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699|回复: 5

【现实小说】《我有病!!!》

[复制链接]

38

主题

4

听众

891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5-5-17
注册时间
2008-8-5
发表于 2013-2-27 01:38:46 |显示全部楼层

(一)病起。



一直害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很突然,突然得让我来不及思想准备。

我很清楚,事情既然发生了,后悔已经没用。

一个人一旦被认定是“脑子有病”,后果将非常可怕:被世人唾弃仅仅是开始,最难以接受的是“人道毁灭”的结局!

跟周边的人比起来,我曾经自认为很正常:有正常的工作,有正常的食欲,还有旺盛的性欲。。。如果说是因为长相,好像也不算非常的成立,因为我长得虽说没有达到俊俏的地步,但也不至于沦落被毁灭呀!你们看看,好好地看看,我没少长那个器官,对吧?顶多,是缺了一两根脑神经而已,问题不算很严重,对不对?而且,我坚决愿意接受哪怕是破开脑门之类的超级手术改造,还不行?

行不行,决定权已经不在于自己手里,这点我还能辩清楚。

记得三天前,跟着同伙去提案,我跟客户说:“你们公司不算很大,跟同行比,你们的不足之处也相当明显。。。”猛然地,我感觉到自己的脚尖传递出一阵剧痛,明显是同伴揣了一脚,妈的,窝里斗呢这是!在我视线模糊的刹那,我注意到客户方的每一张脸都憋着像一串串倒挂的猪肝!此时,我已经知道错了,因为咱们国人都很讲究面子至上,即使是一间又破又小的厂子,他们都希望被吹捧成比李嘉诚的“长实”还要大气,“超英赶美、傲视世界”是他们认为在起步阶段就应该达成的事情。用行话来概括是――“有了口气就会有底气,有了底气就会有牛气,有了牛气就会有霸气,有了霸气就有硬道理!”知道不?

那次跟客户的饭局,我没资格参加,我突然想起,类似的情景似曾发生过:记得多年前,我还是一家广告公司创作总监的时候,一名下属递来一句“每平方米仅售88888元”的广告词,我固执地认为:“仅”字用得欠妥,有待推敲,至少没有依据咱们的实际国情来创作。。。殊不知,那事件竟然是我被炒鱿鱼的唯一理由,被扣的定论是:“缺乏想象力!”

噢~~对了,有件事在本质上更类似些:有一次也是提案,客户打算花三万票票拍一条30秒胶片广告,我当场斩钉截铁地说:“不可能!哪有3万就可以拍胶片的!”之后,同伙指责我道:“钱是少了点,不过,客户能分辨出‘用胶片拍’和‘用磁带拍’之间的区别吗?签了合同收了款客户就立马变孙子,我们该怎么滴就怎么滴,哪怕就是在网上荡下几张图片飞一飞就算交货那又怎样?!TM的,有单不接,哼~真神了你!”从此,我得了一个封号,叫“神人”。

唉~~为什么总缺那么一根筋呢?

记得,两天前,我和一位德高望重的前辈一起操作一个影视专题项目。

前辈问我:“这条片子你打算花多少钱来干事?”

我经过认真核算之后,回答:“6万左右。”

前辈很惊讶:“6万?!”

我说:“要保证质量的话需要这个数。我打算请一个好一点的摄影师还用好一点的设备,演员想用。。。”

前辈几乎用开骂的语气责问:“15万的单子你竟然打算花掉6万?!那我们赚什么钱?!你。。。你。。。”

在我心目中,前辈一直是个温文尔雅的人,怎么现在突然发飙?难道,他也是一个贪婪无度的人?!

在我做预算之前,他明明一再交待:这片子一定要导好拍好,保质保量,否则会连累到他的面子。。。为什么现在一谈到钱,他就马上得健忘症呢?

前辈还没喘过气来,马上又补充了一句相当震撼的话:“你。。。你,是不是有病啊?!!”

他表达这句话时,内脏的原味跟着翻腾而出,全罩在我的脸上。

我被呛着了,不知是因为他的口气还是他的语气?

有病?!这两个字怎么。。。怎么突然和我有关了呢?

有病是指那些不正常的人,难道我不正常?

那一刻,前辈似乎已经对我彻底绝望,没有和我争辩下去的意思,也没那必要。

看着他极度深沉的样子,我知道,那项目已经和我无关了。


回到家里,郁闷一直保持着。

老婆正很认真地看着电视节目,是拉丁舞的决赛阶段。

她问:“你猜猜,是哪队赢?”

我为了回答她的问题,脑瓜子习惯性地认真起来,道:“黑色那一对吧~~嗯~~一般来说,比赛到了决赛阶段,评判的东西已经很挑剔。。。”

她:“哎呀~~你干嘛那么罗嗦?!按我说,是穿红色的那对赢!”

。。。。。。。

很不幸,红色那队被淘汰出局。

没有看到最后颁奖,她已经换频道,一边埋怨评委的职业道德出问题。

看得出来,她心情很不舒畅,估计需要我跟着指责评委的不是才肯饶过我。

不过,没等我发表议论,她已经又着迷于一个抄袭《非诚勿扰》的本地节目了。我向来讨厌有趣递减无聊递增之类的东西,而抄袭来的东西天生就有类似的属性,因为人要是有抄袭的勇气那就肯定缺乏超越的底气,要是真有能耐谁还去抄袭不是吗?但。。。可不可以抄得高明一点点?无聊当有趣我实在难以忍受!而且,明明已经是无聊透顶的节目了,还要插播N多的广告,那些广告明星不管男男女女老老少少个个都摆着差不多的姿势操着差不多的台词吼着差不多的分贝唠唠叨叨个不停实在比唐僧还要烦啊!!他们一个二个排着队用极度威严的语气轮番警告你要是不用他们产品后果将不堪设想直想让人叫MyGoy!不过,不管自己有多么的不爽,为了表示跟老婆是同一阵线的,或是为了刻意营造出一个和谐安定的假象,我必须跟着看下去。节目里,某个女孩被男孩们评论得一无是处——“没素养没品味没相貌太现实太故作。。。”,同是女人的老婆顿然义愤填胸,表现出极度愤慨,忽地站起来,辟头问我:“我是怎样一个女人?!”

我发现,节目里的那女孩在样子上跟老婆有几分神似,所以不好直接回答。

当我谨慎的时候,就无语,说多错多嘛。

不过有时候,沉默不是阻止侵略的好方法,反倒会激发对方追杀的欲望。

她激烈地摇晃我的肢体,有了刨根问底的决心:“到底怎么样嘛?啊?说啦~快点说啦~求求你说,实话实说,没关系的啦~~我保证不生气!”

我带点疑问,小心翼翼问:“真的不生气?”

她态度很坚决:“肯定不生气。”

我知道,家里的炸药包一般是在无聊的时候才可以点燃,现在不是无聊时刻,而是我需要安静或解脱的时段。所以,我再进一步小心翼翼地回答说:“嗯~~你嘛,当然比她好一点。”

她蹬地就暴跳如雷,吼:“只好一点?!干嘛不直接说我连她都不如?!”

我也来了点火,道:“说好不生气的,干嘛出尔反尔?!这样的德性真连她都不如!”

我又后悔了,单是话的内容已经很够份量,何况我吐字的时候还特加了两个分贝的音量!

我注意到她的反应。她已经做出了跟我决一死战的姿势,一种“你死我活”的压抑氛围已经笼罩了整个房间,我甚至想到“喉咙喷血的声音很好听”之类的电影对白。。。来吧~~反正,我现在超级不爽我还怕谁?!意外的是,她突然想通了什么,似乎认为我这种人不值得她怄气,转身奔向房间,随即嘭地关门,并发出一阵阵反反复复的反锁声――我知道,那声音是弄给我听的,暗示着她已经和我划清界线。

我不甘心地站到房门口,用道歉的语气商量:“我。。。是不是说得过火了?”

很不幸,她的火气并没有因此浇灭,并传出一阵很震撼我的话:“何止过分?!简直恶心!你,你怎能这样说话?!有谁这样说自己老婆的?!有病啊你!!!”

要是,外人说我有病,我可以解析说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过,要是内人也是这样说。。。

难道――

我果真有病??!!

不会吧~~

不会,绝对不会!

不过,要是不会,怎会这样?

对了,有没有病,不是自己说了算,就像一百个醉鬼至少有九十九个说自己没醉一样,最终还是群众的眼光才雪亮。。。但群众眼光雪亮的前提一旦成立,不也说明了自己有病?!

这一切,来得够突然的,呜呼~~

哀哉!



Ious ziuh siongs ngauz geyx, vangh yax aen myeenf zuf ndeu meiz naos goeng zaoh siongs ngauz gais zauj naos, ler baenz luemj yax ngaiz don aen haeng voz hoengs zauj bay ias beij gaen .在视频时代里,一个民族要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影视作品,就相当于被阉割了声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4

听众

891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5-5-17
注册时间
2008-8-5
发表于 2013-2-27 01:39:30 |显示全部楼层
  (二)   确诊
  毫无疑问,我今晚是睡沙发。
  今晚的氛围和以往不同,不仅仅是因为吵架之后造成的,还有一些我解析不清楚的东西,毕竟自己已经确定脑子有病。认定自己有病的人,心理作用会变得很怪异,反正,我此刻感觉到脑子比往常恍惚很多,比吃了安眠药更有飘忽感。比如:我总感觉墙上的那幅铜框画随时会掉下来,刚好砸在我的脚指上,等到我惨叫一声后,震撼了整栋楼,然后导致崩坍;崩坍之后,我刚好掉进地下一个原始古洞里,里面尽是蛇和冒着绿眼的不干净东西;就在闭上眼睛等死时,刚好一位性感无比的女妖及时出现并地把我解救出去;可是,没想到那女妖是以吸收男人精华为生,眼看我即将精尽人亡,恰好又看到黑白无常在散步,他们感谢女妖说“哎呀,这人早就该死,没想到送上门,好省事啊”之类的话。。。总之,危险正朝我扑面而来。到底是真还是幻?我已经分辨不出来。
  其实,要是能分辨得出真幻,我怎会称得上“有病”?
  或者,这世界根本就没有真,所有看到的东西都是幻,全部是由上帝或上帝的近亲创造出来的虚拟游戏场景,谁要当真谁有病!。。。停,停,停!想到哪去了这是?
  不过,有件事我还是当真了。我第六感很强烈地告诉我:危险离我很近。
  我该考虑如何逃过这一劫了:来的如果是黑白无常,那我就自行了断;如果是天打雷劈,那很好,没痛苦啊;如果是地震,没关系,就地埋葬不用花费血本钱,否则正常死亡买不起墓地还落个“死无葬身之地”岂不更悲凉?
  不过,万一,敲门进来的是人类呢?那就很惨。
  人类的智慧体现得最好的一面是:折磨的技能。
  自从有了人类历史之后,地球就从来不安宁,不过,人类更喜欢折磨同类,所以,与历史有关的书籍一直很丰富,有记不完的战争、压迫、坑杀、屠城、起义、镇压或勾心斗角,要是没有确立“折磨”的主题就无法写出真正的人类历史,科技和文明从来只是粉饰物,或是为了服务折磨主题才会产生进步,当然,折磨有时候也可以表达为统治与被统治,或领导与被领导。在现代,还可以表达为代表与被代表,和谐与被和谐。。。哎呀呀呀呀,又想到哪去了?
  来的该不会是人类吧?我怕。
  不过,怕也没用,该来的终究还会来。
  没有任何的抵抗或搏斗,我已经被完全控制。
  我觉得四肢无法动弹,估计是被打了麻醉。
  迷糊中,看到来的那些人类都穿着大白挂。其中一个大白挂伸出三个指头在我眼前晃动。
  考我呢~~这机会我一定要好好珍惜,只要回答正确,他们也许会网开一面。
  穿大白挂的一般都是专家,而专家一般都是好人,不是吗?
  我对这考题百分百地认真对待,努力挣扎想坐起来。毕竟,回答问题之前首先要表示对考官的尊重,这是礼貌。
  很果断地,大白挂们一拥而上,把我压得个严严实实。
  大白挂们的领导很及时地判断:“麻醉份量不够,加倍!”
  这一次,我确实看不清那个大白挂又伸出多少个指头,机会刚刚被自己的多此一举动作而破坏了,怪谁呢?
  没有把握的问题,我是拒绝回答的。
  大白挂的领导很慈祥地走到我跟前,用关爱的眼神注视了我好一会儿,像个牧师,用怜悯的语气念念有词:“我们的责任是为民除害,而你已经给社会构成了威胁。。。我这样说你有没有不同的意见?尽管提,我们有辨认是非的责任和义务,为了构造一个和谐的社会,我们将不负人民的重托、以高度的责任感来面对各种各样的挑战!我们的服务态度是‘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精神病患者,不过,也绝不会冤枉一个正常人’!我们的服务宗旨是‘大~爱~无~疆’!”
  听他的口气,很有征求我意见的意思,也就是人道地让我有个争辩的机会。
  不过很快,我又意识自己一厢情愿啦。
  难道,他不知道我体内富含着麻醉不能说话吗?也许,他真正需要的,仅仅是一个仪式而已,或是有意维护他那“爱心使者”的形象才不得不做出的秀场。
  对了,一个为民造福的机构,要是让人家怀疑他缺乏爱心,那还得了?!
  所以,一般高收费的医院,打的广告语都与“爱心”有关,而最赚钱的科室或主治医师一般都有“造福全人类”的匾牌和光环,那是定律。其实,“爱心”早就被用得泛滥成灾,就像银行,明明强硬地把人列出贵贱摆出“歧视小款又能把我怎样”的姿态,不过,满街的银行都说自己的服务充满着爱心。还有,某些高尚小区明明写着“民工和狗不得入内”,但他们同样立出一个巨大无比的爱心牌坊。。。哎哟哟~~又跑题啦。
  大白挂的领导大手一挥,我就像炮弹一样射进像囚车般的白车里。
  大白挂们工作起来很认真,跟胸前绣的“安全第一”四个红字很班配,他们仔细地把我捆成五花大绑后才满意。听说,疯子比狮子还危险,所以我一点都不怪他们。
  整个过程下来,我总觉得似曾相识:记得小时候,老爸给我灌药时,他都习惯地征求我的意见,不过,不管我点头还是摇头,结局都千篇一律。要是,我偶尔表示反抗的话就很惨——挨揍是肯定的,而且,那些药汤将会从我的鼻孔里灌进去!
  所以,一路上,我很安静,没有给专家们添乱。
  回想过来,我添的乱子够多了,多一次和少一次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
  既然专家都已经认定我有病,那就真的有病。
  既然有病,就必须接受治疗,天经地义嘛。
  白车在穿梭这座我已熟悉很久的城市。一路上,很多同行的广告作品不断地在车窗前晃动,看到什么“大疆无界”“大象无形”“大城无墙”“大作不张”“大美不言”之类的广告词之后,我总会冒出“大言不惭”的下联。还有,一看到什么“奢华之美”“富贵尊崇”“高人一筹”“贵族身份”“豪强四方”“王者风范”“至尊享受”“傲视全球”“世界轴心”“黄金经纬”“鼎盛中华”“盛世东方”之类的东西就本能地条件反射:咱们明明不是生存在第三世界里吗?干嘛自我陶醉得如此洋洋自得?而且还要倡导奢靡是美德?就连养老都无法负担的国度也能掩耳盗铃称“盛世”?。。。哎呀,可怕啊,看来我病得还真不轻!
  当白车穿过了一道道铁门之后,我已经与世隔绝了。
  也好,就当从此六根清净。

Ious ziuh siongs ngauz geyx, vangh yax aen myeenf zuf ndeu meiz naos goeng zaoh siongs ngauz gais zauj naos, ler baenz luemj yax ngaiz don aen haeng voz hoengs zauj bay ias beij gaen .在视频时代里,一个民族要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影视作品,就相当于被阉割了声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4

听众

891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5-5-17
注册时间
2008-8-5
发表于 2013-2-27 01:39:58 |显示全部楼层
  (三)   复诊
  为了证明走进来的人都有病,医院发明了一个很专业的名词叫“复诊”。
  为了证明复诊的结论是多么可靠和权威,医院一般都在这环节上不惜成本,包括抽血抽尿验屎还有心电脑电辩色辩味又化学又物理的再加人工东打西敲又CT又透视再加连摸带捏的,最后送来一大堆能把上帝都弄晕的检验数据和收费细则,然后再组织一个专家研讨会以表现出他们高度严谨的工作态度。整套戏下来,没有人不感动也没人不信服的,最终结论当然由更高级别更老资格的专家来宣判,他们永远都重复那么一句对白:“幸亏你来得及时,否则。。。”于是,你和你的家人都跪拜在地尊称他华佗再世,在涕流满面地感恩戴德同时,还心甘情愿且源源不断地掏钱吧!
  我到的不是普通医院,所以过程也没那么普通。除了经历大家曾经经历过的以外,还有一些特别的程序等着我,比如说智力测试。
  测试我的还是那个大白挂,就是嘴边有颗痣的那个。
  那人的言行举止相当怪异,比如,他习惯用圆珠笔捅进鼻孔里整理鼻毛,还有就是说话的同时很自然地给自己的阴部瘙痒,不过最令我看不过眼的是,他把捅进鼻孔的笔帽自然地含到嘴里,而且还有添一添尝一尝的意向!
  要是在以前,我肯定骂他神经病!
  不过现在,有病的人不是他,是我。
  有痣给我的第一考题是:“还记得小时候的事情吗?”
  可以选择的答案有:“A、记得一点点;B、记得一点;C、记得多一点;D、记得再多一点;E、忘了。”
  我想了想,就勾了B。
  有痣皱着眉头看着我,表情相当不满意,道:“记得一点?不可能吧?”
  为了证明我还有记忆力,我告诉了他关于我小时候的事:那年我还很小,老爸抱着我蹲在大门外,一位知青走过,竟然本能地停下脚步盯着我看,然后给我爸泄露出了我的未来天机――“哎呀,这孩子不得了,30岁之后肯定就神了!”我爸当时解析给我的答案是:我将来会是一个神棍,装神弄鬼不一定比国家干部待遇差。不过,我现在才知道我爸当时彻底地理解错了——“神”不一定是指神明,也可以说是神经病!
  听了我的表达,有痣的态度更加不满:“看来~~你不是很严重啊?”
  废话,要是真严重了我还会勾选答案吗?
  为了进一步证明我病得并不严重,我还根据刚才的事情发表了自己的观点:“那个知青长得尖嘴猴腮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人。。。”那些是我的心里话,谁叫那知青天生长着乌鸦嘴呢?
  没想到,有痣突然来了劲,追问:“你刚才说什么来的?再说一遍!”
  我有点迟疑,但还是重复刚才的话:“那知青长得尖嘴猴腮。。。”
  有痣立刻打断我的话:“下一句,下一句。”
  我:“我说,他不像个好人。”
  有痣似乎找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脸上呈现出了光彩,他在本子上唰唰疾书后,抬头问我:“我的第二个考题是,你认为你是一个好人吗?你只需回答是或者不是。”
  我几乎没有考虑,回答:“是。”
  有痣对我的答案相当满意,自言自语说:“所以说嘛~~不同的病人就必须有不同的考卷,否则很难对症下药,唉~~我说了多少次他们就是不听!”
  事实上,我已经有点糊涂了。
  我试探:“我。。。刚才那答案,说明我严重还是不严重啊?”
  有痣:“那当然严重啦~~还用说吗?”
  我再问:“好人和有病,之间有关联吗?”
  有痣:“不是有关联,而是等于的关系!我首先这样纠正你的表达;第二,自称好人的人,实际上是一种病态,而且不是一般的病态,严格来说是属于神经病范畴,也可是说是一种比瘟疫还可怕的神经病!临床表现是:1、他们无法适应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没有现代意识,或与现代主流观念格格不入,完全缺乏正常的沟通能力从而丧失社会竞争力,无论是事业或爱情都是个彻头彻底的失败者!2、他们凡事都想知道真相所以经常郁郁寡欢,遇事就有抵触心理,整天怨天尤人同时他们往往又用‘好人’当挡箭牌,博取同情,一心想破坏现有的社会秩序!3、可怕的是,他们还会联合起来辱骂社会,完全阻碍了社会文明的发展与进步,简直是民族复兴的绊脚石!4、最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好人眼里容不下沙子,反应敏感所以极端,然后演变成暴力倾向,是目前“稳定压倒一切”国策的最大安全隐患!从这个角度来讲,好人祸害的危险程度,绝对是比变态杀人狂魔还更加可怕!综合以上几点,我们完全有理由全面杜绝好人的存在,那就是我们精神病研究中心至高责任的核心意义所在!”
  专家不愧是专家,他们一旦大义凛然起来,就可以感受到铮铮铁骨的那一面。
  我明白了,原来自己的病因是如此。
  他所说的临床表现,我好像全犯!我真正地心服口服,已经没必要再去怀疑自己有没病的问题了。
  我再试探:“那――像我这样的病人,还有得救吗?”
  有痣回答非常果断:“有!当然有!我们对付好人太有经验了,不仅有了正确的治疗方针,而且还制定了一整套行之有效的步骤和方法,根据不完全统计,我们医院对好人改造的成功率几乎达到百分百!!”
  那就是说,我肯定有救?看来结局并没有像当初想象的那么恐怖,说不定,我还获得脱胎换骨的机会,从此在社会上游刃有余步步高升钱途无量呢!
  有痣:“不过――”
  我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要开条件啦。
  一般来说,医生讲条件的思路都是:不厌其烦地说病人的配合将会对病情有多重要多重要,但事实上,真正能配合医生的不是病人,而是病人的口袋――不就是钱的问题嘛。
那么,有痣开出的是怎样一个条件呢?

Ious ziuh siongs ngauz geyx, vangh yax aen myeenf zuf ndeu meiz naos goeng zaoh siongs ngauz gais zauj naos, ler baenz luemj yax ngaiz don aen haeng voz hoengs zauj bay ias beij gaen .在视频时代里,一个民族要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影视作品,就相当于被阉割了声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8

主题

4

听众

891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5-5-17
注册时间
2008-8-5
发表于 2013-2-27 01:40:20 |显示全部楼层
  (四)   改造
      (未完待续…呵呵,其实是没时间写。。。等那天闲情再犯时,再说。)

Ious ziuh siongs ngauz geyx, vangh yax aen myeenf zuf ndeu meiz naos goeng zaoh siongs ngauz gais zauj naos, ler baenz luemj yax ngaiz don aen haeng voz hoengs zauj bay ias beij gaen .在视频时代里,一个民族要是没有属于自己的影视作品,就相当于被阉割了声带。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9

主题

1

听众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6-10-14
注册时间
2006-8-28
发表于 2013-2-27 16:46:11 |显示全部楼层
鼓励贝侬。题材很有意思。

热爱祖国,热爱壮族! 团结民主,自强自立! 坚强勇敢,尚文尚武! 沉稳求实,积极上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0

主题

3

听众

8041

积分

九头龙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9-1-23
注册时间
2008-7-21
发表于 2013-2-27 21:05:55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你自己的文章吗?
看了真的毛骨悚然啊,按照你这种说法,未来那么一天我们这些“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不是很有可能“被精神病”吗?
我好怕怕重蹈犹太人的覆辙啊?
我们没有自己的新闻媒体,未来哪一天,人家真的给我们“被精神病”那就真的玩完了。

所以比侬,以后说话还是要小心点啊

作为一个民族,不能要别人施舍而生存, 一切都必须得靠自己争取,即使是死亡也在所不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11-20 14:53 , Processed in 0.137892 second(s), 4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