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84|回复: 0

福寿螺复仇的启示(散文)

[复制链接]

118

主题

5

听众

856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20-6-17
注册时间
2013-8-28
发表于 2020-5-31 18:06:3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勒布农 于 2020-5-31 18:11 编辑

福寿螺复仇的启示(散文)

新冠疫情期间居家隔离,偶尔回想多年以前的非典,一只福寿螺突然掠过脑海,记忆的闸门刹那间被打开。于是,一种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

在远离中华大地的大洋彼岸亚马逊,作为当地生物链中重要的一环,福寿螺种群庞大遍布水域。在漫长的岁月中,它们进化出适应当地自然环境的觅食方式和生活习性,因为有充足的食物,同时也有天敌抑制,所以一直和当地其他物种和谐共生,从来没有过泛滥成灾,严重危害当地生态系统的记录。

不知是那天,也不知是哪位嘴馋的美食界名流,哪位很有经济头脑的养殖专家,竟然打起福寿螺的主意来。于是,三十年以前的一九八一年,原产于南美洲亚马逊流域的福寿螺,被作为食用螺引进中国广东人工养殖。

引进舶来品,打造福寿螺养殖产业链,既能丰富餐桌上的内容,满足老百姓口腹之欲,也为国人提供了工作岗位,本来不失为好事一桩。不料没过几年,人们发现这种舶来品的味道实在不敢恭维,营养价值不说,口味也好不到哪儿去,福寿螺人工养殖业因此销声匿迹。然而,自从福寿螺被引进的那一刻开始,一场场地跨南北影响深远,让我们这个农业大国损失惨重的悲剧,就已经悄然拉开帷幕。

其实,早在福寿螺登陆中国大陆之前,国内本来就有多种本土螺类,而且各地的“吃螺文化”也都无一例外地“源远流长,博大精深”。最常见的本土螺以草食为主,最喜欢生长在水田里,故俗称田螺。它营养价值高,味道鲜美,能否登大雅之堂姑且不论,却也是寻常人家喜爱的家常菜。然而,当福寿螺的一代代子孙侥幸逃脱出养殖场,“非法移民”到池塘、溪流“创业”,当福寿螺的蛋从菜市场、厨房途经排水沟涌向城郊村外,进驻水田孵化成螺时,因为有着比亚马逊更适合它们生长的气候条件和自然环境,中国野生福寿螺种群迅速扩大,遍布大部分省区。

和本土田螺相比,福寿螺个头更大,食量更大,繁殖力更强,又因为没有天敌,不受任何抑制的缘故,没过几年就反客为主,把原本属于田螺的生存空间变成自己的觅食天堂。由于数量过于庞大,食量也不小,又以水稻秧苗为主食,刚刚移栽大田的秧苗不是被它们整株吞噬,就是被它们拦腰咬断。据官媒报道,受灾严重的地区,刚栽下的秧苗甚至被福寿螺啃食精光,当地农民和专家根本束手无策。除此以外,由于缺乏天敌捕食,让大量死亡的福寿螺尸体腐烂在池塘、溪流、田野,不但臭气熏天,还污染了水质。农民赤脚走在田间耙田、插秧、施肥、喷药、收割,哪怕是小心翼翼,也难免让它们的外壳划伤脚板。

福寿螺在稻田里横行霸道,严重危害农业生态系统,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并被国家层面当做首批外来入侵物种列入黑名单。与此同时,各种防治福寿螺的方案,和灭杀福寿螺的药物也纷纷出台、上市。遗憾的是,再牢靠的方案,再厉害的药物,都奈何不了它们(aen bwiq caiq rebmaenhcaeq yw zai ndaek haenqdoq guh gaemq duz mbouj baenz)。往往是每隔若干年头,“螺害”就在某些地区大面积爆发,有的甚至跨地区。受灾农民欲哭无泪,当地专家一筹莫展,连省部级有关部门的官员都被惊动了。

福寿螺不但是水稻生长的超级杀手,还是多种寄生虫的中间宿主,食用凉拌不彻底煮熟的福寿螺被感染的风险很大,可引起头痛、发热、颈部僵硬等症状,严重者可致痴呆甚至死亡家曾因此出台文件,严禁食用福寿螺。

福寿螺既然有如此危害,当初为何又要引进国内?是因为科技落后,导致专家对引进风险评估不足,还是所谓的“市场前景”,让财迷心窍嗜食成性的决策者产生错觉?归根结底,“螺灾”的起因,无非是人类永无休止的口腹之欲。

思绪至此,突然想起佛经里的偈语:千百年来碗里羹 冤深似海恨难平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夜半声。

你想,福寿螺正在桃源仙境般的亚马逊水域里自由自在地觅食,突然来了一群黑头发、黑眼睛、黄皮肤的人,许多兄弟姐妹被他们蛮横地押往大洋彼岸的中国,变成水产养殖场里的生殖机器。它们孵化出的子孙后代,被摆上市场任人挑选,被强行押入饭店、家庭的厨房,最后变成人类餐桌上的盘中餐。不妨来个换位思考,假如你是一只福寿螺,被破壳宰杀后,又被下锅油煎爆炒,你是否会对人类生出怨恨之心?假如老天给你机会,难道你真的不想报复“满嘴仁义道德,双手血债累累”的刽子手

其实,在这个“饮食文化”空前繁荣的时代里,可以供我们食用的动物很多,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跑的,林子里钻来钻去的,山洞里藏身的,只要你兜里有钱,只要你肯花钱,没有买不到的山珍,没有吃不了的海味。即使消费能力有限,吃不上高价位的山珍海味,除了常见的鸡、鸭、猪、狗、马、牛、羊等禽畜,还有鱼、虾、蟹、龟、耗、蛤蜊、扇贝、牡蛎等大量水产。大江南北各地菜系的菜谱、食材,早就是内容丰富应有尽有了,少了福寿螺,对于我们的美食体验影响不大,对该菜系的生死存亡更不构成任何威胁。然而,中国食客欲壑难填的本性,促使财迷心窍唯利是图的商人和为了政绩工程的官员,无视自然规律,不顾生态失衡,错误引进了福寿螺,从而酿成延绵几十年之久的“螺灾”。

远离故土的福寿螺和它们的子孙,一定是因为遭受肆意杀戮而产生怨恨之心,从而对人类进行疯狂的报复。于是乎,逃脱出养殖场、水产市场、厨房的福寿螺和它们的子孙纷纷“武装到牙齿”,组成阵容强大的军团,破坏湿地的草皮,啃食水田的庄稼,还排泄出粪便大肆污染水源。纵然身死还不善罢甘休,腐烂的尸体还继续污染环境。于是乎,周期性的“螺灾”总是如约而至,受灾地区庄稼被大面积啃食,粮食产量因此锐减;于是乎,食客在酒家误食福寿螺中毒不治身亡,孕妇吃福寿螺造成流产之类的桥段不时见诸媒体。

本来,经此一劫后的国人,应该从中吸取教训,避免重蹈覆辙,祸延子孙。然而,人们不但没有痛改前非,反而变本加厉继续残杀众生,连濒临灭绝的珍稀野生动物也不放过。永无休止的杀戮,贪婪成性的恶果,终于在福寿螺被引进中国若干年之后,再次瓜熟蒂落:二〇〇年十一月,广东省顺德市发现SARS病毒(中文亦称非典)!SARS病毒发现若干年之后的二〇二〇零年初,某市华南海鲜市场又出现另一种杀伤力更大的新型冠状肺炎病毒(以下简称新冠)!据说两种病毒的源头皆来自野生蝙蝠,传播途径都是人类猎杀、贩卖、食用与之关系密切的野生动物果子狸、穿山甲有关!

面对福寿螺的报复,以及后来出现的非典和新冠,我不是专家,对病毒的防控和治疗一无所知:我更不是无所不能的超人,能够有效制止人们猎杀、贩卖、食用某些野生动物。我只能告诉人们:亲手捕猎、杀戮动物是直接造恶,贩卖和只吃不杀也是间接杀生,不管何人、何时、何地、何种方式,只要犯了杀业,总有报应的一天。佛陀还说,“因果报应,丝毫不爽”,快则“如影随形”,迟则他日之后。即使逃过了今生,依然躲不过来世,正所谓“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

2020529日)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踩过的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20-8-6 18:52 , Processed in 0.126477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