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3328|回复: 9

[原创]给你一棵树

[复制链接]

5

主题

1

听众

1569

积分

榕树精灵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09-7-24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1-11 16:59:00 |显示全部楼层

给你一棵树

一漪和树认识的时候,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事了。那年,高二。

一漪是那种有点大大咧咧,长得很阳光的女孩。一漪的散文写得不错,文字清新,行句如流水行云,常在校刊上发表,就常有隔壁班的男生跑来打听。

树是从其他班分来这个文科班的。一进这个班,一漪就注意到了树。树是那种有点清高,有点不羁的人,个子挺高,站在班上那些男生中间很有点儿鹤立鸡群的样子。树的英语相当的棒,上课总是对答如流,而他无论上什么课,手上拿得最多的总是英语杂志,这是一漪坐在他旁边的位置常常瞥见的。一漪觉得,树也太自我了,对人对事过于冷淡。一漪向来对人热情惯了,不太喜欢这样个性的人,尽管树在男生当中总显得很特别。

等到班里的第一期班刊出版后,一漪不由对树的感观有了新的变化。树在所写的《天涯若比邻》中讲述了他中学时代最值得留恋的一段友谊,文章没有华丽的词藻,只是字里行间不经意地就透出深深的思念和浓浓的情谊。那些朴实的句子,穿梭在一漪的目光里,引起了她内心深处真切的共鸣。而一漪并不知道,那些朴素而又深情的文字其实已在不经意间开始挟着青春淡淡的花香轻轻地缠绕住了她的心。

转眼就快到元旦了,班里组织同学分组慰问老师。一漪和树分在同一个组里。

在老师家里,大家聊得甚是热烈。上至天文下至地理,课本里课本外,大家比平时都活跃许多,一时间都感觉彼此拉近了距离,没有了平日的拘谨。

当聊到战争年代时,有人说幸好没有出生在那个年代,否则还不知那会是怎样的生活。一漪却出人意料地说,那没什么啊,如果出生在那个年代,体验那样的生活,也是人生的积累,不一定是件坏事呢。一漪说到这儿的时候,树的那双黑亮的眼睛亮晶晶地望着她,一丝笑容逸出嘴角,俊秀的面庞瞬时神采奕奕。

树说,是吗?我也是这样的想法呢!如果能回溯到那个时代,真实体验那样的生活,一定会大有收获的。

一漪有丝惊喜地望向他,他居然也这么认为?而且只有他这么认为。他回给她一个灿烂的笑容。

过了几天,没有回家的几个同学提议元旦的前一天在学校湖边的草坡上烧烤过通宵,迎接新年的第一天。一漪和树都去了。

在湖边的草坡上,火光闪动,人影重叠,不时有笑声传出来。四周弥漫着烤肉的香味。也不知是什么原因,树就那么巧的坐在了一漪的身边。

树是外地人,大家对他的家乡以及家乡的风俗习惯都很感兴趣,话题渐渐的就大都绕在了他的身上。树其实并没有给人感觉的那样清高,他相当地健谈,话题很广,思路也很开阔,不时还有一些小幽默。大家觉得,其实他并不是个很难相处的人。

当话题不再只围绕着树的时候,一漪才发觉只有她离他最近。自然而然的,树就只和一漪聊了起来,两人的话题也就渐渐地多了。一漪觉得和树聊天很知心,这种知心在她和树真正接触不到十几个小时之内就产生了,这真是一种令她感到意外的感觉。

一漪抱着膝盖,转过头看着树在火光中明亮的笑容。一漪说,你知道你给我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吗?

树惊奇地扬了扬他的眉毛,微笑地看着她,问道,是什么呢?

一漪说,你有点儿清高,有点儿不羁,也相当的自我。

树的眉毛扬得更高了,眼里的笑意更浓了。我有这样的表现吗?他的笑容看起来就象一个孩子似的。

一漪忍不住笑着说,那当然,你不总是不大在乎别人对你的看法的吗?

树的眼里闪过一丝讶异。一漪又说,真羡慕你有这样自在的心情。树却静静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就有了一小段的沉默。一漪觉得自己许是太过直率,两人不过是这几天才算是有些熟络,尚未深交,她怎么能说出这些象是老朋友才说的话来了?似乎过于唐突了。

她心里有些懊悔,又不知该如何开口询问。四周虽然有人说话的声音,有火焰在空气中发出的轻微的“噼啪”声,有风掠过树梢树叶起舞的脚步声,但一漪却觉得一切都似是停止了流动,她的心仿佛含了定风丹,不动,也动不了。她有些紧张,她在乎他的看法,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忽然,树把埋在两臂间的头抬了起来,脸上有一丝犹豫,仿佛他在考虑是否该那样地问话。他面向一漪说,诶,你觉得人生该是什么样的?

一漪觉得有些讶异,他怎么会问这个问题?她这段时间其实很心烦,外表直爽的她其实是相当多愁善感的。在她的脑海里曾无数次想象自己的人生景象,但她一直没能以静静的心态去思考去得到一种能令她较为满意的答案。树的问题令她很快陷入了一种混淆的思绪里。

在一漪的骨子里,她其实是那种相当叛逆的人。她一直向往能在人生中掌握主动的角色,虽然她一直以来一直都处于被动的地位,但这并不能阻挡这样的想法在她的心中种植并渐渐枝繁叶茂。在一漪的内心深处,她渴望有一天她能在自己的生命中挥洒自如,人生对她来说应该是轻松的、惬意的。她之所以欣赏树,是因为在树的身上有种她渴望的气息,令她觉得亲切、温暖。那种感觉就好象是冬日的阳光洒在身上的感觉,有丝暖洋洋,有丝温馨。

面对树的眼睛,一漪觉得自己有种想要倾诉的感觉。那是一双多么清澈的眼睛,明亮坦白如孩子的童真。二十岁的大男孩居然还有一双孩子般的眼睛?一漪开始陷入一种她还觉察不到的漩窝里,她不知道这个漩窝已开始把她旋进了一个她内心深处曾经幻想过但却从未经历过的世界。

那天晚上,一漪向树说了许多和多年好友都不曾说过的话,和树聊得很投机,仿佛俩人已认识了许多年似的。他们的谈话是那么的相契,他们的想法是那么出奇地相似,这令两人的心里都不约而同地生出一种相见恨晚、相知恨晚的心情。这样的心情在一漪十六岁的生命中第一次出现,并且是以这样一种颇为浪漫的方式。


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社王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最后登录
2017-4-6
注册时间
2003-4-8
发表于 2004-11-11 20:17:00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好像我看到了这个故事在眼前发生呢!因为你写得很真实呢!

快写完啊,我等着看呢!

还有哦,我想看骆驼的故事,或者冒泡泡的故事,你什么时候也写写啊~~~~


冰天雪地时,谁在悄然独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

听众

1569

积分

榕树精灵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09-7-24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1-12 08:17:00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冰冰的支持!我本以为我的写法老土,可能没人看呢!这是老早就写的稿子,但一直没有写完,也没定稿,因为心情一直在变嘛!不过,,你怎么会知道骆驼的事?是妹妹那个大嘴巴吧?!

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

听众

1569

积分

榕树精灵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09-7-24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1-12 10:32:00 |显示全部楼层

在没有分到文科班之前,树就已经认得一漪了。由于两个班只隔着一个楼梯口,走廊又大多是男生的天下,这便给了男生光明正大观察女生的特权。进出多了,树发现自己想不注意到一漪的存在是挺难的。

一漪个子相当高,一头帅气的短发,浓眉大眼,而最让人注目的是她脸上那健康的红晕以及一脸的灿烂笑容。一漪还是舞蹈队和篮球队队员,常常参加演出和比赛,当她穿着火红的风衣骑着28寸的自行车在校园里如一朵红云飘过时,总是让人能感觉得到她那快乐的心情。

一漪在大家的眼里是优秀的,是人人注目的焦点,自然树也不例外地会注意到她。当然,树只是有些羡慕她的快乐,在一漪身上,有着他一直渴望但却一直很难拥有的东西。他想知道,为什么她会有这么多的快乐和自信,为什么她看起来总是那么的开心。快乐,在他生命里的比重太少太少。

树的家乡在山区,那里有着最美丽的风景和最纯朴的亲情。可是,那里也有着最贫脊的土地。山路十八弯啊,这家乡的山路何止是十八弯?家里还有着不止是十八弯的藤藤蔓蔓。每次离家,树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因为远离了那么多期望的眼神,姑母的、母亲的,远离了那让他又爱又恨的土地。而每次回家,树的心总是被那象是混着城市烟囱和田野清草的味道笼罩着,弥漫不消,却又无法说得清。

树常常为这样的感觉感到深深的不安,仿佛自己在思想上已经背叛了家乡,背弃了亲人似的。在他看似自傲的外表,其实骨子里是自卑的。因此,他自以为他与快乐无缘。

和一漪同班后,树才知道在每期校刊上都有新作的一漪就是她。这不诧是一个惊喜。树一直以为,一漪应该是那种长发飘飘、恬静温柔的女孩,因为她的文章大多流有似水的柔情和笼罩着一种淡淡的挥之不去的忧郁。树先是有些不置信的,但在每次的作文讲评课上,总会听到语文老师用他那优美的男中音朗读一漪的文章,他不得不相信了。

树并非是很另类的人,这个时候“新新人类”的名词尚未产生,但他知道在其他人的眼里,他大抵算得上是一个另类的人了。虽然他认真学习,成绩不差,遵守纪律,尊师爱友。但他真的有些不同,不同于那些整天埋头苦读的书呆。

他其实只是一个只想守着自己心情的人,不想太多人来分享他的感受,不论是幸福的还是痛苦的。那是他生命中的伤痛,不值得到处传说。

树知道,一漪已经开始注意起他来了。虽然她很少和他说话,可是树能感觉到她的目光时不时从他的左后侧轻轻地洒过来,象一地的月光。一地的月光?树不由得好笑,大概这样来形容一漪还是很恰当的。她一定是个好奇心很重的女孩。

渐渐的,树发现自己越来越熟悉一漪似的,知道她喜欢唱民歌,喜欢画炭笔画,喜欢大笑,旁若无人的那种。还知道她性格爽朗,不拘小节,个性直率,有自己的主见,喜欢我行我素,典型的做自己的事让别人说去吧。

日子在秋风起过之后,渐渐地冷了,期考的日子也越来越近了。

明天就是新年的第一天,校园里的气氛有了明显的变化,好象春的气息已经扑鼻而至,盎然春意就要来临了。

树的心情无所谓高兴与不高兴,这将至的盎然春意并不能给他带来一直渴望的温暖与幸福。家很远,而他居然不是很想家。冬天啊,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冷。

课外活动的时候,大多数同学都已跑回宿舍收拾收拾,打算回家过个舒服温暖的元旦。望着教室里仅剩的几个影子,树的心里不知为何又开始泛出苦涩。

一个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嗨,”一漪的笑容让树觉着有些暖,“你不回家过节吗?”

树望着一漪的笑容不由地也笑着说话:“快考试了,想好好复习复习。怎么,你有好建议?”

“今晚我们有一个迎新年烧烤会,你也参加吧?”

“ OK!This’a good idea !”树笑着扬了扬眉,他不知道,自己在一漪的跟前居然能用这么调侃的语气,居然能从内心深处感到有一丝感动,以及有一丝温暖,仿佛冬日里乍然窥到一丝阳光,才恍然明白冬天也一样是有太阳在照耀着。

而树更不知道的是,这一次邀请,居然让他的生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湖边的树丛里弥漫着水草的气息,篝火的火光映着一张张青春的脸,笑声、歌声此起彼伏。在这样的氛围里,树感到了年轻的无忧与快乐,虽然也许太短暂,但他决定不浪费这样的感觉。他加入到滔滔不绝诉说自己往事的行列,一时间成了众人的焦点。

在大家的笑声中,树听到一漪的笑声特别的清脆,透过火光,她的笑容就象一朵春天里刚刚绽开的蔷薇。树没意识到,自己正在无意识地坐近她。

渐渐的,树发现,坐在自己身边的一漪居然有着那么多快乐的理由:学会一首新歌,打赢一场比赛,读到或写出一篇好文章,甚至是为朋友庆祝生日时找到别致的生日礼物,都能让她感到快乐。而这些理由,常常是他不以为意或是刻意忽视的。

快乐是可以感染的吗?树从不认为。快乐是别人的就是别人的,怎么会感染到他呢?又不曾介入过别人的生活,如何知道别人的快乐就是自己的快乐?可是,在这一刻,他居然能感觉到一漪的快乐在真真实实地感染到他。

当一漪开始只和他聊他们的话题时,树并没有感到一丝丝的陌生和拘谨。对一漪,树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仿佛他们本是多年的老友久日不见,今日得以重逢似的。他们的思想是那么的接近,他们对事物的领悟是那么的相似。还有,她是那么地坦率,笑容明丽如春阳,眼睛是那么地清澈,没有一丝伪作,对他这个新识的朋友又是如此真诚。

一漪,就像是春天里刚刚吐芽的小苗,在他心里那块原本他以为是冻土的地方悄悄地扎了根。可他自己也不曾想过,这悄悄扎了根的小苗,有一日居然会在他刻意隐藏的情感下,长成一棵美丽的樱树,成了绽放在他记忆里永远绚丽的风景,无论春阳、夏雨,也无论秋风、冬雪。

仿佛,真正的爱情才刚刚降临。


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

听众

1569

积分

榕树精灵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09-7-24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1-12 10:34:00 |显示全部楼层
冰冰,教教我怎么调行间距,怎么和预览的较果不一样?

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3

主题

1

听众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6-9-11
注册时间
2003-4-28
发表于 2004-11-12 11:46:00 |显示全部楼层

好细腻的文笔哦。


窥天地之奥而达造化之极!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

听众

1569

积分

榕树精灵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09-7-24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1-12 13:49:00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是引用越色僚人在2004-11-12 11:46:52的发言:

好细腻的文笔哦。

谢谢!第一次写这样的文章,请多指点哦!


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6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社王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最后登录
2017-4-6
注册时间
2003-4-8
发表于 2004-11-13 13:38:00 |显示全部楼层
姐姐,不是行距问题,是字体问题.你在文档上将你写的所有文字全部转换成宋体,然后就用正常的5号字体,粘贴到这里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冰天雪地时,谁在悄然独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

听众

1569

积分

榕树精灵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09-7-24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4-11-17 01:29:00 |显示全部楼层

新年如约而至,一漪和树的接触也如那新吐芽的嫩叶,一天多似一天。

接触越多,一漪发现与树相似的地方也越来越多:性格爽朗、不拘小节、真诚直率、爱好文学、喜欢音乐……甚至,有时不用说话,都能想到对方的下一句话,都能想到对方在想些什么。相契的种子开始在两人的眼神交会中渐渐发芽了。

一漪知道自己不对劲了。虽然她与他相处时一直坦然自若,但她知道自己真的不对劲了。当她发现这个不在意料之中的事情时,离他们元旦之夜的倾心相谈不过才十多天。

一漪不敢想。也许只是知心的感觉而不是倾心的感觉,一漪在心里告诉自己。

他们依旧爽朗地聊天,兴致盎然地讨论报上的新闻,互挑对方文章的缺点,就一本新书交流自己的看法,互相调侃着对方的糗事……谁也不知道一漪的心事,因为一漪的笑容依然是那么的明朗,一如往昔。她的心事就象风筝,高高地挂在天上,只要不收短线绳,在地上你就远远地看不清它的表情。

日子就这样坦然而又轻盈地流过了,带着些快乐的芬芳悄悄萦绕在一漪日记里的每字每句。

三月天,班里组织去春游。

自行车大队在前面开着路,尚寒的春意被那飞扬在公路上的和着青春气息的歌声驱散到了树梢,渐渐隐入云端。一漪和树就跟在队伍的后面,不停地聊着,思绪象地上的车轮印子,不时平行,不时交叉。

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春风和煦。一漪的心情就像路边草地上的黄色小花般,开得热烈而暄闹。

这是一个小型水电站,特别的风景不多,就是满眼满眼的绿:绿山、绿树、绿水、碧空。水库的中央有一座小岛,岛上到处是大大小小的鹅卵石,颜色斑斓,别是一番景致。

河堤上长了一大片芦苇。一漪喜欢芦苇,她觉得芦苇是一种长得很自在但又带有一点点伤感的植物,有些适合她这段时间的心情。她爬上河堤摘芦苇。芦苇花笼着雪白雪白的细微的茸毛,叶子碧绿碧绿的,在风中轻轻地荡漾着它不为人知的快乐。

一阵悠扬的笛声从小岛渐渐婉转地飘升,像是春天青草的清香,蕴在春天的风里向一漪飘来,在一瞬间笼罩住了她的神思,竟给她一种飘忽的感觉。谁有这么好的笛艺?转身望去,竟是树在吹奏。那些优美的音符交织在那暖暖的阳光和柔柔的风中,就那么轻轻地网住了她的心,有一丝温暖有一丝惬意有一丝忧郁,让她忽然间感到有些无措。

暑假来了,树回了他的家乡。

一漪的相思才真正地开始,她才知道自己是多么地想念和树相处的日子。她不停地让自己忙着,写文章,画画,游泳,骑着自行车到乡下看风景。她想让这相思的心冷静,让这如潮的相思平淡如初。可是,到了开学的时候,她的心还是放在那里,一点也没有离开过,也不曾想离开过。

开学不久,是树的生日。一漪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选了一幅在暑假时画的画送给了树。画是翠竹蕉叶炭墨画,一漪花了一个星期时间才画成的,笔画细腻,形象逼真。树的惊喜虽是在意料中,但当一漪看到树那灿烂的笑容时,她的心竟象是被一团绚丽的云彩笼罩住了,已不知如何走出。

十一月,校运会,没有项目的下午可以自由活动。

一漪和树约着另两位要好的同学一起到学校后门的田地里做红薯窑。那是一漪第一次这么放开心情、真正能若无旁人地与树交流。

田野的风光其实并不美丽,十一月的天气,阳光虽然还是灿烂,但田里尽是一片灰黄。只有路边的桉树,笔直笔直地伫立着,风吹过细细的青叶,送来桉的清香,只添了些儿清爽的感觉。可是,在一漪看来,这一天的心情并不因这风景的萧条而有所消沉,反而因这风景反衬出她如阳光般灿烂的快乐。

其实,一漪并不记得那天和树说了什么,那天的日记里只有这么一句话:和树在田野里坐了近两个小时,谈了近两个小时,快乐。

一漪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从与树相处的快乐中走出了,但她仍将这段相契的感情紧紧地压抑着。这并不关乎树是否对她也有一样的感情,而是因为她知道她不能想这些。每天,面对日记本里七彩的页面,提起笔她甚至不敢写下这段心迹。她偷偷地藏着,放在心底里最柔软的地方,在没人打扰的夜里独自翻阅,象是独自欣赏自己最钟爱的花儿,最钟情的风景。虽然她不敢、不愿也不想写出,但每天的日记里,总有点点滴滴树的身影,那是用什么都抹不去的。

高三的时光是紧张的。一漪和树聊天的时间变少了,但两人之间并没有因此而变得生疏,久不久的聊天依然是那么的默契。但这样的默契已经不是一种隐藏在心里偷偷快乐的秘密了,班里的同学都看在眼里。但一漪很坦然,她觉得自己并没有做出什么不该做的事。

一天自习课,班主任把一漪叫到办公室。一段关心鼓励一漪要努力学习的话之后,班主任说,一漪,这段时间树的情绪不怎么稳定,你作为班长要好好注意和帮助他呀。班主任顿了顿又说,这段时间,树的信比较多,大多象是女孩子写的,快高考了,同为班干部,你有空说说他吧。一漪点头又点头,一点也不激动的走出了办公室。

虽然这并没有让一漪感到很意外,但她的心里却开始有了些微妙的变化。虽然和树仍然是谈笑风生,但她的心里开始有些介意那些寄给树的信。她很想问树,但她知道她没有任何理由和借口,就是好朋友,这也是很难开口的。

天气是越来越冷了,一漪的心好象抵御不住南方这挟了丝丝细雨而浸入骨髓的冷意,感觉那柔软的地方好象不时有些微的风儿吹过,有些儿凉凉的。


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1

听众

1569

积分

榕树精灵

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Rank: 9

最后登录
2009-7-24
注册时间
2004-9-7
发表于 2006-5-19 01:16:00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所全县最权威的高级中学,升学率居全县之首。学校里学生最大的天职当然就是学习,有意思的活动是少之又少,纵是有,也是布置得有些牵强,玩得并不畅快。对于树来说,这里只不过是一块上大学的跳板,高中生活只能是平淡得出奇。

可是,也许是老天爷的眷顾吧,现在,树居然开始感觉自己的高中生活有些意思了。

元旦过后,树和一漪的友谊快速的升华着。

树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竟会有一个人能和他这么的默契,知道他在想什么,知道他想要什么,仿佛她一直就住在他的心里似的。这确是一种奇妙的缘分。他与她相识并非已久,但一夜的倾谈竟能让他俩在短短的时间内如此相知。他从未知道她的世界,但他却在短短的时光流逝中了解了她几乎所有的心思与心绪。不用开口,不用笔谈,他就是知道她的心里藏着怎样缤纷的色彩。只需一个眼神,她竟能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这是怎样的感觉啊!这是十几年的生命中从未有过的,也是他从未预想过的。

树有时会想,如果一漪是个男孩,那他和一漪一定会象武侠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成为义结金兰的好兄弟吧,是那种可以完全信任、刎颈之交、同生共死的朋友。不过,他会真的希望一漪是个男孩吗?也许,她是个男孩会真的好一些吧!但是,一漪,如同她的名字,只是在他心中荡起一波涟漪,但微动的波纹却再也静止不下来。

其实树知道一漪心里的感觉,虽然一漪一直掩饰得很好,别人看着他们就如同兄弟一般。可是,树是极敏感的人,当一个女孩子总是用那么清澈的眼神望着自己,满脸不加修饰的甜美笑容,那还能是什么感觉呢?

树知道自己不能去想,因为他已没有立场去想。他一直告诫自己要用平和的心态小心维持这份特殊的友谊,因为他不想失去这份也许在佛前许了一千年的愿也不一定能等到的友谊。可是,一日接一日的见面,一日接一日的深谈,那双清澈无伪的眼睛已在不知不觉中日渐日深地印在了他的心里,越发让他深感无措。

难道,真正的春天才刚到来?树很想摈弃这样的想法,可那暖暖的风儿开始吹到了树的心里,心里的那棵樱树开始发出越来越多的花蕾,风景渐渐灿烂。

三月里的春游是令人难忘的,树一直记得那如画的风景,可爱的笑靥,如铃的笑声……快乐,在树的心中越积越多。站在小岛上,四周是一片令人心旷神怡的绿色。碧清的流水在潺潺作声,微波荡漾的水面映着几丝偶尔将影子投入水中的云彩,河岸上的小花开得正热闹,在这样的景致里,树不由得畅开心怀。更何况,还有一个与他如此相知的女孩,就在这如画的风景里怡然自得地欣赏美景,那么真切地流露出她的真性情。望着一漪在河堤上雀跃的身影,树不由露出一丝微笑。他拿出一支竹笛,轻轻地吹奏着,吹奏着心里的欢愉,吹奏着春的温暖。音符和着他的心绪,渐渐向她飘去。

日子就在渐暖的季节里携着快乐、温馨、感动走向炎热的夏天。

暑假并不好过。为了高考后是否继续升学,树和家里的关系僵持着,而姑母的固执、母亲的无奈、叔父们的不理解,让他几乎是晕着头过了一个暑假。而不好过的,也许还是因为没有一个人能象一漪那样地倾听他、理解他吧!

他思念她吗?每每到深夜,站在木阁楼的窗边,望着不远处朦朦胧胧的山影,呼吸着只有在此刻才能让内心的矛盾和苦痛趋于平静的清新的山里空气,树有时会暗暗地问自己。应该是思念的吧,要不她的笑容怎会总是在每天这难得的静谧时光中浮现在思绪的风中?

新学期开始了,日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匆忙,除了和一漪的相处,好象便不会有更快乐或更惊喜的事情发生了。可是,生活里总是会充满惊喜的,无论惊喜来临次数的多少。

那天早上,当树早早来到教室,教室里只有几个同学。一漪居然也早就到了,显然是在等他。

“生日快乐!”一漪笑着,一如既往地开朗,把手中的东西递给他。树有些愣住了,生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一漪的手上是一卷画卷,树以为,那该是一漪在精品屋里挑选的吧。可是,当他缓缓展开时,不由得被那黑白的画面深深感动了。细腻的笔画、流畅的诗意,这并不是一两天可以完成的画作。她并非艺术考生,但是却以极大的耐心和细密如织的情感一笔一笔地描画着。瞬时间,树好象听到一种来自内心的声音,仿佛内心有一种什么样的东西就那样鼓鼓涨涨的,好似要裂开似的;心里的花树,沐在久违的春风里,沐在久违的阳光里,一朵、一朵地慢慢绽放着,绽放出缕缕的花香,绽放着绚丽的色彩。

树笑了,他想,这也许是他这段时间以来笑得最为灿烂的笑容了吧!这真是一份令人温暖的礼物,这真是一个让人温暖的生日。

时间其实一直都是那么不紧不慢地在日子里穿梭,可是高三的时光却让人感觉它走的越来越快,越来越短。虽然和一漪在一起相处是令人温暖的事,但树不知为什么却觉得和一漪相处的时间仿佛越来越少,感觉属于他们的时间就要走到尽头,那些听她唱歌,与她快乐的相知时光就要在生命中划上句号。

树知道班主任找过一漪,也感觉到她的心不再象从前那般平静。他知道,有些事,总有一天要说的,想逃也逃不了。况且,他并不想瞒着她,虽然有些事情说得太明白了不一定是好事,但他真的不想瞒她。

周末,树约一漪在湖边的亭子里。

已是深秋,湖边的树丛里水气很重,寒月如水,渗入人心的剌骨的冷。

树望着眼前静静的湖水,轻轻地说,我有一个女朋友,是我初中的同学。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孩儿,在我最困难的时候给了我最大的帮助和理解,还有许多的温暖。这段时间我并不是因为她而苦恼,而是因为我的家庭。……

树在缓缓地述说着自己的情事时,内心的百般滋味已无法用平日的流畅文字来形容。老天真是喜欢捉弄他,在给了他一个永失父爱的童年后,居然还和他开了个玩笑,在他以为自己的爱情春天已繁花似锦时才发现其实春天才刚刚步入自己的心田。不知是他和女友相遇得太早,还是该说他和一漪的相遇来得太迟。

他边说边想象一漪听完后的反应,无论她是勃然大怒还是泪流满面或是痛斥他他都会忍受,不管怎样,虽然他与她之间并未说过爱与不爱的话,但他觉得自己这样的隐瞒对一漪来说有失公平。

树说话的时候,一漪没有象平日那样地应答或问话,只是静静地听着。

树看着一漪的眼睛。亭子里的灯光黯淡,她的眼睫毛在瞳子里洒下一片阴影。她的目光是静止的,定定地看着前面的一点,可树觉得她仿佛看到了自己的内心深处,仿佛她正在审视自己的内心。

听完树的说话,一漪沉静了几分钟。但出乎树的意料的是,几分钟后一漪没有树想象中的那些反应,而是与他一起分析他是否升学,如何与家人沟通,如何处理好与女友此时的关系。她的声音仍是那样的平静,语音是那样的清晰,她看他时的目光依然是那么的清朗与温柔。

树的心里此时的感动是无法言喻的。他知道,他和一漪之间有一种距离是再也说不清了,似远似近,又有些恍惚。那种感觉,象是秋天飘忽而过的清香,旋着轻盈的舞步,慢慢地舞进了彼此内心深处,渗透到了彼此的灵魂里。

天边的星子疏疏落落,月光斜斜地挂在湖畔的树丛顶上,夜风夹着冬叶从他们的头顶飞落,远处如丝的灯光穿过叶间,仿佛一只又一只色彩斑澜的蝴蝶在翩翩起舞。

第二天自习课,坐在树座位前的一漪转身递给正坐在身后的树一张小画,说,送给你。树接过那页小纸,纸上画的是一棵棕干的绿树,树的上方有一轮金黄色的太阳,阳光正四下洒照,穿透树叶间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光影。小纸的空白处有一漪的笔迹: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树静静地看着每一笔线条,脸上慢慢现出一个笑容。他心里的樱树在刹那间绽放了所有的花蕾,一种蕴着花香的感动,缓缓地在心里弥漫开,花香久久不散。


给你一棵树,种满希望和永远灿烂的阳光。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21-1-22 15:40 , Processed in 0.147309 second(s), 4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