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631|回复: 0

纵情诗意任平生 ——壮族诗人黄神彪印象

[复制链接]

314

主题

8

听众

5万

积分

花王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最后登录
2019-10-11
注册时间
2005-9-17
发表于 2018-9-4 14:12:39 |显示全部楼层
文/宾阳
   
    我和黄神彪都是“壮府艺术村”的村民。“壮府艺术村”不是一个村子,是一个微信群,里面都是广西文艺圈的一些朋友。
    对我而言,黄神彪可算是新朋旧友。新朋,我们至今认识不到一年。旧友,二十多年前,我就开始读他的诗,在精神上已有交往。那时的我,对外面的世界充满好奇和向往。恰好,黄神彪的散文诗,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新鲜。印象最深的,是长诗《吻别世纪》和《花山壁画》,有意识流的感觉,文笔精美奥妙,清新自然,时而直抒胸臆,娓娓道来,时而大气磅礴,富于激情,时而引人深思,甘之若饴,时而开怀大笑,酣畅淋漓,是一种大写的美。读之,犹如品一幅高水准的写意山水画,欲罢不能。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以青年民族诗人为标签,黄神彪在全国文学圈声名鹊起。当时,他只是一个参加工作不久的大学毕业生。
    我和黄神彪第一次见面,是今年初接待西部散文学会的一波文友。没想到一见如故。
    之后,在各种交往当中,黄神彪给我的印象是满怀激情的浪漫主义诗人,真性情,直率,充满想象,却不失社会责任与担当。
    旅行、酒桌、聚会、咖啡厅……黄神彪的生活充满诗歌。仿佛,他的生命伴随着诗歌而来。
   
    黄神彪对诗歌具有持久而热切的深情。
    在壮乡首府的广西民族学院,有一个美丽而富有诗意的相思湖。这个伊甸园式的校园湖泊,人尽皆知。在相思湖畔,黄神彪度过四年的大学生活。相思湖的碧水,滋养了他的文学情愫,开启了他的诗歌之路。大学期间,黄神彪曾与几位同学合出过诗集。于是,几位同窗学友探索性地提出成立相思湖诗群,并以此为起点,走上广阔的社会。
    几十年来,黄神彪始终把自己定位为一个诗人。尽管创作之路起起落落,却一直没有停止过。
    他在长诗《神圣的迷恋》中写道:
    我跌进了中国诗歌的迷恋里。中国的诗歌,是一脉高山峻岭;中国的诗歌,是一片沧海桑田!
    “跌”,并非刻意。“迷恋”,过分喜爱,难以舍弃。在黄神彪的心中,诗歌有如高山峻岭的浩渺和高远,那是一种苍茫与宁静,空旷与辽阔;有如沧海桑田的苍凉和深邃,“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诗言情,诗言志,那里有诗、骚的源流,那里有溢彩流光的秦风汉月、唐宋时关。
    在中国诗歌的长河里,黄神彪敏感的心灵,时刻被无数名篇佳句触动。许多诗圣诗仙,让黄神彪顶礼膜拜。“我对中国诗歌的‘好逑’,使我几乎达到了那种痴狂的程度。”
    当年,作家那家伦评论黄神彪的《吻别世纪》时认为,黄神彪“以饱含青春的热力和炽情,去体验诗的崇美和人生的崇美。他不浅浮。他力图以深厚的心愫,去浸透时代的血脉,让他炽诚的心贴坚实的大地博动。”
    如今,二十多年过去了,黄神彪对诗歌一颗炽热的心,还是那样热血沸腾。
    “我在沉淀,我要吹尽黄沙,挖些金子出来。”在一次雅聚中,黄神彪自信地回应文友提出的创作潜伏期问题。
    今年8月,在参加一个主题为“文学,是我永远的情人”的沙龙上,黄神彪坦言,“诗歌,是我的生命”。
   
    黄神彪用诗歌来崇敬自然,赞美生命,歌唱生活。
    黄神彪爱看海的浪花,爱听海的潮声,喜欢在海边注目渔船来来往往,海水涨涨落落,喜欢吃海鲜,和当地人聊海的故事。黄神彪对海有着特殊的感情,他的生命已经部分融入到大海之中。
    新近创作的长篇散文诗《大海啊,我的大海》中写道
    仿佛一生的注定,注定我与大海——与波涛,与蔚蓝,与广博,与深厚,与无际莫名的结缘,我来了!大海啊,我生命中的大海。其实也知道,我的爱海,真的就像一个远古的梦,很早就潜入在了我的心魂。
    《大海啊,我的大海》分5个篇章,60个小节,阐释了海是生命之源,赞美了海的博大、包容、瑰丽、永恒,抒发了对大海浓烈、深沉和虔诚的爱。这是黄神彪对大海和生命的思考与理解。
    大海是伟大的,自然是让人崇敬的。在创作中,黄神彪的感情如脱缰的野马,自由驰骋,无拘无束,深深地感染了读者,引起强烈的共鸣。黄神彪的想象力也极为强大。诸多章节,“我”在现实与朦胧之中无限想象,徒添了浪漫主义色彩。在艺术审美上,全篇恢宏、大气,富有冲击力和节奏感,给人一种视觉、听觉和嗅觉的多感官享受。
    散文诗是歌唱生活的,而不是叙述生活,描述生活的。散文诗大多用联想来编织。对此,黄神彪更是刻意要求自己,要用“个人的生命体验”、“奔涌奔放的想象力”来书写。
    黄神彪的想象是大胆的,大写意的,就如抽象的山水画,朦胧之中,喜怒哀乐、爱恨情仇跃然纸上。
    满怀浪漫主义色彩的宏观叙事,是黄神彪创作的又一特点。比如,天、地、大海、高山、远古、苍穹、星际等等,都是他诗作中的常用词。这在《吻别世纪》《花山壁画》《神圣的迷恋》《大海啊,我的大海》等诸多作品中,皆有鲜明的体现。
   
    黄神彪具有现代诗人的社会责任与担当。
    黄神彪是壮族的后代,出生在神秘的花山岩画的故乡——广西壮族自治区宁明县。蜿蜒贯穿而过的明江就是他的母亲河,他血液里流淌着明江水。明江是左江流域的一条支流。在左江流域,神秘的远古岩画星罗棋布。
    花山岩画作为中国和世界独特的物质与精神遗产,蕴含着丰富神奇的文化内涵,不仅对中华民族,对全人类都有不可替代的巨大文化价值。花山岩画文化进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对世界、中国、广西文化,特别是壮族文化,具有深远的意义。
    消息传来,左江两岸,欢欣鼓舞。最高兴的自然也包括壮族诗人黄神彪。
    作为从花山岩画地区走出来的歌者,黄神彪于1990年出版的长篇散文诗《花山壁画》,前有序歌《魂兮归来》,后接跋歌《永恒魅力》,主体部分由《宇宙洪荒》、《编年永乐》、《皇天叩问》、《世纪幽灵》、《伟大梦想》五个部分组成,结构宏伟,史诗品格。以花山岩画作为中心意象,岩画既是抒情的对象,又是骆越文化的象征,代神立言,构建出一个完整而巨大的壮族神话系统。
    黄神彪的心中,有沉甸甸的责任担当,“我们是花山的守望者,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守望者”。
    作者简介:
    宾阳:资深媒体人,文化学者,曾任文化部核心期刊《文化月刊》执行主编、国家公共文化发展中心课题召集人,现为中国文化报华南片区主任兼广西记者站站长、广东文化产业促进会理事。


踩过的脚印
山歌不唱忧愁多,大路不走草成窝; 钢刀不磨生黄锈,胸膛不挺背要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10-14 14:33 , Processed in 0.148878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