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194|回复: 4

惠水县大牛场(含摆亚、冗把等寨)罗氏

[复制链接]

773

主题

1

听众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8-9-1
注册时间
2003-3-15
发表于 2018-4-13 14:05:1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粤孤客 于 2018-4-13 14:11 编辑

惠水县大牛场(含摆亚、冗把等寨)罗氏

罗朝宽


        “大牛场”是汉族的习惯称呼,布依话是jeexbyeeuhgauh,意即“旧牛场”,地处抵麻乡的南端。而今的牛场(抵麻乡驻地)则是后来出现的,相对来说新牛场,地处抵麻乡的中心靠北。同为一个地区的乡场,两者在地理上是一南一北,相距约6公里;在历史上有新旧之别,先后之分。
         大牛场罗氏,布依族,家门有冗把、摆亚,以及抵季乡翁戎村的上房(翁拉)、芦山镇的雅羊花鱼简飘(部分)等村寨。今大牛场罗氏口传,大牛场始迁祖是罗迪塘(damz),为长子;摆亚寨始迁祖是罗迪淦(gamc),为次子;冗把寨始迁祖是罗迪棉(meenz),为三子。摆亚寨罗正鸿提供有关的家族传说讲到:

        摆亚罗氏族人一直都有一个传说,关于这个传说的真伪现已无法考证,但在摆亚确实代代相传。在我摆亚罗氏祖先到来定居之前,经过战争和饥饿的碾转,先到我组一个叫塘边的地方定居。然后生三子,一子到现在的冗把,一子到大牛场,另一子到摆亚定居繁衍后代。我祖先人到我寨定居后生二子,一子留摆亚发展,一子到现在的大扁发展,到大偏的先人也生有二子。
        摆亚祖先各分支过着平静的生活,男耕女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住在大扁的一房,有天小儿子到(拉梦引)这个地方的一口井边割草喂牛,草特别茂盛,每天去看到的草都茂盛如初。有一天,他像往常一样去割草,发现井边有一窜马响铃,他拿过来一摇,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突然从井里飞出一匹高大的骏马,俗称“龙犀马”。此马能一跃千里,非常神奇。小儿子得到此马非常高兴,骑上马就飞回家,却不知引来了杀身之祸。他的兄长见他得到这样的好马非常妒忌,就起了杀心,将他的弟弟杀了,夺走龙犀马。在那危难之际,弟弟的老婆带着还在襁褓中的儿子悄悄逃走,开始漫长的漂泊生活。据说这女人一边走一边乞讨,饿了就挖一种叫做井薸的野菜来吃,这才使母子得以保命。
   经过漫长的漂泊,母子俩来到芦山雅羊这个地方定居,繁衍后代。为了铭记这艰难的历程,定居下来后将居住地起名为jiamcbiaoz(井瓢),即今惠水县庐山镇花鱼村井瓢寨。如今已繁衍成一个五六十户的罗氏大家族!留在大偏的长兄后来因种种原因,全家灭亡。留在大扁的土地交由摆亚罗氏家族管理。

        据我们翁巴等寨罗氏《光绪三年家谱》记载:“谷仲祖罗智之,子明远,住大牛场一带,至明万历年间通婚,乃四祖后裔”。谷仲,是布依话goljuangl的音译,其意是“鼓山”,因该地山头像鼓而得名,今汉族称大扁。结合上述传说,谷仲(大扁)罗智之是迪淦(gamc)后裔。据此可知摆亚始迁祖罗迪淦(gamc)是明代万历年间(1573癸酉-1620庚申)之前的人。不仅如此,我们《光绪三年家谱》的这侧记载还含有下列信息:
        其一,“四祖后裔”即该家谱中的“罗定入定里,乃四世祖,葬于马场大坡脚下”。据此推测,罗智之的远祖为罗定,与今定里双屯罗氏(含播龙、蛮才、蛮赖、蛮降、蛮弄、五星摆董、拉哨等寨)、马场寨罗氏(含杨梅寨、播瓦寨、蛮索[石板寨]、播季等寨)共祖,同为罗定后裔。
        其二,“至明万历年间通婚”,表明罗智之的先祖与我们牛场翁巴等寨罗氏同宗共祖,这个共同祖先的后裔到万历年间才分支开亲。与谷仲(大扁)罗智之同为家门的冗把寨,居住地与我牛场罗氏相距最近,有关冗把罗氏与牛场罗氏能否通婚,双方家族中长期以来一直流传着这样的故事:古时候,随着人口的不断增长,双方青年在来往中不断有人产生恋情,但因来源于共同的先祖,长辈一直坚守不能通婚的祖训。后来,鉴于人口增长,青年缺乏婚配对象,寨老们不得不面对现实,遂即商议,将马桑坡的马桑倒插入地,如能生长,即可开亲,否则不能开亲。马桑树是一种很容易生长的植物,倒插顺插均可生长。除此之外,播邙坡后马桑树下的古道,有段路面的石块上呈蝴蝶双飞的图案,寨老们认为这是上天示意青年们的恋情符合天意,不可违抗,即主张互相开亲。于是,同为罗氏的两支宗亲,破除同宗兄弟姐妹不能成婚的传统原则,开亲成婚,繁衍后代。
        故此,毫无疑问,大牛场罗氏(含上房、摆亚、芦山简飘、冗把等)与我们牛场罗氏(含翁巴、塘根、抵麻、冲窝、冗乍等)来源于一个共同的祖先。而且,这位祖先是明代万历之前的人,到明代的万历年间其后裔即可分支互相开亲。按照我们罗氏布依族人的心理及其习俗,这至少要相隔十代以上才能接受,以每代平均相隔25年计,即250年以上。取万历年间中期的1600年为参考值,减去250年,为1350年。得知这位共同的先祖生活在明初之前的元末,至少与我们牛场罗氏始迁祖凤约公(约1337丁丑年生)、登金公(约1361辛丑年生)是同时代。
        此外,今天的摆亚老人依然传说其祖先曾在原毛家堰南侧的班家堰定居过,因与邻居妇女有染生了个儿子,随即被驱赶,后带私生子逃到今大牛场东南侧数里的塘边定居。此说与我《光绪三年家谱》中记载先祖凤约公在满意坝(今好花红镇南侧的班家堰附近)定居时,“有弟凤腊戏弄汉家妇女,扎不住,王扬二姓占领田垅……”的故事几乎如同一辙。凤腊公是凤约公的胞弟,登金公的胞叔。跟随长兄凤约公自定里蛮弄迁居满意,数年后又一同迁居今牛场地区。600多年来,今牛场地区除了我们牛场罗氏以外,就只有大牛场罗氏,从未听说过有其他发展成寨子的罗氏定居过。可见,今大牛场罗氏就是罗凤腊的后裔。
        根据各方搜集到的资料,我们这样还原凤腊公的迁徙故事:

        宋末,蒙古南下大军从今云南西部绕道进入今中国西南地区,稳定云南后,继续东进。为了回避强势的地处今贵州西部地区的罗施鬼国乌蛮部族,以及雄踞今贵州北部的播州杨氏势力,即从土著势力薄弱的今广西西部进入今贵州的南部地区,并极力扶持黔南地区土著与其北部强势土著对抗。这一战略战术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最终赢得了贵州所有土著的臣服。
        为了便于掌控黔南地区零散的土著势力,蒙元统治者将土著头领集中惠水涟江大坝定居。于是,众土司在迁居涟江大坝高岗旱地居住的同时,大量招募今布依族先民于居住地附近的河滨沼泽地开垦农田。其中,下金石(住今三都平地附近)土司首先招募其辖地边缘地区的塘坭(今塘边镇)和谷脚(今抵麻乡公朋村)杨氏入住开垦,为今平地、瓦窑屯、打冉、安潭等杨氏的先祖。定里罗氏与谷脚杨氏相距惟有一山之隔,世代姻亲。经谷脚杨氏中介,蛮弄罗凤约、罗凤腊兄弟途径七关(翁子后面)至涟江谷地最南端的满意坝开垦七格田。数年后,凤腊公与石氏土司亲属之女暗生恋情,并私生一子。因土司嫌弃异族平民,不许亲属女儿下嫁,随即驱使王、杨两氏挤走我罗氏先祖。凤腊公即携带石氏随胞兄(凤约)逃至拉云(今牛场同岜附近)开荒定居。因人多地少,大石山里水源缺乏,随后凤腊公携妻带子到谷脚佃田居住,原来曾经想选择公朋定居,因担心山溪爆发洪水,造成灾害,才上溯水耳沟到大牛场南侧的塘边定居。因木已成舟,见私奔他乡的亲属女儿相夫教子,过上了定居的生活,土司随即免除他们的钱粮。其后有三子,分别为今大牛场、摆亚、冗把罗氏先祖。


踩过的脚印
有容乃大 自强不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3

主题

1

听众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8-9-1
注册时间
2003-3-15
发表于 2018-4-13 14:07: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南粤孤客 于 2018-4-13 14:12 编辑

        大牛场,地处牛场场坝正南约6公里。于缓丘坡顶建寨,块状聚落。寨中海拔1285米。今尚存老牛场遗址。场址位于高山台地的丘岭平地上,今已开垦为耕田,周围有十来户村民居住。田中尚遗留有一块高约0.7米的石头,顶平斜,约0.6平方米宽,是当年赶场卖盐的石桌。场址边的苦竹林里还遗留有一石狗雕像,原本是一对,另一只已不知去向。在大牛场北侧的山凹有座古坟,叫女王坟,无碑,惟有一块半尺高的石条插在坟前。今大牛场为布依族、汉族杂居村寨,有罗、石、毛、李、陈、丁等姓,其中罗氏、石氏为布依族。1980年代大牛场有18户,100余人。
        “大牛场”因牛场场址最早在该地设立而得名。据清代贵州巡抚爱必达主修的《黔南识略•定番州》一书记载,乾隆年间(大约于1736年至1795年)定番州属下共有19个乡场,牛场称“翁巴”,但该书无董照场、抵季场的记载,说明这两个乡场当时还没有诞生。“翁巴” 为布依话wuangcbyag的音译,意思是“幽静的山谷”,即今天抵麻、塘根、大寨合围的小山谷,为今抵麻乡的中心地带。据此,牛场北迁场址至今抵麻寨,称“翁巴”是在清代乾隆年间之前,即十八世纪中期之前。其间,场坝的变动应该是有段新旧牛场同时并存的历史。其并存的初期,老牛场比新牛场旺,不久新牛场逐渐旺盛,盖过老牛场,最后完全取代,老牛场最终被废弃。其实,综合各方史料考察,翁巴牛场的诞生是跟翁巴罗氏、满坡陈氏和圆围石氏的兴起同步的,是随后汉族陆续迁居抵麻乡境而得到巩固的。此前,大牛场正处于原定里乡、太阳乡、抵季乡和抵麻乡、断杉镇四乡布依族交通来往的中心,于此设立乡场势在必然。待翁巴罗氏(约于明初定居)、满坡陈氏(约于明末天启年间迁居)、圆围石氏(清代初年的1672年前后迁居)人口逐步增长,以及随后的汉族陆续定居今抵麻乡西部、北部的山区后,本地区的人口比重发生了倾斜,今乡政府以北地区人口密度和总量大大超过以大牛场为中心的南部地区,乡场北迁势在必行。迈入十九世纪后期,董照场、抵季场相继出现,以解决两地周围各民族的乡间贸易需要,填补羡塘与牛场之间无乡场的空白。
        摆亚,地处牛场场坝正南约8公里,位于大牛场的西北侧,相距约2公里。于高塝田顶沿山头建寨,块状聚落。坐东北向西南,为布依族罗氏世居地。寨中海拔1244米。寨后建有水库,即摆亚水库,为抵麻乡第二大水库。 “摆亚”,为布依话bailral的音译,意即“去找”。该居住地为罗氏始迁祖迪淦(gamc)到荒山野岭辛苦寻找而得,故称。1980年代,摆亚全寨有20户,100余人。
        冗把,地处抵麻乡政府正南3公里,与大牛场相距约3公里。于半坡建寨,坐西北向东南,分为两苑,上苑海拔1265米,下苑海拔1235米。“冗把”为布依话roogxbac的音译,意即“开挖出来的山冲”,因该地原来是原始森林,无人居住,后为罗氏始迁祖迪棉(meenz)开垦定居,故称。迪棉自塘边分支后,先是到绒让居住,后因该地缺水,才迁到冗把定居。上房则是从冗把分支。清代嘉庆十年(1805乙丑年),抵麻《遵照》碑在标明冗把罗氏头人时写到:“冗把寨罗阿平”。说明在公元1805年,冗把不但有罗氏族人居住①,而且已经是一个寨子了。1980年代约有40户,300余人。
        冗把从上苑到下苑,以中间为线,左右各为一支。东侧一支长房罗迪树妻妾成群,在本地很出名,以致祖传顺口溜说道:“yah laail sulbohngaix(多妻树波岩)”。迪树生罗老岩(登)、罗景光(登)等。景光公在清代末年曾任副团首(职权略大于今天的派出所所长),正团首为洛平杨秀昌。景光公性格直率,以处事严厉闻名乡里,因治理地方严酷而招惹不少冤仇。其妻舅是抵季花山陈氏,与本乡马场坡田氏有杀仇。大约于辛亥(1911年)前数年,即请罗景光带人把田跃先一家杀了。随后,景光公一家遭田氏报复,房屋被焚毁,共有七人死于仇敌枪口,住家私塾先生(摆亚罗正鸿曾祖父)连带被杀。罗云书一房与罗姑娘一房为高祖父兄弟,他们都同属冗把东侧一支。
        冗把有位闻名乡里的私塾先生,叫罗启先(登),是罗元素的父亲,于民国初年举办私塾收授学童,大寨菜园贤州公曾入其塾受教,其与本寨西侧一房比较近。
        冗把跟冲窝、大寨等从来关系密切,自开亲后,世代联姻。民国时期,冲窝与冗把同是第六保,解放后则同是一个村,一个大队。冲窝罗万奎任保长时间最长,约10来年。罗万珍大约于1947年(丁亥)至1948年(戊子)任第六保保长,一上任就把冗把罗海平抓去当兵,让冗把人记忆深刻。冗把下苑罗世安也曾经担任过第六保的副保长。冲窝文富公一房后裔罗迪云(起)就迁居冗把上苑,至今已经有三四户人家,“德”字辈有6个男儿。该房中的罗万明(老不)自1950年代起至1980年代初,一直担任两寨所属圆围村(大队)的领导,是个老党员。
        冗把森林资源丰富,他们对森林植物比较熟悉,很多树木的布依话名称还能说出,如faixbianh为白绸木;faixreebtndingl为金丝榔。另外,冗把人还能靠山吃山,罗老六等几个兄弟识得医治骨折的特效草药。
        大牛场罗氏所属各寨因分支较早,字辈一直未能统一。冗把罗氏字派原用“文仕登起,正朝德大,志天崇盛”,与我牛场罗氏风格接近;而摆亚罗氏则采用“万景洪光灿,春元永庆文;朝廷明德仕,正国应登云”,与定里马场寨罗氏相同。1962年冗把罗世安因结识贩叶子烟的落木桥人,而得落木桥家谱:“朝重国文开世应,成光明德正荣昌;天星主照仁安宅,福禄崇申万代阳”,欲将字派与落木桥统一。查落木桥家谱《木本水源 落木桥记》,毫无半句记载与大牛场罗氏有关。只能说,在我罗氏定居定里蛮弄之前,即从罗甸县董当一带北上至落木桥附近时,有可能是先与落木桥罗氏先祖分支后才北上到蛮弄定居。
        (以上主要材料除注明的以外,为2009年2月1日(农历正月初七)在冗把罗晓晗家采访罗姑娘、罗老河、罗老五(1954甲午年生)等;2012年8月到大牛场考察,采访罗德伦等;2017年摆亚罗德芳、罗正鸿提供部分材料;2018年1月29日(丁酉年腊月十三)于冗把采访罗云书(1941年生)、罗毕方(1954年生)、罗老五等。)

                        
注释:
①        惠水文史资料》第十四辑第23页。

2018年4月13日修订


有容乃大 自强不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96

积分

土精灵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19-5-19
注册时间
2018-1-16
发表于 2018-4-19 20:27:05 |显示全部楼层
罗氏应该是黔南地区的大姓了,我们雅水这边也有很多,不过迁来应该不是很早,我们附近就有三支,据寨上的罗氏老人说起,他们栗木坡是长房,摆白是二房,蛇场是三房。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73

主题

1

听众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8-9-1
注册时间
2003-3-15
发表于 2018-4-21 11:18:12 |显示全部楼层
哦!多谢比侬提供相关材料。栗木坡、摆白、蛇场等寨罗氏跟摆芦等寨罗氏是不是家门?

有容乃大 自强不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2

听众

96

积分

土精灵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19-5-19
注册时间
2018-1-16
发表于 2018-4-24 18:17:08 |显示全部楼层
是的,字辈排行一样的,摆芦情况不太清楚,应该和栗木坡亲一点,栗木坡和蛇场罗氏与享龄岑氏有很深的姻亲关系,享龄岑氏和栗木坡罗氏及党古韦氏更属亲上加亲的关系。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8-24 08:28 , Processed in 0.140238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