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6|回复: 2

小城故事,温馨记忆

[复制链接]

115

主题

5

听众

832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9-12-14
注册时间
2013-8-28
发表于 2019-11-18 23:19:3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勒布农 于 2019-11-18 23:39 编辑



小城故事,温馨记忆
        美丽的右江河畔,有一座美丽的小城,我曾在那里整整经营了八年。在那座小城里,虽然未曾干出一番大事业,成不了让人羡慕的大老板,然而,认识的很多难忘的人,遇到的很多感动的事,却深深烙印在脑海深处,成为我一生中最最温馨的记忆。
补胎
        记得那年大年初一,我象往常一样在马头市场里守摊。由于急着赶回家吃新年晚饭,大约下午两点多钟就收拾摊子关了门,跨上单车匆匆回家。不料刚离开几分钟,单车后轮瘪了,看看街上,修理单车的铺子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从县城到家里足足有十几公里的路程,全程没有班车,骑单车至少要五十分钟,走路有可能花费三小时。如果是平时,我会花上一两元人民币,让修理铺的师傅把内胎补好再上路。很不幸的是当天偏偏是大年初一,修理单车的师傅们没有一个开摊,他们大概正在家里忙着张罗新年晚餐吧。
        我推着单车,走到距离市场半公里的航运公司大楼对面,在一间单车修理铺前停下。自从来到这座小城摆摊,每天早上,我都准时从铺前经过,下午收摊回家,我又再次骑着单车路过铺前。摊主姓马,个子稍矮,身体发胖,口音是都安一带的红水河土语。几年来,几乎天天路过他铺前,而每次都只是匆匆而过。
    今天恰逢大年初一,为了让马师傅修好单车,好让我能尽快回到家里,哪怕付出几倍工钱也乐意。然而,让我失望的是,铺子里空无一人。问了旁边的人,人家指着一家大院说:“马师傅家在里边,进去找一下看看。”
    我在大院门口停车,走进院子里就喊:“马师傅,马师傅。”既然有求于人,态度不得不尽量和气,声音也是要尽量柔和。
    喊了几声没人回应,见一间平房的门半开着,就把脑袋探进去,看见里面有个老人正在看电视,就问:“马师傅在吗?”
    那人问我:“找马师傅有事?”口音是和我完全一样的邕南土语。
    我说:“单车轮胎漏气了,想找他补补,但是他不在铺子里,就来这儿找。”我边说边叹气,满脸是沮丧的神情。
    正当我满怀失望地转身,想要离开院子时,身后突然传来那个老人的声音:“我为你补!”
       我顿时喜出望外,出去把单车推进院子里,停在屋子的走廊下。
    老人从屋里拿出凳子让我坐下,态度非常客气,又进屋拿出扳手、撬把、挫刀、剪刀、内胎、胶水等修车工具,一边蛮有专业范儿地操作着,一边和我拉家常。他说他姓韦,是航运公司退休人员,老家在河      对面不远处的旁愣村(mbanj Bangxraengz)。当他听说我是那造村(mbanj Nazcauh)人时,他的眼神顿时变得特别明亮。经过他的解释,才知道他和我们村里的几个同龄人有过一段不算太浅的交情。
        通过交谈,我发现韦师傅不但热情大方,而且很健谈,很幽默,只是交谈正要进入高潮的时候,补胎的最后一道工序就要完成了。这就意味着我要离开了,纵然万般不舍,再也不能继续聊下去了。为了表示感谢,我掏出两元钱递给韦师傅,还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韦师傅说不用了,帮你一次费不了多少力气,推辞了几次才收下。
     正当我要离开院子时,马师傅从外面回来了,韦师傅见了他,马上指着我对他说:“刚才他来找你,说轮胎被扎漏气了,叫你给补上。”
     马师傅说:“我去河边散心了。”原来,因为是大年初一,他不想再做什么事,干脆关了摊子出去闲逛。
    我说:“大年初一的,本来也不想麻烦你马师傅,但是实在没办法,不得不上这三宝殿来找你,真不好意思。”
    马师傅听了,就对我说:“人生短短几十年,银子是永远赚不完的,而大年初一每年只有一次,这一天我从来不干活,给多少钱都不干!但是,如果人家有急事找我帮忙,哪怕是素不相识,哪怕是深更半夜,我马某人绝对不会袖手旁观!只是我刚才去河边溜达了,才没能帮你,不好意思了。”
    韦师傅又对他说:“本来这摊活儿是你的,但是你不在,想到他路远,老婆、孩子正在焦急地等他回家吃饭,就帮他补了。虽然素不相识,但是人家既然有困难,帮帮人家也是应该的。”
三妹
    三妹是我背后隔着两个摊位的摊主,卖干杂配料的。从她的衣着打扮,举止神态来看,不象个进城讨生活(ra can’gwn)的乡下妹子,和电影里民国时期的大上海闺秀倒有几分酷似。后来经过某摊主证实,她的确是这座县城里出生长大的勒俏,娘家住在市场东边不远处的拱阁街第N号,家景还算殷实。
        三妹性格随和开朗,对任何人都是同样的热情,无论什么时候都是灿烂的笑容和爽朗的笑声。有她在的时候,人们从来不觉得烦闷,有她在的地方,时时充满快乐。
    一天下午,是时候收摊了,我突然发现,她收拾货物时手脚比往常麻利,脸上的笑容也明显比往常灿烂多了。这时,一个女摊主神秘兮兮的对我说:“今晚隆重上演《鹊桥会》,咱们的三妹可是出演女一号哦!”
    我是书呆子,同时也是戏迷,痴迷戏曲已经不是一两天了,听说今晚有演出,而且还是自己喜爱的古装戏,不禁有点兴奋地问:“在哪里演出?”
    三妹听了就说:“别信她的鬼话,她是说我的。”
       当三妹把她的摊子关上时,我也把自己的摊子收拾停当。三妹说,我和你恰好同路,咱们干脆一起回去吧。于是,我和三妹一前一后推着单车走出市场,踏上了回家的路。
    离开城区,上下几个陡坡,又拐了个弯后,上了跨河铁路桥。下桥后,上了一段长长的平坦大道,回家的路就差不多完成了三分之一。正当我们下了桥,即将踏上大道时,三妹满脸止不住兴奋,喊了一声;“阿小(Ixiq)!”
    这时,我看见一位男青年骑着单车向着我们迎面而来,看样子和三妹年龄相仿。距离我们大约有十米时,他停下车看了看三妹,就一言不发就掉转车头,等三妹到他身边时,才上车和三妹并排上路。一路上,三妹不时说几句话,偶尔还夹杂着“咯咯咯”的笑声,而那个叫“阿小”的男青年始终是嘴巴紧闭保持沉默(bak hup reb fwd mbouj ndaeng laek geiq)。到了离我家半只有公里时,三妹和阿小往旁边小路一拐,就和我分道扬镳了。至此,我才恍然大悟:这位阿小就是三妹的如意郎君。
    后来,我亲口听三妹说,阿小是个退伍军人,老家住在是跟我们村相距一公里处的那岭村(mbanj Nazlingq),离开军营后,转业到昆明一家单位。在一次联欢活动里,三妹被多才多艺的阿小深深倾倒。阿小问:“过几天我要去西双版纳,愿不愿意跟我去?”三妹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成婚后,阿小在昆明上班,三妹带着孩子留在小城摆个摊子,只有单位放假时,阿小才能从昆明回到老家和三妹团聚。令我感动万分的是,每天三妹收摊时,只要没事做,阿小总是按时从老家骑着单车来到小城接三妹回家。买卖很忙时不能及时收摊,阿小就帮着三妹卖,再和三妹一起收摊,最后再一起回家。如果那天三妹收摊稍早,往往在回家的半路上和阿小相遇。假期结束,阿小回昆明上班,三妹又恢复了原先的状态:白天在市场里卖东西,晚上在娘家和母亲住在一起。这种牛郎织女生活方式,一直维持了好多年。
       “其实,过去有很多人追我,有非农业,有老板,还有干部(笔者按:泛指包括公务员在内的公职人员),我始终没有应承(gou doq mbouj hai bak nauq),”三妹有一次这样对我说,“但是一见到他,就象丢了魂似的跟他去旅游,然后……”
        “现在觉得后悔了?”我问。
        “不后悔,”三妹的音量不大,但语气异常坚定,“如果人生可以重来,我还会选择他!”
     看着三妹满脸无悔的样子,不禁想起“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的词句。三妹的话,不正是这两句古语最好的注脚吗?



踩过的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5

主题

5

听众

832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9-12-14
注册时间
2013-8-28
发表于 2019-11-18 23:20:2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勒布农 于 2019-11-18 23:42 编辑

卖书朋友和邻摊大姐
        我是书呆子,在小城摆摊的那些日子里,常常忙里偷闲看书。买卖不好时,为了排除寂寞,同行们要么凑钱买酒菜喝几杯,要么打扑克,而我唯一的消遣方式是看书。除了蜗在自己的摊里看,有时也去外面的书摊看,甚至去更远的,包括国营新华书店在内的几家书店看。
    一天,有一位黄老板走过摊前,见我看书很入迷,就不停地夸我“看书蛮认真的”。后来,知道他高中毕业,也曾经是个书迷。据他说,他觉得看书再多也用处不大,就扔下书本改行做生意。他在市场里卖小电器,他的老婆在外面摆地摊卖书,知道我是文艺青年,就很豪爽地拍拍胸脯郑重承诺,我可以随时去她老婆书摊借书,看完再归还,想看多久就看多久,而且费用全免。不过,要保证书本崭新,不得破损。
有了黄老板的特许,我就不用再受附近个体书摊老板的白眼,也不用去较远的新华书店“蹭”书了。黄老板的老婆也是个古道热肠之人,每次见我来借书,总是笑脸相迎,从未露出半点厌倦的神情。
    在新兴街某银行大门旁边有几个旧书摊,也是我经常光顾的地方之一。由于经常去看书,和那几个老板早就混熟了,其中有一个长我两三岁的青年老板有点面善,象极了邻村的一个人。有一天,我忍不住问他“是不是大成”,他说他“正是大成”。
        大成是我早年就认识的,但是他并太不认识我,只是根据我的口音来判断出我是他的同乡。也许是觉得我生性诚实作风正派,不象个奸诈之徒的缘故,也许是他被我的书呆子气质彻底征服,他没有象某些人一样,查户口似的把人家的姓名、籍贯、职业、爱好,甚至祖宗三代的来龙去脉翻个底朝天,而是不问姓甚名谁和哪个村哪个队,就象黄老板一样赐我一项特权:全部书籍一律免费借阅,借阅时间无期限。
在黄老板两口子和大成的特许下,我利用这难得的几年时间浏览了很多书,既巩固了过去学过的东西,还扩大了知识面。
    既然经常撂下摊子出去看书,如果有顾客来买东西,岂不是误了交易?我的回答是“没有”!因为在我的背后,有着一位平凡而不平庸的好大姐。
    座位和我背靠着背的邻摊大姐叫邹葵虹,比我大五岁,身材苗条,脸色白皙,说话柔声细气,是个典型的北壮美女。虽然读书少,文化不多,对于我有别于常人的怪异行为,她却表现出常人少有的理解和宽容。我卖的是迷信用品(执照上美其名曰“小百杂”),大姐卖的是小五金,两种行业毫不沾边。然而,由于和大姐长期毗邻而居,我们对彼此货物的用途、特性、分类、价格早就了解得八九不离十。我不在的时候,顾客来了,大姐就主动扮演起代理老板的角色,轻车熟路地和顾客讨价还价起来。
问题青年和假表哥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看似温柔似水的小城也不例外,万幸的是几番波折过后,终究是逢凶化吉。
    一天早上,我象往常一样推着单车走进市场,即将开始一天的摆摊,突然在大门口听到有人叫我的乳名。定睛一看,原来是城郊秋龙村(mbanj Gyaeujlungz,即龙头村)的“问题青年”特凉,一年前我曾在他家石场搬过石头。对于这种人,因为特怕惹事,我素来都是敬而远之。但是,见他甚是热情地向我打招呼,戒备之心也就放松了。
    几天过后,特凉来到我摊前说:“我的牙齿有点问题,想去牙科抓药,钱不够,能不能借给我二十元?”
    我见他一脸和气,态度诚恳,没有半点无赖的模样,想都没想就给他了。没想到他刚抬脚走开,邻摊的邹大姐就对我说:“刚才我已经暗示你了,但是你不看见。这个人经常找人家借钱,借过以后从未还过,已经有好多人中招(dawz gyongx)了。”我听了有点后悔,但是特凉已经走得不见踪影,没法要回钱。
    大约半个月后,特凉又来到我摊前。因为邹大姐曾经有话提醒过,任凭他怎样软磨硬泡,我说什么也不给他钱。到最后,他恼火了,就咬牙切齿放出话头:“怕我借了不还?再不肯借,如果我叫那帮友仔来了,这个摊散定了!”
        看着他目露凶光,听着他恐吓的话,我胆怯了,给他,肯定是肉包子打狗,不给,又怕他耍无赖。正当双方僵持着时,左边隔壁摊的芳姨过来叫特凉,特凉见了,态度立即变得恭恭敬敬起来。他们交谈的音量很小,听不清楚说什么,但是从表情不难看出,他们确实是推心置腹的。过了一会儿,特凉跟着芳姨过芳姨的摊子那边去,芳姨拿出五十元钱交给他。
    特凉走后,邹大姐满脸疑惑地问芳姨:“你不怕他耍赖不还钱?”
        “他敢不还?”芳姨笑着说,“我儿子和他是初中同班同学,他从小就很怕我儿子,他敢不还?”
    芳姨又说:“由于过去借钱从来都是耍赖不还,当他手头很紧急需花钱时,问遍了所有的贝侬、朋友,都没有人肯借给他,只有我可怜他,才借给他。只要他有钱,一定拿来还我,因为他怕我儿子。”
        听了芳姨的话,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大约又过了半个月左右,特凉又来了。不过,他并没有来我摊前,而是站在芳姨摊前和芳姨说话。
    正当他转身离开芳姨几步时,我过去叫他停下,装着很郑重的样子问他:“你是怎么认识我表哥的母亲?”
    他说:“她是我正宗友仔的母亲。”
    我接着说:“芳姨和我母亲是同父同母的亲姐妹,你的友仔就是我的表哥。”
        听了我的话,特凉没有再说什么,一转身就灰溜溜地走了。从此以后,直到他后来出车祸死去的那一刻,再也没见他到我摊前骚扰过,这是后话。
    他一走,我就把我和他的相识过程、上次借钱的事,还有刚才和他说话的内容,全都告诉邹大姐和芳姨。芳姨听了颇感意外,就笑着说:“看你平时呆头呆脑的模样,想不到关键时刻还挺会用计,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
        其实,我根本不用煞费苦心地去冒认表哥,只要他特凉敢对我不利,和我只有两米之隔的芳姨见了,一定不会袖手旁观。芳姨一出面,他特凉哪里还敢造次?
        正所谓:五行相生也相克,一物自有一物降。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之间,我退出小城商界已经将近二十年,偶尔故地重游,许多旧时的景物已经荡然无存,熟悉的身影也不知去向,而那些曾经认识的人,经过的事,却象电影一样浮现眼前,让我久久难忘,让我倍感温馨感动一生。
                                                                                                20191118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3

主题

1

听众

5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12-16
注册时间
2003-12-15
发表于 5 小时前 |显示全部楼层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有故事的地方就有文章可写。

登上僚人网站,认识僚人历史, 弘扬僚人文化,增强民族意识, 推动对外开放,促进僚区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12-16 21:48 , Processed in 0.136020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