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360|回复: 3

我的演艺生涯(散文)

[复制链接]

114

主题

5

听众

826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9-11-15
注册时间
2013-8-28
发表于 2016-5-16 20:35:4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勒布农 于 2017-6-29 17:03 编辑

                                                           我的演艺生涯(散文)
        我的演艺生涯,若要认真追朔起来,虽然文化不甚灿烂,历史却很悠久。

        那一年是1985年,我十五岁,在雁江镇初级中学上初二。那是一个港台影剧和流行歌曲泛滥成灾无孔不入的时代,无论走到哪儿,都不难听到“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浪奔!浪流!”的歌声——这可是香港电视连续剧《霍元甲》、《上海滩》的主题歌,当年传遍大江南北红得发紫的流行歌曲哦;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不难听到有人唱《我的中国心》,都不难看到有人扭动身躯秀上一段《迪斯科皇后》什么的。
        受到这种社会氛围的影响,全校老师、学生,食堂伙夫、老师家的保姆、小孩,都无一例外染上唱歌跳舞的症状。特别是每逢晚会前夕,为了能在台上出彩,各班的班主任可谓费尽心机,全班同学也是积极配合。即使没有歌咏比赛、文艺晚会之类的活动,课余时间,同学们也会哼支小曲亮下嗓子放松放松,或者即兴来一段无名舞蹈,还煞有其事地美其名曰“青春迪斯科”。若干年后,我编了一段顺口溜来描述当年情景,其中两句甚是形象:唱歌要唱港台歌,跳舞要跳迪斯科。
        初二下学期,学校要在五四青年节期间办一台高规格晚会,各个班的老师学生很快行动起来,而我们班却迟迟未见动静。事后才知道,我们班主任最近身体不好,除了日常教学,还要加紧复习准备考试。他去考试那几天,语文课是别人代上,节目排练则由黄校长负责。考完试回学校,却没见他来上课,一问,原来是卧病在床。大家看在眼里,急在心上,最后派我去探望他一下。
        见到我来,班主任半躺在床上挣扎着说了一句:Hoj youq laek dai,daeh baenz seiq sib doh gau ciuq hah(难受啊,竟达四十度高烧啊)!
       我把班上的排练情况详细汇报后,递过一本手抄歌集,说晚会上要唱这首歌。班主任接过歌集,一眼掠过,满脸的疑惑。听到还有两位同学也要上台唱歌后,他眼神有些异样,而后答非所问地敷衍几句,大意是唱就唱吧,不过要唱好一点。很明显,光听口气就知道他对我们并不抱太多幻想。
        一眨眼,没过多久晚会如期举办。
        当时的舞台设备普遍很简陋,我们学校也不例外。一张破旧的背景幕,幕上贴上“庆祝五四青年节文艺晚会”字样,一只麦克风,两个破烂的音箱,几条电缆,就算是全部家当。除了两个班跳舞的女生有舞台服装外,无论唱歌的、跳舞的、武术的、还是艺术体操的、演魔术的、唱京剧的,全部穿生活服装上台,而且没有胭脂、口红之类的化妆品。由于没有专业老师指导,同学们的舞技实在不敢恭维,没有卡拉OK伴奏带,歌手也只能清唱(土话叫ciengq yan)。尽管如此,台上演的丝毫不敢马虎,台下看的依然十分热情。受到这种氛围的感染,班上的同学无不群情激昂,我也是摩拳擦掌蓄势待发。
        终于轮到我上场了,我不慌不忙踱着方步走到麦克风架前,从架上取下麦克风,学着京剧武生的样子“啪”的亮个相。由于动作过于夸张,表情也太严肃,样子十分滑稽,不但不象武生,反倒象个丑生,逗得台下一片哗然。面对着台下几百观众,我昂首挺胸就亮开嗓子:哗啦啦啦啦下雨了,看到大家都在跑。啪啪啪啪啪计程车,他们的生意是特别好。当念到“你有钱坐不到”、“怕怕”、“哈哈”的道白时,台下的笑声更大了。
        这首歌叫《雨中即景》,是一首当年很流行的台湾校园歌曲,全曲轻松、诙谐且俏皮。不太标准的普通话,山寨版的京剧表演程式,唱得台下看的笑得前俯后仰。接着,同班陆受理、凌维全两位同学也先后上台各演唱了一首《小城故事》和《月光下的迪斯科》。同样是唱做俱佳,同样是人靓歌美,台下也不断发出“gaeuq lig(带劲)”、“haenq(酷)”之类的喝彩声。
        那次演出,对我的“艺术生涯”影响极大,三十年过去,当年的情景至今犹在眼前。遗憾的是,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数码相机这些玩意儿,现场也没有带录像机、照相机(用胶圈的那种)的,否则,就能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这个经典桥段就能传诸后人流芳百世了。

        1990年冬季,为了庆祝县城解放N周年,官方要举办一个大型的“全县农村业余文艺汇演”,要求每个乡镇派一个代表队参演。在当时来说,那是一次本县建国以来规模最大、参演人数最多,艺术水准最高的演出。
       第一天下午,各队到县文化馆报到,接着到演出地点——县礼堂(在旧体委旁边,和人民医院隔着一条街和一个蝶城旅社,)走台。走台完毕,到县政府食堂吃晚饭,里面到处是人,有各部门领导的,有各界人士的,有组委会人员的,更多的是各乡镇的文艺队,热热闹闹熙熙嚷嚷的,足足有几十桌那么多。
        晚饭后开始了第一场演出,第二天上午、下午、晚上分别上演第二场、第三场、第四场,第三天上午上演第五场。在这五场里,每场安排两到三个乡镇演出,全县十三个乡镇(当时小林、敏阳、杨湾三个乡尚未撤销,故全县共有十三个乡镇)无一缺席。
        颁奖大会在第三天下午召开,无非是有关领导发表重要讲话,获奖者上台领奖,然后合影等等。晚上是第六场演出,即在演过的五场里精选出十几个节目,凑成一台晚会。
       我能参加那次汇演,真乃三生有幸。台上可谓阵容庞大热闹非凡,戏里的精彩亦难以形容,而台下幕后的诸多经典桥段,同样值得回味。
       和现在相比,那些年的交通状况很糟糕,连续三天,晚上演出结束后不能回家。不过,全部参演人员吃饭睡觉都有主办单位统一安排,不但全额报销,还有误工补助。吃的有米饭、豆浆、粽粑,还有鸡肉、猪肉、鱼,睡的在劳动服务公司旅社。
       每晚演出结束一回到旅社,很多精力旺盛的后生仔意犹未尽,洗掉脸上的化妆品后,有的去玩电子游戏,有的去看电影,还有的上街四处兜风,上了年纪的不是静静坐着就是上床睡觉。我是个好静不好动的人,就留在室内听人聊天。同室的除了几个雁江队友,还有几个布泉人,其中一个吹笛子,一个拉二胡。就在那次汇演开始,我开始对笛子、二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汇演结束,回到家里不久,我买了一把二胡。

       汇演结束将近五个月后,有一天,镇里的凌主任突然到村里来找我,说有紧急任务要我去做。
       原来,县税务局和县总工会要举办一次“五一税务宣传晚会”,早就下了通知,要求每个乡镇都要派人参加。但是,当时没有程控电话、手机,更没有网络之类的先进工具,不知是什么原因,口头通知并没有传到凌主任的耳朵里。到了演出的前一天,工会某某主席来Yanh Gang公干,见到凌主任劈头就问:“你的节目准备得如何?”
       凌主任一头雾水:“什么节目?”
       “五一的节目!”
       “五一的节目?我怎么没有接到通知?”
       明天就要演出,没有节目,怎么去演出?组织人员排练已经来不及,想放弃又不太甘心。凌主任灵机一动,立刻马不停蹄赶到我家找我,叫我拿去年演过的几个节目,带着原班人马再次“征战”县城。
       我一拍胸口:“为了我Yanh Gang各族人民的荣誉,我愿再披战袍!”
       第二天中午,我们乘坐雁江至县城的轮船到县城。上岸后直奔县总工会报到,刚到大门口,就听见身后有声音说:“明天别去杠甘蔗了,上街相亲去。”回头一看,只见几个人尾随着我们,其中一个还拿着一杆秤,秤杆上挂着砣。这帮人是丁当乡(当时丁当是乡,还不是镇)的,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为参加演出来报到的。
       晚上的演出,仍然在上次汇演那个地方。屏山乡代表队演的小品《考姑爷》荣获戏剧类表演一等奖,丁当乡代表队,也就是白天遇到的那帮人,他们演的也是一个税务题材的小品。原来那杆秤是用来做道具的,拿着秤的人在剧中扮演一个卖鱼的奸商。我们的节目是一首原生态排歌,一个壮族舞蹈,剩下的就是那个上次演过的壮语小品《阿U大叔相亲记》。当我再次站在台上,再次说出那句经典台词:“明天别去杠甘蔗了,上街相亲去”时,得到的回报是经久不息的掌声。
       演出结束,我们回到总工会二楼宿室睡觉。正想躺下,几个丁当人去夜市买回熟狗肉、酒,还把晚饭吃剩的菜下锅热过,正端着盘子、拎着酒瓶进门来。安好桌椅,摆开酒菜后,他们邀我们入席同饮。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互通姓名籍贯,而后边饮边谈,天南地北三山五岳的好不惬意。杯来盏往中,我被丁当人豪爽、热情的性格折服。时隔多年,他们谈话的口气、坐的姿态、爽朗的笑声,至今犹在眼前。甚至猜枚的音调,喝酒时的表情,我都记得一清二楚。他们的姓名,更是终生难忘:为首的是他们的文化站长,叫罗邦干,坐在他身边的是马步劲,是丁当某学校教师,年经的,瘦瘦的那个姓劳——就是白天拿一杆秤,晚上演卖鱼的奸商的那个。还有一个美女,演新来的女收税员,和姓劳的做搭档,是个在校初中生。
       酒菜已了,人亦多有醉意,各自上床睡觉。第二天一起床,不仅是丁当的,还有几个屏山的,几个杨湾的,都依依不舍,却又不得不忍痛离别。

       从初二那年的五四晚会开始,我先后参加了十几个晚会的演出(gou cam gya iemj cwt baenz sib gij aen hoih haemh),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俗务缠身,逐渐疏远了舞台。到十五年前的1999年,在某某县城参加了一场“庆祝澳门回归歌咏比赛”后,终于彻底告别舞台。
       告别舞台后,爱好文艺的天性并没有泯灭,茶余饭后听听音乐写写歌词编编剧本,是我最大的爱好,偶尔来了兴趣,也会和几个发烧友唱卡拉OK啦,吹笛子啦,拉二胡什么的。不做音乐,不玩表演时,无论练书法,还是写散文,我都尽可能把戏剧、音乐、舞蹈、表演等舞台元素融入其中。后来,我在几个论坛、贴吧注册。起网名时,不叫翰墨飘香,不叫文采逼人,而叫二胡独奏。这个网名,寄托了我对音乐的几多痴迷,对舞台的无限眷恋。

       这一告别之后,本以为今生与舞台永别矣,没有想到一个偶然的机会,竟使我在阔别演艺圈十五年之后重返舞台。
       今年正月底,村里某少年郎结婚,摆喜宴数日,我去赴宴,见到同来赴宴之友仔某甲。某甲自幼与我相好,在Haw Ndaem公干已有N个十年。当我问起Haw Ndaem风土人情,无意听到今年恰逢Haw Ndaem建亥80周年,官方要在农历二月十九日(简称二.一九,即南圩建圩纪念日)期间举办系列活动,几台晚会肯定是有的。
       听到有晚会,我心里不免蠢蠢欲动,问能不能帮我报名,我很想参加,某甲说试试看吧。
       农历二月十八日晚上,带上助手搭档,我来到Haw Ndaem社区,参加了“ Haw Ndaem传统文化节暨80周年大庆文艺晚会”的演出。在朝瑞山下,我如愿以偿登上舞台,首演我的原创节目《Damz raih vah doj haw Yanh GangYanh Gang土话顺口溜)》,得到同行和观众的一致肯定。
       事后,许多书法界、文学圈的朋友惊叹:早就知道你书法功底了得,散文水平一流,没想到你在台上也是顶呱呱!我回答:我本来就是做音乐出身的,难道你们不知道我的名字叫二胡独奏吗?
       Haw Ndaem二.一九之行,标志着我重返舞台,也标志着我的演艺生涯已经掀开了新的一页。

                                                                                                       2016年5月12日17时40分于寒舍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踩过的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

听众

415

积分

水精灵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最后登录
2018-9-7
注册时间
2013-7-29
发表于 2016-5-17 16:59:34 |显示全部楼层
这篇散文写得真好,重重地点赞一个。乡土气息扑面而来,文字清新朴实无华。主人公的文笔流畅朴素,道出了一个壮民的心声。雁江我多年前去过一次,在一个铁匠铺买了一把菜刀,如今还用着,十分顺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4

听众

415

积分

水精灵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最后登录
2018-9-7
注册时间
2013-7-29
发表于 2016-5-17 17:01:33 |显示全部楼层
散文结尾时间日期中,六月是不是五月之误。

点评

勒布农  Do singz beix nuengx yinx cingq。  发表于 2017-6-29 16:5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3

主题

1

听众

5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10-16
注册时间
2003-12-15
发表于 2016-7-18 16:34:04 |显示全部楼层
遗憾的是,当时还没有智能手机、数码相机这些玩意儿,现场也没有带录像机、照相机(用胶圈的那种)的,否则,就能留下宝贵的影像资料,这个经典桥段就能传诸后人流芳百世了。这句话可不写。

登上僚人网站,认识僚人历史, 弘扬僚人文化,增强民族意识, 推动对外开放,促进僚区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11-17 12:19 , Processed in 0.145049 second(s), 5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