唇、面頰、下頦等等的形式,而這些常常是種族區別
的突出標誌。鼻子形式中的對照甚至超過在這裡所描繪的波斯人的鷹鼻和黑人的翻孔鼻
(圖6和7)之間的對比。中世紀歐洲旅行家們在韃靼地區把扁鼻子居民,記述為一種完
全沒有鼻子而通過面部上的孔來呼吸的人。我們只要把鼻子尖向上揚起,就能在一定程
度上模仿各個其他種族,特別是黑人的、假定從前面直接著他們時所看到的那種鼻孔生
長的型式。我們的細小的緊密相合的嘴唇跟黑人的嘴唇極為不同。這一點可以從利文斯

頓(Livingstone)的忠實僕人雅各布﹒溫賴特(JacobWinwright)的肖像(圖 8)上很
好地看到。我們不能把嘴唇簡單地鼓氣或展寬來模仿黑人的口形,還需用手指把嘴唇翻
轉過來,露出裡面的更大部分。為了理解和描繪明顯表現感情和智慧的人的面部表情,
需要有藝術家的才能。但即使是姿勢固定的照 相所表現的面貌輪廓,也能提供一些細
致的表情特點,不過這一些特點,需要我們通過對面貌的長期懂行的研究才能學會鑒賞
它們,而通過描繪或測量是得不到的。為了注意各不同種族人面部某些表現鮮明的特點,
我們在前面引用了不大的一組婦女面貌圖形(圖7)——都是年輕的,同時在她們本民族
中最低限度被認為是中等美貌的。除去頭髮和面部的膚色之外,還可以在面貌上找出足
夠的區別,以便區分出黑人婦女、卡菲爾(Kafir)婦女、霍屯督婦女、韃靼婦女、日本
婦女和處在圖像下方的英國人面孔的北美婦女的面貌。
  膚色是最重要的種族特徵,它的作用,在觀察最黑色種族時看得最為明顯。黑人的
黑顏色並不是決定於皮膚最裡層或真皮的特性:黑色的起點並不怎麼深;所有人種的真
皮實際上都是一樣的。不管名稱如何,黑人並不是黑而只是深棕色的,即使是這種顏色,
也不是從他有生之初就出現的,新出生的黑人嬰兒具有棕紅色澤,過些時間之後,變成
石板灰色,後來才開始變黑。同時,這種黑色也並非始終遍佈黑人的全身,他的腳底板
和手掌具有一種褐色。著名人類學家布盧門巴奇(Blumenbach)看了肯布爾(Kemble)
扮演的奧賽羅(Othello)後(他為了表演黑人採取了一般的方法,即塗黑面孔,帶上黑
手套)報怨說,當演員露出雙手時,他的一切幻想很快都破滅了。黑皮膚的種族,像土
著的美洲人,比起非洲人來膚色不深;他們同樣也是在出生後經過一些時間,膚色才達
到正常深度的。黑種人的膚色按其本質來說,跟白皮膚的白種人暫時生有雀斑和暫時被
曬黑相似。此外,歐洲人雖然並不容易受陽光作用的影響,同樣也有某些部位皮膚常是
黑色的現象,例如,胸部分泌腺的乳頭周圍的小圓圈(areola)就是色素變深的;另一
方面,在以醫學名黑變病(melanism)著稱的病態下,身上會出現與黑人皮膚極為近似
的黑點。從金髮的英國人到深色的黑人,膚色的不同,一般不存在任何鮮明的、固定不
變的分界,而是從某一種顏色逐漸過渡到另一種顏色。還有必要指出:在各個不同的種
族中,有個別一些人,缺乏皮膚所含的色素,即所謂患色素缺乏症者。把他們那種病態
的白色和通常的白色加以對照,患色素缺乏症的黑人身上就顯得特別明顯,表現出人所
共知的非洲人的面部特徵,但卻是死白的顏色,因而像是某種黑人的石膏像。
  北歐的金髮種族,它的最完美的典型可以在斯堪的納維亞半島、德國北部和英國見
到。這種金髮種族的膚色跟黑人的膚色形成直接的、天然的對立。類似金髮人或白面金
發碧眼人的皮膚差不多是晶瑩的,因為微血管透過皮膚隱約可見,於是就顯出淡淡的玫
瑰色。在南歐的民族中,像意大利人和西班牙人,黝黑的膚色可以掩飾這種淡紅色澤;
在較黑的民族中,完全不能把這種淡紅色同別的顏色區分開來。因此,當某人面現紅暈
的時候,即由於熱血在近表皮的血管積聚而臉紅的時候。可以很好地觀察到白種人和黑
種人之間的區別。這一點極為強烈地表現在患色素缺乏症者們的身上。他們臉上不只出
現了一般的紅暈,而且明顯地現出紅色斑點。在丹麥婦女的白皮膚上鮮明出現的紅暈,
在皮膚褐黑色的西班牙人臉上就表現得不太明顯;但是在暗褐色的秘魯婦女或更加黑的
非洲婦女臉上,雖然放到面頰上的手或體溫計按溫度已表明臉紅了,用眼睛卻幾乎是看
不出臉色加深了。同樣,相反的現象——由於從皮下血管抽血而造成的蒼白,也可以由
皮膚的黑色隱飾起來。
  從古時起,皮膚的顏色就被認為是最明顯的種族特徵。正像大不列顛博物館中的繪
畫所證明的那樣,在三、四千年前,埃及的畫家們就利用了這一點,他們為了這個目的
而採用了假定的領色。這些顏色並不強求精確,從下列情況可以看到這一點:自 然的
埃及男人被描繪成黑磚紅色,而婦女被描繪成淡黃色,用這種誇張方法表現她們皮膚的
較白顏色。採用這種假定性的方法,他們用不同的特定顏色,描繪出他們所知道的四個
主要人種。他們把埃及人繪成棕紅色,把巴勒斯坦人繪成棕黃色,把利比亞人繪成黃白
色,把黑人繪成像煤一樣的黑色。在世界的歷史上,顏色常常是一種標誌,那些自認為
比較高尚的民族借助膚色來跟低級民族相區別。標誌種姓的梵語詞是varna,意思是「顏
色」,這就證明,他們的各種高級和低級種姓的差別是怎麼產生的。印度在較白的雅利
安種族侵入國土之前,居住著黑色的土著民族;侵略者和被征服者的後裔,至今還在一
定程度上以高級種姓中的白臉家族和低級種姓中的黑臉家族相區別。在現代文明社會,
仍然沒有終止按膚色來劃分人。在英國人看來,現在還像在舊時代一樣,白色皮膚是他
把自己眼世界其他國家的黃色的、棕色的或黑色的「土著」——如英國人所蔑稱他們的
——相區別的等級標誌。
  人類皮膚的顏色,是從北歐金髮民族和南歐白色民族的色度開始,通過馬來人(Ma
lays)的暗棕黃色和美洲部族的棕色,到澳大利亞人的暗棕色和黑人的黑棕色。至今為
止,這些種族的色度通常描繪得不夠精確,它們的名稱也像埃及的畫家們用以標誌它們
的顏色一樣是假定的。但是,在現時,旅行家利用布羅卡(Broca)的顏色樣本集觀察他
所研究的一切部族的膚色,卻能像按布色配線的零售商人一樣十分精確。各不同種族人
的皮膚散發不同的氣味。嗅覺最易發覺的是一種特殊的酸腐味,這種氣味甚至能使人在
相當距離之外就知道是非洲黑人。暗色皮膚的美洲部族的氣味又是另一種,然而又有這
樣的情況,這些部族對白種人的特殊氣味表現出反感。這種特性不僅說明皮膚的分泌不
同,而且顯然跟一定程度的寒熱病等等傾向有關,它是具有一定重要性的一種種族區別。
  眼睛的虹膜是人體上最能表現不同人的色彩多樣性的部分。這一點特別為人們所注
意,因為人類身上其他部分能呈現出各種色調的甚少。蛋白膜皮,即在健康的歐洲人身
上被稱作「眼白」的部分,在最深色的種族例如非洲黑人中,它大致是稍帶黃色的。在
所有各種族人的正常眼睛裡,處在虹膜中心的瞳孔無疑都同樣是黑的,而實際上它是晶
瑩清澈的,因而有可能通過它看到密覆在眼後脈絡管表面上的黑色色素。但是,在研究
某些類型的人的虹膜時,卻可發現虹膜有最多種多樣的顏色。也和認識皮膚一樣,為了
認識眼睛的色彩,注意思色素缺乏症者的特點極有價值。患這種病症者(也像白家兔一
樣)眼睛發紅是以缺乏上面談到的黑色色素為條件的。由於缺乏這種色素,通過虹膜和
瞳孔的光,就被後面的血管賦予了紅色。因此,他們的眼睛也就像臉一樣變紅了。缺乏
保護性的黑色色素,同樣可說明對光的敏感,這種敏感迫使患色素缺乏症者躲避一切光
亮;正因為這個原因,荷蘭人給他們起了個綽號叫hakkerlaken,即蟑螂,因為這種生物
也避光。布羅卡教授在其目色表中把橙黃色、綠色、藍色和灰紫色的色度排成一定的序
列。但是只有十分注意地觀察一些人的眼睛,才可能精確地看清它們的顏色,或者更正
確地說,才能看清復合的顏色。通常是這樣做的:在一定距離內觀察虹膜,只有這樣,
它的全部變幻的色彩才能匯合成一種單一的色調。無需指出,通常所謂的黑色眼睛,其
虹膜實際上遠遠不是像瞳孔一樣也是黑色的,因為它們名義上雖然叫黑色,但事實上通
常是最濃的棕色或紫色色調。這些所謂的黑眼睛,其光澤是極為多種多樣的,黑眼睛不
只屬於棕黑色、棕色和黃色人種,在白色人種的暗色變種之中甚至也佔有優勢,例如,
在希臘人和西班牙人當中就是這樣。亞里士多德(Aristotle)指出,眼睛的顏色眼皮膚
的顏色相對應。毫無疑問,人類的皮膚、眼睛和頭髮的顏色之間確有一定的聯繫。在黑
色皮膚和黑色頭髮的人種中,通常也以最黑色的眼睛佔大多數,而白色皮膚和淺色頭髮
的人種,其虹膜則具有較為淺色的色調,特別是天藍色調。金頭髮、黑眼睛的撒克遜人
(Saxon)或淡天藍色眼睛的黑人是十分少見的。但是我們根據自己一國的問胞知道,很
難走出某些關於眼睛、頭髮和皮膚的顏色類別的確切規則。例如,在大不列顛的某些區
域裡,常常見到黑頭髮配以深藍色或灰色眼睛的現象。巴納德﹒戴維斯(Barnard Davi
s)和貝多(Beddoe)博士認為,這種配合說明他們祖源於凱爾特人(Kltic)。
  作為種族特徵的頭髮的顏色和形式,從古以來就受到了注意。例如,斯特拉博(St
rabo)把埃塞俄比亞人說成足生著鬈曲毛髮的黑人,而塔西佗描繪過當時有著憤怒的藍
眼睛和火紅頭髮的日耳曼(German)士兵。至於頭髮的顏色,黑色的或可以被當作是黑
色的暗色調的,是最普遍的了。這種顏色不只為淺黑皮膚的非洲人和美洲人所有,而巴
也為黃皮膚的中國人和暗白色人種如印度人或猶太人所有。索爾比(Sorby)指出,頭髮
的黑度決定於黑色素的數量,看它是否超過同樣存在於頭髮中的紅色的或黃色的色素。
相反,在北歐的金髮民族中,淡黃色或栗色的頭髮佔著優勢。因此,我們可以看出,淺
色的頭髮和淺色的皮膚,深色的頭髮和深色的皮膚之間是有聯繫的。但是,為中間的色
度確立一條規則是不可能的,因為棕紅色或染色的頭髮雖是金髮民族所常有的,但在較
為深色的種族中間也可遇到,而深淙色的頭髮,傳佈範圍則更加廣泛。我們自己的極端
混雜的民族,則是從亞麻色和金色到烏黑色,各種顏色都有。至於頭髮的形式,則可以
在圖7上的婦女肖像中看到它的眾所周知的區別。圖中,左邊的非洲婦女是絨毛的或鬈卷
的頭髮,這種頭髮旋捲成螺旋的形狀;而右邊的美洲婦女則被看像馬鬣一般的直髮。在
這兩種極端的形式之間,有一些彎曲的或波浪形的和旋曲的頭髮,形成長長的波紋狀;
圖中,英國人的頭髮顯然是屬於後者的一種。在顯微鏡下研究各種頭髮的橫斷面,可以
看出形式的不同,這種不同根據普魯納-貝(Pruner-Bey)所做的切片可分為四種(圖
9)。幾乎圓形的蒙古人種的頭髮(a)是直懸的;較為波狀的歐洲人的頭髮(B)具有卵

圓形或橢圓形的斷面;鬈曲的非洲人的頭髮(C)是較為扁平的;而巴布亞人(Papuan)
的鬈發(d)則是更極端的扁帶形的。波狀的和鬈曲的頭髮從根部向上生長時,由於一個
側面生長較快,因而就迫使它們鬈曲起來。在各個不同的種族中,不只是頭髮的顏色和
形狀不同,它們的數量也不一樣。例如,布須曼人的頭髮比我們的少,而在印第安克勞
人(Crows)中間,戰士們的粗黑頭髮通常是拖在他們身後地上。同樣,身體其他部分的
毛髮在一些種族人的身上就稀少,而在另一些種族人身上就濃密。例如,北海道的土著
阿伊奴人,就是一個濃發的民族, 而這個島的日本統治者頭髮則是較為稀少的。這種
對照如此鮮明,以致日本人編出了一個傳奇故事,說是在古時,阿伊奴人的母親們用乳
房餵養熊仔,這些熊仔逐漸變成了人。
  某些種族的體質對於某種氣候是適應的,而另外一些種族則不適應。英國人有極好
的條件來瞭解這一事實。例如,他們在灼人的印度平原上,自己會變得頹唐疲怠,感覺
很不舒服,而且還不得不盡快把孩子們帶到氣候較涼爽的地方去,否則,孩子們就會開
始萎靡並進而死亡。同樣,並非所有種族都一樣地害怕各種疾病。在熱帶的非洲或西印
度,陸熱病和黃熱病對於初次到達的歐洲人,是如此致命而大有害處,而此時黑人甚至
黑白混血兒卻幾乎不受這些對白色民族來說是極大災難的疾病的影響。另一方面,我們
英國人把麻疹看成是小病,但驚異地聽說,由其他地方傳到斐濟群島(Fiji)上的麻疹,
由於治療不善而變得更為猖撅,以致毀滅了成千的土著。很明顯,移居在新氣候之下的
民族,假如他們想興旺,就應當使身體適應新的生活條件。例如,在高聳的安第斯山
(Andes)上的稀薄空氣裡,較之在平原上更需要大力呼吸;事實也確實如此,居住在這
些山上的部族,胸圍和肺發達到異常大的程度。即使是能夠逐漸習慣於新環境的種族,
也不應該過分突然改換他們已經適應了的氣候。膚色對特定氣候的適應性有一定的聯繫,
膚色使黑人適應熱帶,而使金髮人受到限制;雖然如此,顏色並不總是隨著氣候而改變,
例如,在美洲,深色皮膚的種族同樣地分佈在炎熱和寒冷的區域。對某一特定氣候的適
應性,是每個種族生死攸關的問題,這種適應性應當是種族的主要特徵之一。
  旅行家們指出,各不同人種在性格上有顯著差異。顯然,在巴西的土著印第安人和
非洲黑人之間,生活條件方面沒有太大的差別,棕色的人陰沉、憂鬱,而黑人卻活潑、
愉快。在歐洲,陰沉的俄國農民和活潑的意大利人的性格不同,同樣未必是氣候、食物
和政府的不同所致。顯然,在人類中存在天賦的氣質和天賦的智能。歷史給我們上了偉
大的一課:一些種族沿著文明的道路前進了,而同時,另一些則停止不前或落後了。對
這種現象的解釋,我們應當部分地在美洲和非洲土著部族同壓迫、統治它們的舊大陸民
族二者之間的智慧和精神能力的差異中去尋求。確定低級種族智力,最好的標準是兒童
接受文明教育的能力。在有低等種族兒童學習的學校中,歐洲教師們通常會證明說,這
些兒童儘管在十二歲左右以前,能學習得像白人那樣好,但在這個年齡之後,就開始衰
退了,統治種族的孩子就會趕過他們。這一點跟解剖學的結論相符。解剖學認為澳大利
亞人和非洲人同歐洲人比較,大腦較不發達這一點也跟文明史的結論相一致。文明史說
明,發展中的蒙昧人和野蠻人在很大程度上跟我們的祖先所曾經有過的那種狀態相似,
而我們的農民現在仍然處於那種狀態,先進種族的高級智能把歐洲的民族從這種一般的
水平提高到了文明的高度。白人雖然現在統治著世界,但它必須記住,智力的進步在任
何情況下都不能由它的種族所獨佔。在歷史的黎明期,深色皮膚的埃及人和巴比倫人曾
經是文化的領導者,他們的阿卡德語(Akkadian)跟白色民族的語言是不相近的;黃膚
色的中國人也是這樣,他們的頭髮和他們面部的特徵,清楚地說明他們跟韃靼人的親密
關係,他們早在四千年或更早一些時間以前就掌握了文明,並有大量文獻存世。皮膚黝
黑的白人亞述人、波斯人、希臘人、羅馬人——並不是最先推動文化前進的力量,而只
是繼續了這種運動,然而從這時起,在世界的進步中,它們不是毫無作為的,但在最後,
是金髮的歐洲民族,包括法國、德國和英國居民的部分。
  我們這樣指出種族間的一些主要差異以後,現在轉過來較 為詳細研究人種的組成
問題。對男人和女人作一些單獨的描寫,可能提供出他們所從屬的民族,但只不過是最
一般的,因為不可能找到彼此完全相同的兩個人,即使他們是兄弟。在對人種的這類描
寫中,我們只是尋求為全人種所特有的共同性格。族行家們常常報道觀察結果:登陸的
歐洲人處在跟他的種族不同的某一民族中間,例如,在中國人或墨西哥的印第安人中間,
一開始會發覺他們彼此完全相像。較仔細地觀察了若干日子之後,他才開始辨別出他們
的個人特點,但是,他的注意力起初只是放在跟他的種族不同的明顯的一般特徵上。人
類學家所希望描繪和敘述的正是這種一般的類型,並把他所描繪的男人和女人作為樣板,
這些描繪以最好的方式顯示出了上述特徵,甚至可確定該民族的類型。為了提供有關解

釋這類任務的方法的概念,我們可假設在研究蘇格蘭人,首先希望確定他們的身長。很
明顯,在他們之中有像拉普人那樣矮身材的人,也有像巴塔哥尼亞人那樣高身材的人。
這些非常矮小和非常高大的人自然屬於所研究的類型,但並不是它普遍的一般成員。而
我們如果按身長來擬定並把所有居民列成一排,那麼出現在我們面前的就是一隊近於五
英尺八英寸高的人,而具有五英尺四英寸以下以及六英尺以上高度的人的數目是很少的,
或許一面只有一或兩個巨人,另一面只有一或兩個侏儒。圖1O中就表明了這一點,那上
面每一個點相當於一個人,那些點對中等或一般身長的人的描繪,則是密集成一團。看
了這個圖,讀者就容易理解奎特列特的圖表;圖11,上面的雙行式曲線的高或直坐標,
表示各種身高的人數,從中間的五英尺八英寸這個中等一般人的身高向兩邊遞減。在一
般總數近 2 600人之中,有 160人的身高為五英尺八英寸,有15O人左右為五英尺七英寸
或五英尺九英寸,依次類推,暫時還沒有發現那怕幾十個像五英寸那樣的矮小身材或像
六英尺四英寸那樣的高大身材。由此可見,如諺語(英國的)所說:「世界是由形形色
色的事物組成的。」事實是,種族是人的總合,其中包括著以一種代表性的典型為中心
的一系列合乎規律的變形。也可以按照其他的特徵用同樣的方法來鑒別種族或民族。例
如,可以說,中等的或一般的英國人胸圍有36英寸,體重有144磅左右。用同樣的方法可
以確定現存民族膚色的一般色度,例如,祖魯人的深棕色。採用這些方法的結果證明,
旅行家根據他的觀察,把他所最多見的男人或女人的類型作為種族的代表,這種觀察方
法雖然粗糙,但實際上是十分確切的。
  以非文明部族的一些個別肖像作為代表,可能是最省力的。 在這種部族的飲食和
生活方式中,極少存在能在一起生活並在許多代中互相融合的各個人之間引起差異的因
素。在同類民族中確定人種類型特別容易。但是,表達關於整個居民的概念則遠非如此
容易。只要看一下極為多種多樣的英國人群,就可以看到要達到這一點是多麼困難。但
為研究人類多樣性的課題,最好還是從最簡單的事情開始。在選出某種單一的、特徵鮮
明的種族之後,先對自己提出這樣的問題:這個種族在一個長時期中發生了什麼。
  首先,最應當注意的,就是種族的穩定性。人們一直生活在自己本來的國土上,那
裡就不大會改變自己的習俗,也不大會跟其他民族混合;在那裡,顯然沒有理由希望改
變自己的類型。埃及的文獻提供了這種類型的持久性或固定性的很好例子。圖12.a是拉
美西斯(Rameses)的頭像,很明顯,這個圖細緻地表現了他的特徵。他所處的時代被認
為約在三千年前,而b描繪的是現在的埃及人;但是,古人和今人彼此竟如此相似。實際
上,建造金字塔、將其勞動生活描繪在墓壁上的古代埃及種族.於今仍有其變化不大的
代表,那就是為新的收稅人繼續從事舊式勞動的阿拉伯各國農民。同樣,在埃及浮雕上
的埃塞俄比亞人,也完全能在白尼羅河兩岸生活的部族中間找到與自己相貌極為相似的
人;同時,我們在腓尼基人或猶太人的俘虜的形態中,也可看出熟悉的現代猶太人的側
影。因此,我們有這樣的證據:一個種族能夠在三十個世紀以上或幾百代以上的過程中,
保留著自己容易辨認的專門特徵。當一個種族遠離自己最初居住地移居別處時,例如,
當非洲黑人移居到美洲,或者猶太人從阿爾漢格爾斯克( Archagel)移到新加坡的時候,
這種類型的固定性可能在或大或小的程度上仍保存下來。但在那裡,某一部族的外部形
態會發生顯著變化,而這種變化的原因應該從跟外部族的混合中,或從生活條件的變化
中,或同時從兩者中去尋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1:22:00 |显示全部楼层
    異族婚配或種族混合的結果,可以根據最顯眼的例子之———根據稱為黑白混血
兒(西班牙語為mulato,來自mula——騾)的介乎白人和黑人之間的混血兒,為一切英
國人很容易地辨認出來。黑白混血兒的皮膚和頭髮顏色是一種介乎其雙親的皮膚和頭髮
顏色的中間色。在白種人和印第安人的混血種再和白種人所生的孩子,所謂「卡特郎」
(西班牙語cuarteron)的身上,又出現新的中間色度,等等。另一方面,稱為「贊包」
(西班牙語zambo)的黑人和白人與黑人的混血種的後代,又回到完全黑人類型。這種中
間性是混血種的共同特性,而且或多或少帶有返回到祖先類型中之一種的傾向。為了說
明這種事實,圖13提供了馬來人母親和她那些跟西班牙人父親住在一起的女兒們。在這
裡,雖然所有的孩子都表現著混合的成分,而一些則歐洲人的樣子佔優勢,另一些則馬
來人的面形特徵佔優勢。混合人種的影響同樣可以按跡探求到頭髮,這種影響常常可以
在那些處於較直的歐洲人頭髮和有絨毛的非洲人頭髮的中間狀態,黑白人種混血兒的旋
轉鬈曲頭髮上十分明顯地看出來。巴西的卡富索人(CafusoS)是一種當地的土著部族和
黑人奴隸之間的特殊混合人種,這種人以頭上一大團髦起的曲發而聞名。這種頭髮形如
天然的假髮,它迫使其享有者在通過茅屋門口時要低頭彎腰。這種頭髮可以在圖14的一
個卡富索婦女的肖像中看到,同時很明顯,或許也很容易得到解釋:美洲土著剛硬的直
發由此獲得了某種程度的黑人頭髮的鬈曲性。混合人種的機體組織也是平均地獲得雙親
的特徵,這正如在黑白種人的混血兒身上所見到的;這種混血兒從自己的黑人祖先那裡
承受了耐熱帶氣候的特性,同時又獲得了抗黃熱病的能力。
  況且,在兩個種族居住在一個地區的情況下,到處都會產生混合人種,而且在最近
幾個世紀裡,大家都清楚地知道,地球上相當大的一部分居民,是通過種族雜交產生的。
任何地方也沒有像美洲大陸這樣清楚地暴露出這種情況。在那裡,從西班牙侵佔這些地
區如墨西哥的時代起,在廣大區域裡住滿了西班牙人和美洲印第安人的混血兒——這是
西班牙人和美洲土著的後裔;同時,隨著非洲黑奴輸入西印度,也在那裡出現了黑白種
人的混血居民。由於注意到這類種族雜交,人類學家們就能夠用它來解釋人類中無數的
差異色度,而不必去承擔那種把每一小類不確定的人歸入某一專門人種的毫無解決之望
的課題。以開羅的運水人為例,它說明只允許把每個人歸入其真正種族的分類之中是很
困難的。這種運水人說阿拉伯語,是伊斯蘭教徒,但是他完全不是阿拉伯人,正像他不
是古代王國的埃及人一樣,他是國家之子。這個國家在數世紀的過程中發生了努比亞人,
科普特人,敘利亞人,貝都英人以及其他許多民族的混合。他的祖先實際上可能源於地
球上的三個部分。在印度的土著中同 樣能夠找到這樣的一些膚色和面部特徵的異種,
這些異種不能確切地歸入一個人種。但是應當記住,居住在這些國家的居民中,有彼此
極為不同的人的異種,這就是,深膚色的土著或山區部族,從西藏越界而來的蒙古人,
和從西北侵入國土內部的較白的古代雅利安人或印歐人;不必再談其他的民族了,單就
這些民族在整世紀、整世紀過程中所形成的混合本身,必然會產生無數的混合人種。在
歐洲也一樣,如果把波羅的海沿岸的金髮民族和地中海沿岸的深發民族,當作兩個不同
的異種或種族,那麼,它們的雜交就能夠解釋我們所看到的棕色頭髮和中間膚色的無邊
的多樣性。因此,如果能夠設想,假若在遙遠的古代人就已經分成了若干主要的大種族,
那麼,它們在後來許多世紀過程中的雜交,就可以很順利地解釋無數的、較不明顯的和
由一種過渡到另一種的異種的形成。
  在一個種族中,僅僅看到那些偶然屬於同一類型或彼此相似的人的結合是不夠的。
他們相似的原因是很清楚的,事實上,我們把它們命名為種族本身就證明,我們認為它
們是這樣的品種,它的共同特點是從同一祖先那裡承繼來的。但是,屬於動物界的經驗
證明,種或品種,即一代一代地保留著相似特徵的能力,同樣也是能夠改變的。事實上,
有經驗的畜牧者細緻地選擇那些在某一特定方面發生變化的個體並使之交配,就有可能
在若干年後形成有角的牛羊的某種專門品種。動物的專門的種或品種,沒有人的這類直
接干預,而是在新的氣候條件和飼料條件下直接形成的。在這裡,蘇格蘭的小馬駒或墨
西哥平原上那些由西班牙人帶來的馬所繁殖起來的小野馬,就可以作為眾所周知的例子。
這就自然地使人想到,人的種族也可能被拿來當作從一個共同的原始種類發生時改變了
形態的品種。可以作為這種情況有力證據的,不只是下面這一事實,即具有其全部肉體
和精神之差異的人類變種,是由一個逐漸轉變為另一個;而且也有這種情況,即甚至最
不相同的種族也可能在各方面混合而產生混血的或另一層次的種族,這種種族自己形成
之後,就能夠繁殖起來。人種多元論認為有若干彼此獨立發生的單獨人種,這種理論的
維護者們,否定了某些種族——例如,英國人和澳大利亞人——可以產生能夠繁殖的後
裔。但是眾多的證據越來越傾向於肯定一切種族之間雜交的可能性,而這就證明,在動
物學方面來說,一切人的變種都屬於一種。雖然這個原則明顯地有堅實的基礎,但是應
當承認,我們還很少知道人種變化的方式和原因。大的種族——黑種、棕種、黃種和白
種,具有其眾所周知的不同特徵,這些種族早在成文的證據出現之前就確立了。因此,
它們的形成過程隱藏在遙遠的史前時期。無論那個民族有史時期所發生的同樣重大的變
化,也是不清楚的。曾經提出過似乎真實的證據,那就是我們的粗野的原始祖先,比起
他們的後裔來,不大能夠用建造住宅,使用火和儲藏食物的方法來抵抗氣候的影響而保
護自己,因此,他們只能在移居地新的氣候的影響下經歷巨大的肉體上的變化。好像在
最近時期,也能指出在新的生活條件影響下所發生的類似人種的某種變化。例如,貝多
博士的測定證明,在英國,工業城市生活使得居民的身高比他們那些從鄉村到城市來的
祖先要矮一或二英寸。同樣在落基山脈裡的斯納克(Snake)印第安人部族,他們那由許
多代受壓迫的貧困生活所決定的衰弱的形體和野獸般的面容,使他們跟平原上生活較好
的親屬截然不同。同樣可以肯定地說,合眾國中的純正黑人在不多幾代的過程中,也發
生了一些變化,他們的膚色已較淡了些,他們的特點也改變了些;同時,在同一國家裡
的純正白人,也變得稍微粉紅一點,獲得了較深而且較光亮的頭髮,較突出的顴骨和較
寬大的下顎。或許這是種族變化的最好的可靠例證。極難 看到發生清晰變化的種族,
因為這種變化到處都被舊種族跟那些同他們移居在同一地區的新民族混合和雜交而發生
的巨大改變所掩蓋了。假如誰根據古代希臘雕刻來證明民族的希臘類型,從佩裡克勒斯
(Periklers)時代就改變了,那麼人們就會對他提出異議,因為古代部族的殘餘早就已
經跟其他民族融合得辨認不出來了。僅僅上面提出的事實,就足可以說明任何確切地按
跡探求人種發展的開端和進程的嘗試之不可靠性和困難性。但是,同時我們也有我們能
夠進行研究的基礎;這個基礎就是下列事實:這些種族並不麼毫無區別地傳佈在整個地
球表面,而是某些種族屬於某些地區,顯然,它們中的每一種族是在自己地區的氣候和
土壤條件影響下形成的,它們在自己地區繁殖並由此向四面八方傳佈,同時在中途改變
了並和其他種族混合了。下面的簡短論述可以提供一些關於大種族如何完成傳佈和混合
的概念。這種概念包含著著名的解剖學家——特別是赫胥黎和弗勞爾教授確實深思熟慮
的意見。雖然這種方案不可能是某種被證明的或毫無爭議的事物,但仍然希望通過對下
述事實的理解來明了並肯定我們的概念;那些事實是,人在地球上的傳佈,不是以部族
之毫無秩序地分散的形式進行的,而是順著某些大的運動方向;雖然不可能詳盡地按跡
探求這些方向,但是在許多情況下可以確定它們的正確性。
  種族的膚色和它們所處的氣候之間存有實在的聯繫,這從對所謂黑皮膚的民族的觀
察中表現得最為明顯。古代的作家們,在探求對黑人膚色的解釋時滿意地指出,太陽把
他們曬黑了。雖然現代的人類學家們不會這樣不加思索地解釋這個問題,但是世界地圖
表明,這種膚色最深的種族類型多半生活在熱帶氣候下面。黑色種族所處的空間的中線,
沿著赤道的熱而肥沃的區域,從西非的幾內亞延伸到帶有新幾內亞名稱的東阿爾西佩拉
格( Eastern Archipelago)的大島。它所以帶有這個名稱,是由於那裡的土著居民類
似黑人。這些黑色民族可能源自同一地區,同為它們雖由於地理分佈不同而有顯著差別,
但它們肉體上全部相似。在孟加拉灣內名為安達曼群島(Andamans)的島鍊,特別引起
人類學家們的注意。人類學家們在島上發現了很少居民,他們是些粗野的類似兒童的蒙
昧人。這些蒙昧人身材很小(男人低於五英尺),他們的皮膚是黑的,頭髮鬈曲;其斷
面非常扁平;頭髮的狀態由於他們有給自己剃頭的習慣,讀者可用想像去補充。但是,
在這些方面和非洲黑人相似的同時,他們跟非洲黑人也有不同,顱骨不窄,又寬又圓。
嘴唇不那麼肥厚,鼻子不那麼寬,下顎不像非洲黑人那樣有力地突出。解剖學家們認為
——這種意見已被弗勞爾的顱骨研究所證實——安達曼島上居民可能是某種極早的人類
部族的殘餘,或許是原始黑人類型的最優秀的代表,這一類型後來在傳佈到世界廣大地
區的情況下,各個方面都發生了變化。非洲黑人人種,我們在上面已經寫過了,它具有
專有的特徵——狹窄的顱骨,突出的下顎,棕黑色的皮膚,多絨毛的頭髮,扁平的鼻子,
肥厚的、被毀壞了的嘴唇。或許,居住在赤道附近如新幾內亞的民族中的黑人類型,這
些特徵是最為明顯的,但是,黑人順著大陸向一切方向傳佈時,由於在大陸區域上跟淺
色種族——例如,跟北海岸的柏柏爾人(Berbers)和東海岸的阿拉伯人雜交而產生了各
種色度。隨著種族向南方的傳佈,在剛果和卡菲爾人區域,可以看到,膚色和面部特徵
已不是全像黑人的類型,因而使人產生這樣的印象:好像中央區域的居民在新的氣候條
件下已改變了一些種族的類型。在這方面,南非身材矮小的霍屯督-布須曼部族是最突出
的。雖然他們保 留著黑人的窄顱骨、鬈發和面部特徵等形態上的許多特點,但他們的
皮膚卻具有較淺的棕黃色調。沒有任何理由這樣設想:產生這種情況的原因是黑種人跟
較淺色的種族雜交;在那裡也不存在黑人可能與之雜交的那種種族的任何跡象。因此,
如果布須曼人是一種特殊的黑人異種,那麼在這裡,我們就有了在新條件影響下種族改
變的最好情況。現在回到南亞,到馬來半島和菲律賓群島去尋找人數很少的森林部族,
顯然,它們與安達曼人有親戚關係,那裡的人一般的名稱為「矮小黑人」(也就是「小
黑人」)。顯然,他們屬於任何時候也未曾在世界各地廣泛傳佈過的某一種族,這一種
族的殘餘受新來的較強的種族所迫,只好去尋找山中的隱蔽所。
  最後,我們來看一看下列區域裡的東方黑人種的傳佈廣泛而且複雜的種族,那些區
域是著名的美拉尼西亞( Melanesia),從新幾內亞延伸到斐濟群島的「黑色群島」。
屬於帕特森(Patterson)大主教區各島的居民,跟非洲黑人有明顯的相似點,雖然也有
一些顯著不同的特點,如較突出的眉上弧線,及跟非洲黑人形成鮮明對照的鷹鼻。新幾
內亞附近的美拉尼西亞人,因有絨毛頭髮(馬來 PaPuwah——鬈曲發)而被稱為巴布亞
人;他們的頭髮有時長得很長,像個大拖把。在美拉尼西亞,從深棕黑色到巧克力色或
胡桃色的種種膚色,說明跟較淺色居民進行過頗多的雜交。這種雜交在斐濟群島沿岸居
民中最顯著。在那裡,深色的美拉尼西亞人種族雖佔優勢,但卻跟較淺色的波利尼西亞
人種族進行了雜交。這種混合說明了美拉尼西亞語和波利尼西亞語的親密關係。最後,
現已絕種的塔斯馬尼亞人是遙遠獨處的民族,這個民族屬於東方黑人。
  在澳大利亞,在這個廣大的島洲上,它的植物和動物跟亞洲的不大相同,好像是地
球歷史很久以前時期的殘留,我們發現了很少的遷徙流浪的蒙昧居民,他們跟在北方的
新幾內亞較黑的種族和在南方的塔斯馬尼亞人有顯著的區別。帶有深巧克力色的澳大利
亞人可能被看作是深色人種的特殊類型。但是,他們的顱骨像黑人一樣是狹窄而成梭形
的,只在某些專有特徵方面有所不同;這些方面已經提到過了,實際上就是跟其他種族
的顱骨明顯不同的特點。
  當我們在世界地圖上尋找現在仍然存在深色皮膚種族的地方時,我們發現,受到信
賴的作家們把印度大陸上的一個地方給搞混了。這個地方的山地部族,是雅利安印度人
侵佔印度之前,在古代南印和中印生活的人的類型。這種純粹形態的類型,就在那些幾
乎不耕種土地而過著未開化生活的部族之中,同時,作為主要民眾,大都跟印度人雜交,
他們整世紀地處在印度人的影響之下,形成了南方很大的達羅毗荼族( Dravidian),
如泰米爾族人(Tamil)和泰盧固族人(Telugu)。
  向西走得再遠一些,就發現能夠識別的非洲深膚色種族,這一種族包圍著努比亞人
(Nubian)部落,並較難在阿爾及利亞和突尼斯的柏柏爾人(Berbers)中間把它區分開
來。如果是這樣,那麼,大概古代埃及人主要是屬於這一種族,雖然他們已經跟遠古時
越過敘利亞國界來到這裡的亞洲人混合了。為了按照用他們(參看第九——十一章)來
代表種族的那些繪畫去判斷古代的埃及人,我們就必須把他們的眼睛轉為側面,把他們
的身體塗上棕紅色。任何人都不可能比古代底比斯(Thebes)的埃及人更為 強烈地感
到,人類種族間最主要的區別之一,就是膚色和面部特徵,而這就把埃及人一方面跟埃
塞俄比亞人區別開來,另一方則又跟亞述人或以色列人區別開來。
  假如現在轉向世界的另一個地方,我們就會發現,人的蒙古類型在北亞的廣大草原
上有它最好的代表。他們的皮膚具有棕黃色,頭髮是黑的,剛硬而長.然而臉上須毛卻
很稀少。他們的顱骨的特點,造成顱骨較寬,顴骨突出,眼眶的外沿向前伸出,同時眉
上的弧形不大發展,眼角傾斜,鼻子短平。按傳佈和數量來說,蒙古人種是很大的人種。
東南亞的大量民族,都發現出它們跟中國人和日本人那眾所周知的膚色和面部特徵的親
密關係。蒙古類型在全世界廣泛傳佈的情況下,由於氣候和生活方式的變化.更由於跟
其地種族的雜交,越來越喪失了它的特點。這一點,在東南亞最為明顯,在那裡,如在
中國和日本的可做為特徵的顱骨寬度縮小了。韃靼族汗國.從遠古時代就力求急進歐洲。
韃靼人的後裔在其語言方向是這樣的:匈牙利語和芬蘭語,比起在現代類型的匈牙利人
和芬蘭人中所能探求的膚色和面部特徵來,保留了更為鮮明的源自亞洲的痕跡。但是,
芬蘭人沒有喪失使他們跟當地瑞典人相區別的種族特點,而矮小的拉普人,在某些方面
卻表現出跟西伯利亞同部族的人的相似點,這些同部族的人們跟他們一樣,帶著自己的
北方鹿在極地範圍內遊蕩。在挪威山地的拉普人中間,或許能找到最純正的拉普人類型。
  假如我們對世界種族的研究走得再遠一些,那麼,我們的任務就更那艱巨。在馬來
半島上,在亞洲的最東南角上,出現了最初的馬來種族的成員,這個種族大概是傳佈在
蘇門答臘、爪哇和東阿爾西佩拉格的其他島嶼上的蒙古類型的遠支。從馬來阿爾西佩拉
格延伸到太平洋有許多島嶼,先是密克羅尼西亞群島,然後是波利尼西亞群島,我們暫
且不談東方的復活節島(EasterIsland)和南方的新西蘭島。密克羅尼西亞人和波利尼
西亞人在語言方面以及或多或少在身體結構方面,表現出跟馬來人的聯繫。但是,他們
並不是真正的馬來人,在他們中間可以見到長面孔、窄鼻子和不大的嘴,這些使我們想
起了歐洲人的面孔,正如找們在這裡所引的圖15上的密克羅尼亞人身上所能看到的這個
面孔,這個人是這種多種民族混合類型的代表。似乎可能是這種情況,某一個跟馬來人
有近親關係的亞洲種族,它在南太平洋的島嶼上傳佈,在跟深膚色的美拉尼西亞人雜交
的影響下,改變了它自己的特有類型,因而現時各島上不同類型的居民,外表常常極為
多樣。這一海員的種族甚至為自己開闢了通往馬達加斯加的道路,它的後裔在那裡或多
或少地跟從非洲大陸來的居民融合了。

  現在我們來談談雙重性的美洲人陸。我們在這個新大陸裡遇到了與舊大陸完全不同
的種族問題。從新地島到好望角或塔斯馬尼亞橫穿地球的旅行家,在不同的氣候下發現
了截然不同的人種:白色的,黃色的,棕色的和黑色的。但是,假如哥倫布(ColumbuS)
把美洲從南到北整個地區都看一遍,他會發現那裡的居民沒有這種極端的不同。假如把
那些從十五世紀起就來到 這裡的歐洲人和非洲人棄置一旁,美洲土著一般可能屬於同
一個種族,這一點我們已經不止一次地談過了。這並不意味著他們全都彼此相似,而是
指他們在人種方面的差異;顱骨的形式,面部的特徵和皮膚的顏色,它們雖然是重要的,
但卻是第二義的變種。這裡有若干種族,不大可能每一個都確定出它在本來地區的本來
類型;但可以立刻想到,某一已經形成種族的部族移居到一個地方,在熱帶也好,在溫
帶也好,這個種族僅僅是在傳佈和習慣水土,就像歐洲的馬從哥倫布的時代起變得稍瘦
了些,人本身也是一樣。大多數人類學家都把美洲土著歸為東亞來的蒙古人種,這個種
族能適應最極端的氣候,並且在顱骨的形式、淺褐色的皮膚、直而黑的頭髮和黑色的眼
睛方面,表現出跟美洲部族的極大的相似性。圖16和圖17所提供的是北美最優美的現存
形式之一的蒙昧的狩獵部族——科羅拉多(Colorado)印第安人;而在圖 18中,考依克
桑(Cauixan)印第安人可以作為粗野而懶惰的巴西森林居民的典型。當確定亞洲和美洲
的部族可能是以這樣的方式由同一原始祖先發生的時候,我們應當以謹慎的態度來對待
那各種不同的理論,這些理論在尋找到新大陸定居的亞洲部族遷移時所走的通往大洋和
島嶼的道路。大概在新大陸也像在舊大陸一樣,人出現在現時之前的地質時代,因此,
蒙古人和北美印第安人之間的血緣關係可以追溯到他們還沒有區分任何大洋的時代。可
以設想,發展已停了下來的、生有像屋頂般的顱骨穹窿的愛斯基摩人,可能是日本部族
的一個分支;與此同時存在著這樣一些特徵,即較文明的墨西哥人和秘魯人,通過某種
途徑從亞洲民族那裡獲得了藝術和思想。
  在接近結尾的時候,我們來研究一下金髮民族,它們在歷史 的進程中越來越在地
球上成為精神、道德和政治方面的統治者。雖然通常把他們說成是人類的一個異種,但
是很明顯,他們並不是某一種單一的種族,而是多種多樣的混合的居民。他們分為兩大
類——深發白人和淺發白人(melanochroi和xanthochroi),這種分法是對他們進行分
類的一個步驟。關於深發白人民族的古代繪畫,傳到現代的有亞述人,腓尼基人,波斯
人,希臘人,羅馬人;假如把安達盧茲人和黑髮的威爾士人(Welshmen)或布列塔尼人
(Bretons)和高加索人這樣一些當代民族,同上述這些民族放在一起,就將看得非常清
楚,它們之間的相同點只限於一般的特徵。他們的皮膚是淡褐色或黃白色的;眼睛是黑
的或深褐色的;頭髮是黑的並且大部分呈波浪形或鬈曲;他們的顱骨的大小極為不同,
雖然很少有非常寬的或非常窄的,其側面是垂直的,鼻子是直的或是鷹勾的,嘴唇比起
其他種族來並不太厚。對金髮民族的最早描繪,可以在埃及藝術家們的作品中找到,在
那裡面,描繪了某些北非的土著,他們的黃白色皮膚,天藍色眼睛,出自至今仍以金髮
部族著稱的地方。這些金髮的利比亞人,也像生活在敘利亞附近並且形成為猶太人中的
一種特殊類型的白面紅髮部族一樣,過去和現在都可能跟下面金髮的民族有親戚關係,
這種金髮民族在古典作家獲加關於野蠻居民——哥特人(Goths)向北到圖列(Thule)
的居民——的消息時,就已經居住在歐洲北方。這些早先時期深發和淺發異種的雜交,
最終形成了生有深黃色頭髮、純白皮膚或褐白中間色皮膚的人的無數異種。至於淺發和
深發種族的起源和最初住地,要做出判斷則是極為困難的事。語言大大地有助於說明金
發民族的早期歷史,但是,它沒有克服把金髮白人和深發白人分開的困難。彼此被民族
語言結合在一起,就像現時不論是金髮的漢諾威爾人(Hanovians),還是較深色頭髮的
澳大利亞人都說德語一樣。在凱爾特民族中間,蘇格蘭的山地居民常常使我們想起古典
歷史中所描述的那些高高的紅頭髮的高盧人(Gauls),在同一歷史中,有的地方證明同
時也存在有膚色較深的、個子較矮的凱爾特人,他們就像現代的威爾士居民和布列塔尼
人那樣。為了有助於說明這跟我們的祖先有如此密切關係的課題,赫胥黎發表了這樣的
設想,金髮的人構成了原始部族,由於他們同遙遠南方的深膚色種族進行了雜交,於是
就為深發白人的混合種族提供了基礎。無論在哪裡,這種白膚色和深膚色種族的混合種,
顯然在相當大程度上成為他們所遇到的那些地方的居民的基礎。用這種方法也可以解釋
北非的摩爾人(Moors)和無數的所謂阿拉伯人——較深色的白人的形成。在說印度語的
億萬印度居民中,膚 色也同樣證明:他們的種族是通過國土的侵入者雅利安人同膚色
較深的土著的混合而形成的。吉普賽人(Gypsies)正是這種結合的富有教益的例子。他
們是遊牧的低下等級的成員。他們從印度竄出並在最近幾世紀中佈滿歐洲。圖19中的瓦
拉幾亞平原(Wallachia)的吉普賽女人像,可以作為這些最近來自東方的外來者的一般
類型。他們的不合語法的印度方言證明,他們祖先的一部分來自我們的雅利安族的先祖,
然而他們的膚色(大不列顛的所有居民中最黝黑的)也同樣說明他們祖源於人的較深色
的異種。

因此,無論是替世界各民族在人類某些主要異種中分配所在地,還是在它們的混合
中分配所在地,都是大有裨益的課題,雖然這個課題是困難的,是具有搖擺性的。但是,
任何闡明種族的這些大的原始異種的發生和確切地指明它們最早的住地的嘗試,在現時
材料不足的情況下必然都是徒勞無益的。人在地球上的出現假定是在下述地質時期:當
時陸地、海洋和氣候在地球表面的分佈與現在不同,那麼在地球的兩半球上,除了現在
的熱帶之外,還有這樣的地方,那裡有溫暖的氣候和茂盛的植物,利於最少需要文明時
期技術的人的生活。從文明時代起,居民的連續不斷的波動能夠擴散到氣候較冷的地方。
或許可以較有根據地設想,氣候溫和地區的白色種族要比其他種族形成得晚一些,他們
經不大住極度的炎熱或沒有文化的生活,但是他們卻有認識和駕御的能力,這種能力能
夠控制上述的世界上的這些條件。

  素心學苑 收集整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25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4-7-14
注册时间
2005-3-26
发表于 2006-6-8 12:04:00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北姑在2006-6-8 10:11:42的发言:

研究百越,把所有百越人設定為單一血統的種族本身就已經是一個錯誤耶。

就好像有僚人企圖代表百越,不過僚人只是澳泰語系(Austro-Thai)之中,泰系的其中一個分支而已。

印尼人跟馬來西亞人與及菲律賓人一樣,都只是政治上的劃分而已,印尼各馬來族群跟馬來西亞的一樣,本來都是各有種姓,互不從屬,在荷蘭殖民統治之下,被統合成印尼人而已,而又以爪哇人作為主導。

前印尼總統瓦希德乃占人跟華人的混血,屬於少數民族耶。

馬來半島的馬來族群被統一成巫人,不論種族,也有政治因素在內耶。

帶感情色彩去作出的研究,肯定會有偏差的耶。

没有人认为每一个生活在百越地区的越人一定都来自是单一血统族群的人耶。但从语言学、考古学、人类学、民俗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上看,百越在文化和血统上同大于异耶。

我不敢说僚人一定能代表越人,但我知道有很多僚人自称“布越”耶。僚人和越人在文化上的继承性无可非议,如再来讨论已没有意义耶。北姑您的观点如果是对的,那除了壮侗民族之外还有哪些民族可以代表百越?还有哪些生活在南方的民族自称“布越”?如果您的观点是对的,那汉族也不能代表华夏了,可能大陆也不能代表中国了。 


鳳山山出鳳,鳳非凡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8 12:27:00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山之凤在2006-6-8 12:04:33的发言:

没有人认为每一个生活在百越地区的越人一定都来自是单一血统族群的人耶。但从语言学、考古学、人类学、民俗学等学科的研究成果上看,百越在文化和血统上同大于异耶。

我不敢说僚人一定能代表越人,但我知道有很多僚人自称“布越”耶。僚人和越人在文化上的继承性无可非议,如再来讨论已没有意义耶。北姑您的观点如果是对的,那除了壮侗民族之外还有哪些民族可以代表百越?还有哪些生活在南方的民族自称“布越”?如果您的观点是对的,那汉族也不能代表华夏了,可能大陆也不能代表中国了。 

百越形成之時,種族成份是多元的,包括矮黑人成份,尼有意見嗎?

百越風俗有共通點我沒有疑問耶,至於語言等就不知道了,學者都只能夠靠推斷耶。

所謂血統的共通,就是指血統的融合耶,看現在的南島語系民族之中,太平洋黑人的跟黃種馬來人的有明顯的差異耶,尼會說他們及馬來人是僚人的兄弟乎?若果根據澳泰語系的定義,南太平洋的黑人也屬於百越耶。

壯侗乃百越的一部份我沒有疑問耶,屬於澳泰系統之中,泰系的一部份耶。

台灣原住民,與及日本人部份血統,也屬於東海外越耶,日語之中也有南島成份耶。

自稱”布越”,不代表就是百越的唯一代表吧?台灣原住民也有布農呢。

我從來都認為漢跟華夏是兩個概念的耶。

越南人祖先雒越也屬百越耶,現在不屬壯侗語系,難道這樣就可以否定他們作為百越其中一個承繼者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9 12:24: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outdoorplace.org/beekeeping/fijipeo.htm

Fiji's Land and People

Fiji is located in the South Pacific Ocean. It is home to about 800,000 people. Almost half the population are indigenous Fijians, and the other half Indians. A few percent of the population are people of Chinese or European ancestry.

My main Peace Corps project was beekeeping, but I also began projects on water supply, village sanitation, poultry and alternative food crops.

Fiji is a beautiful country and has weather that rarely exceeds 90f degrees in the summer or 60f in the winter.

The traditional housing has grass-thatched roofs and woven bamboo or grass walls. Woven pandanas mats cover the floor.

Housing is increasingly being upgraded with metal roofs and concrete or wood walls and floors.

The Fijians children are usually very happy, socially well-adjusted and well-behaved. Many parents in the U.S. could learn valuable lessons on child-rearing from Fijians.

Ratu Isikele (left) was my village chief.

He showed me where the "old" village was on a hilltop. Before the European influence, the hilltop provided more protection during war. The old village was near a cave where the women and children hid during battle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9 12:26: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geographyiq.com/countries/fj/Fiji_people_summary.htm

Most of Fiji's population lives on the island coasts, either in Suva or in smaller urban centers. The interior is sparsely populated due to its rough terrain.

Indigenous Fijians are a mixture of Polynesian and Melanesian, resulting from the original migrations to the South Pacific many centuries ago. The Indo-Fijian population has grown rapidly from the 60,000 indentured laborers brought from India between 1879 and 1916 to work in the sugarcane fields. Thousands more Indians migrated voluntarily in the 1920s and 1930s and formed the core of Fiji's business class. The native Fijians live throughout the country, while the Indo-Fijians reside primarily near the urban centers and in the cane-producing areas of the two main islands. Nearly all of the indigenous Fijians are Christian; more than three-quarters are Methodist. Approximately 80% of the Indo-Fijians are Hindu, 15% are Muslim, and most of the rest are Sikh, while a few are Christian.

Some Indo-Fijians have been displaced by the expiration of land leases in cane-producing areas and have moved into urban centers in pursuit of jobs. Similarly, a number of indigenous Fijians have moved into urban areas, especially Suva, in search of a better life. Meanwhile, the Indo-Fijian population has declined due to emigration and a declining birth rate. Indo-Fijians currently constitute 40% of the total population, down from over 50% in the 1940s. However, Indo-Fijians dominate the professions and commerc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9 12:27: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www.flw.com/languages/fijian.htm

Fijian is the Melanesian language of the Eastern, or Oceanic, branch of the Austronesian (Malayo-Polynesian) language family. It is spoken by about 366,000 persons on the islands of Fiji as either a first or a second language.

Of the several dialects of Fijian, which are divided into Eastern and Western groups, standard Fijian, based on an Eastern dialect (Bauan) and called Bauan Fijian, is known to all indigenous Fijians.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9 12:30:00 |显示全部楼层

香港每年都舉辦國際七人欖球賽耶,菲濟年年都派隊參加,多次奪冠耶。

菲濟球員都身材高大,典型黑人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4

主题

0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6-10-31
注册时间
2003-9-28
发表于 2006-6-9 12:55:00 |显示全部楼层

http://en.wikipedia.org/wiki/Melanesia

The original inhabitants of Melanesia are likely to have been the ancestors of the present-day Papuan language speaking people. These people are thought to have occupied New Guinea tens of millennia ago, and reached island Melanesia at least 35,000 years ago (according to radiocarbon dating). They appear to have occupied Melanesia as far east as the main islands in the Solomon Islands (i.e. including San Cristobal) and perhaps even to the smaller islands further to the east.

It is in Melanesia (particularly along the north coast of New Guinea and in the islands north and east of New Guinea) that the Austronesian people came into contact with these pre-existing populations of Papuan speaking peoples, probably around four thousand years ago. It seems there was a long period of interaction which resulted in many complex changes in genetics, languages and culture. It is likely that it is from this area that a very small group of people departed to the east to become the founders of the Polynesian people.

The nations of Fiji, Papua New Guinea, Solomon Islands, Vanuatu, and New Caledonia (under French sovereignty) use this term to describe themselves because it reflects their shared colonial history and common regional situation. These areas form the core of the modern Melanesian region. However, adjacent islands in other countries are often seen as peripherally Melanesian (see below).

The following islands and groups of islands are traditionally considered part of Melanesia:

Islands whose long-established inhabitants are of mixed ancestry which do not necessarily self-identify as Melanesian:

Some of the islands to the west of New Guinea such as Halmahera, Alor and Pantar can also be considered to be part of Melanesia, although people in this area do not make use of the term.

Map showing Melanesia. The traditional, core Melanesia is in dark green, and the mixed, greater region is in lighter green with an even lighter shade to make small islands visibl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9-5-19
注册时间
2004-10-17
发表于 2006-6-9 13:20:00 |显示全部楼层
东夷后人也来凑凑热闹

幽并侠少年,金络控连钱。窃符方救赵,击筑正怀燕。 轻生辞凤阙,挥袂上祁连。陆离横宝剑,出没惊徂旃。 蒙轮恆顾敌,超乘忽争先。摧枯逾百战,拓地远三千。 骨都魂已散,楼兰首复传。龙城含晓雾,瀚海隔遥天。 歌吹金微返,振旅玉门旋。烽火今已息,非复照甘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

听众

1228

积分

枫树精灵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08-7-28
注册时间
2006-5-13
发表于 2006-6-10 08:03:00 |显示全部楼层
北姑(女士?)是穆斯林吗?我觉得你的观点很特别啊。和各种学术界的观点都不相同。

《现代人类学通讯》http://COMonCA.org.c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80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7-18
注册时间
2002-5-23
发表于 2006-6-10 08:26:00 |显示全部楼层
北姑。男,中国籍香港人,广俯人士。信仰不详!

土地 民族 家园 母亲 http://blog.163.com/gaisi144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12-6 12:10 , Processed in 0.169753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