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506|回复: 12

新越绝书之5:荒冢中的英雄

[复制链接]

53

主题

1

听众

3623

积分

铜鼓精灵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最后登录
2014-5-28
注册时间
2008-12-4
发表于 2012-3-17 09:18:00 |显示全部楼层

新越绝书之5荒冢中的英雄

                               _____梁越

我的朋友老农,平果人氏。早年仕途得意,二十多岁就官居正科,当年甚是风光,但怎么也未料到的是,此后在桂西各县当官转了一圈,又转回平果,竟然县长、书记,县人大主任……在县处级岗位上辗转跋涉了几十年。眼看到退休了,上面也只给了他个调研员。要说能力,老农到哪里工作都很出色,競競业业,官居县处级十几二十年,照常理,上面在他要退休时怎么也给个厅官照顾一下,可是没有。其实,很多人都明白,老农是让痴迷本民族文化把仕途给耽误了。在那坡当县委书记,老农让那里的“黑衣壮”闻名全国,回到平果工作,又把平果的嘹歌文化挖掘了出来,让壮家的嘹歌唱到首府南宁,唱到北京央视,一直唱到音乐之都维也纳的金色大厅。仕途既然如此,心中痴迷的烈火仍熊熊燃烧,老农自从去年开始,干脆把自己的名片印成: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壮族嘹歌传承人,下栏只有电话和QQ号。所有的官衔、办公场所、固定电话统统不要。

老农的官帽是正县级,在市里或首府也许是平常,但在一个县里,其地位居数十万平头百姓和数千干部之上,其资历和权威堪称唯一。于是还有个全县干部群众赠送的外号——“农大”。老农南人北相,圆脸、魁梧,头略秃,全身上下散发着强悍的气息,精力过人。尤以一双智慧犀利的眼睛让人过目难忘,让人觉得:这是一个能成事的人!

三年前的初夏,右江河谷的木棉花开正红,我到田阳刚参加了珠江流域土人族群的人文始祖布洛陀祭祀大典,在田阳的宾馆里突然接到电话,传来老农极度夹土的汉语普通话,约我明天从田阳赶到平果县某某路口,他要带我考察一处地方。桂西一带,右江横贯其间,红土层层叠叠,石山耸立,风土殊异,常有惊世骇俗不易见到的物事,我不暇思索,答应去。

从高速公路下来,拐入县乡村道,朝如黛群山深处奔去。一个多小时后,在约定的时间约定的路口,看到停着一辆平果县当地最独一无二的座驾:外型狂野,轮子粗大的越野车!老农笑眯眯地站在车前,将我一把拉入他的车内。这里阵雨刚过,越野车唰唰直往更荒僻、更简陋的乡间小路开去。在一个仅有数十户人家的小村落村口,泥泞把前头的乡村卡车、拖拉机的轮子陷得死死的,我们的车过不去。几经折腾,方能通过。穿过村尾,群山瘦劲嶙峋,如士兵般紧紧锁住前方,再也无路可行。陪同老农一起下乡的文化局长、司机等人走在前头,我和老农紧随其后,一行人在泥泞中、在高过腰身的茅草中跌跌撞撞,又穿走在一片茂密的视线被重重遮蔽的甘蔗林中,锋利的叶子划破了裤腿和手掌,上坎下坎,跨沟走埂,几个人终于扑撞到了一处古墓前。这个地方虽极隐蔽,古墓、石碑、案台却散发着无形的气势,待近前定睛一看,我瞬间呆住了!任凭汗滴从额头上溅落,四周静得没有一丝声响,抬眼望四周,山势峥嵘,荒草遮蔽,回身看老农,老农则一副泥菩萨似的若无其事的样子,他的眼睛里的神情十分镇定。这个古墓的主人居然是名震明史的嘉靖年间牵动四省、历时两年的思田之乱中的桂西土民大首领——王受的墓!

王受,平果县当地土民,在当时的思恩府里当个土目,就是思恩府中由土民们推举出来管事的普通干部,类似当今村民自治中推选出来的村官,不在大明帝国在册官员之列。

自田州土司岑猛被官军逼死后,此事件之冤,明军之残暴,使桂西一带瞬间陷入沸反盈天境地,是王受挺身而出,与岑猛旧属卢苏率七万土民义军与四省明军对峙整整两年。思田之乱,前期的思恩府土司岑浚被十万八千明军围剿,以岑浚自杀,思恩府改土归流结束;后期,以岑猛被大明贪吏及明军进逼冤死为导火索,大明帝国在遥远的南方边疆更换了三任两广总督才得以解决。在这一惊天大事件中,王受无疑是土民中的大英雄!

墓虽简陋,却也碑石方正,碑文却很耐人寻味了。大意是说:王受在思田之乱中是被胁迫加入叛军的,后来在明军大兵压境下,果然起到了内应作用,为平息此乱作出了贡献,后来还被朝廷封赏为一方土司,云云。在事件平息后的当时的社会环境下,这样的碑文无疑在政治上是正确的,尽管它已非事实。王受当年率七万多举着锄头、扁担和木棍的土民们为公平、正义而抗争的时候,他是何等英雄,是一头愤怒的战象。但当他死去时,已是受朝廷封赏下的一方小土司,是体制内的受益者,只能变成一头驯牛。

尽管这里四周荒草高过腰身,仍有一股英雄气回荡盘旋其间,我们几个人恭恭敬敬地在墓前点香、倒酒祭拜后离去。

老农仍旧不动声色,越野车奔驰着,狂野地又把我送到右江码头,拽我上船,让船划到河岸绝壁中半淹半露的阳明洞前临水绝壁的王守仁真迹处。

在这里所引起的震惊虽不如瞬间看到王受墓对内心的强烈冲击,但看到在中国史上如雷贯耳的王守仁真迹竟是写在绝壁之上,江水半没,兼之江风凌厉,内心悸动仍是如潮涌动。字迹下部在水中时露时出,笔劲如雷,仍感到数百年前此地此江之汹涌澎湃。后来,在县博物馆查到王守仁题字全文:

嘉靖丙戌夏,官兵伐田。随兴思恩,相比复煽。集军四省,汹汹连年。于时皇帝忧悯元元,容有无辜而死者乎?乃命新建伯臣王守仁,曷往视师。其以德绥,勿以兵处。乃班师撤旅,信义大宣。诸夷感慕,旬日之间,自缚来归者七万一千。悉放之还农,两省以安。昔有苗徂征,七旬未格。今未期月,而蛮夷率众从之,斯来速于邮传,舞干之化,何以加焉?爰告思田,毋忘帝德,爰勒山石,昭此赫赫。文武圣神,率土之滨。心有血气,莫不尊亲。

                              嘉靖戌子季春  
  
臣守仁稽首拜书

   

作为名震后世的大明文武奇才,百战百胜的军事家,开创心学为一代宗师的王守仁(即王阳明)先生对他所平息的思田之乱,经他之笔勾勒在江边的文字还是经得起后人拷问的。他首先承认,以王受、卢苏率众而起的这场惊天乱事,起因是“官兵伐田”。题字中真实描述了自己不加兵戈,以抚为主的策略,取得了让“诸夷感慕”的圆满结局。

                            

约摸过了一年,得知我又回广西,老农邀请我再次来到平果。

这次老农直接把我拉往旧城镇的八峰山下。这里是明代的思恩府城旧址。远远望见八峰山如一堵长墙横亘在前方数里处,还未来得惊叹,老农一挥手,越野车嘎然则止,停在路边一个桀然兀立的石山断崖旁。冷不丁一抬眼,两个近1多高的大字于半崖上森然突现:“悦服”。

老农说,这是思恩府第一任土司知府岑瑛的手迹。赫红色的两个大字好像在滴血,看不到心悦诚服的舒适感。思恩府土司政权,开创于第一代岑瑛,终结于第三代岑浚,历80载。而岑瑛的孙子岑浚被十万八千明军团团围困攻打了三个月,最后退入八峰山上,以惨烈自杀了断。沿着就在这个刻着岑瑛手迹“悦服”石崖的前方,不过二三里,望见八峰山生生截去了半个天空,可见险峻之极。在半山腰,还留存当年岑浚率兵与明军攻防战的工事——残墙断垒。一边看着,老农不胜感慨,不停念叨着,十万八千明军,打了三个月呀,嘘吁不已。

这段历史,我在明史上查到了。大概的意思是:弘治十七年(1504)四月,思恩府土司岑浚侵掠田州,死伤无数。大明帝国的兵部建议皇帝调两广及湖广兵进剿岑浚。第二年六月,两广总督潘蕃率两广及湖广官军、土军十万八千余人,与总兵官毛锐、监军太监韦经分六路征讨思恩府,岑浚自杀。明军杀思恩府土兵土民四千七百九十人。从此,思恩府改为流官治理。

从八峰山下来,老农的越野车拉着我一路穿越乡间尘土,又驰到一处荒野中的墓园。这里气派多了,还立了文物保护的牌子。华表、石人、石马俱全,是典型的明代建筑风格,是岑瑛的墓地。外围有陪葬的,据说,死于明军镇压的岑浚的遗体也被偷偷葬到这些周边的陪葬墓中,具体是哪一个,已不可考。周围地形山势,风水绝佳,是一个非常考究的墓地。这和岑瑛官居大明二品官职有关。其孙岑浚是思恩府最后一任土司知府,败亡后,不久思恩府治衙门播迁,一段平果县境内的土司历史传奇终结。

思恩府衙最初是在旧城镇,即八峰山下。后来,岑瑛觉得那里面积狭小,不够气派,就奏准朝廷把府衙迁到乔利镇。他在思恩府境内题的字,除了“悦服”,还有“归顺”、“镇安”等等,处处显示对大明帝国的忠顺和畏服。岑瑛以对帝国的高度服从,年近八十岁还在率军配合帝国的军队镇压各地乱事,以其功勋获得了一方地域的自治权,思恩府也升为当时广西境内唯一的军民府,自己也得到了正二品都指挥使的高衔。其实,其孙岑浚对朝廷也未尝不敬,只不过是出兵袭击了另一个世袭壮族土司田州府,没想到的是,迅速遭到十万八千帝国军队大兵压境,被迫自杀身亡。此为明史上思田之乱的前期。仅仅过了二十多年,田州府又上演了类似的故事,田州土司岑猛出兵袭击了龙州和泗城府,明军八万立即大征岑猛,导致岑猛冤死,于是王受、卢苏率七万多土民反抗,掀起桂西“思田之乱”的最高潮。如果不是最后王守仁出面平息,其势蔓延南疆,不堪设想。

这里有几个疑问:起初岑浚为什么要袭击田州?岑浚的行为并非叛国,明军大举出兵镇压,是否公正?后来的岑猛为什么要袭击龙州、泗城,明军又一次不分青红皂出兵,合不合适?后世研究者渐渐厘清的事实是,至少思田之乱的后期乱事起因——岑猛出兵龙州、泗城,有他出头主持桂西各土司正义的因素,说白了,就是自治地区的内部事务。明军贸然大征岑猛,帝国的地方官吏、甚至堂皇威赫的两广总督的腐败贪暴也起了作用。而这些还只是表象,悲剧的根源只有一个,大明帝国上至皇帝,下至地方官吏对边疆少数民族的偏见,他们认为: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总督两广军务衙门的设置,不是针对国防,而是为了弹压岭南瑶壮之民而设。因此,不管是思恩府,还是田州府都不能太强盛,帝国的军队时刻要对它们削而弱之。说岑浚、岑猛擅自出兵攻伐相邻不过是个借口。明军毕竟是国家军队,出兵还得有个冠冕堂皇的理由,因此,不管是岑浚和岑猛,都必须背上“谋反”的罪名。

而写在堂而皇之的明代正史中的谋反被杀的罪臣岑浚和岑猛,都是朱元璋赞叹“广西岑黄二姓,500年忠孝传家”的岑氏嫡传后裔,家族世代率土民卫国守边,可远溯自唐宋,何来谋反叛国之意?

历史的真相是:这些个芨芨荒冢中,不管怎么个死法,人人铁骨铮铮,个个好汉英雄!

又过了一年多,老农拨通了我的电话,言语中透着激动,说他在就在北京,可来见面。说在平果,发现了中法战争中的英雄张世荣的墓。没有犹豫,我立即赶到宾馆和他见面。老农这几年把平果嘹歌文化的文章越做越大,这回是要把中央音乐学院的基地办到平果去。忙里忙外之余,也没忘记给我打电话告诉这个情况。

这回,我是主动要下去看看。到了平果,老农又亲自陪同,从县城一路狂驰,一到四塘镇入村,拐到一处佳城,果然气势不凡。墓前立一牌坊,上联是:“仗义挺身揭地雄风终垂范千古”,下联是:“急公豁命掀天浩气必流芳万年”。此联居然是当时大清帝国代理云贵总督的岑毓宝所撰,而且,贵为封疆大吏的岑毓宝为张世荣写完挽联后也自杀随之而去。

这位张公世荣的身后佳城,本也是一处荒冢,湮没多年,幸2008年其后裔重修墓地树碑,才有这般模样。

平果四塘土民张世荣,早年离家,浪迹桂西,先是劫富济贫占山为王,后来因激于大义,率山寨弟兄帮助西林地方团总岑毓英,两人结为异姓兄弟。再后来,就与岑家兄弟在云南平定回乱,直到跟随步步高升的岑家兄弟率清军驰骋在中法战争西线。当时,岑毓英所统军中有“刘二张三李七”以勇猛闻名。刘二就是大名鼎鼎的刘永福,张世荣字“三斡”,就是其中的“张三”。张世荣的勇猛,不亚于东线清军阵营中的陈勇烈陈嘉。张世荣在一次战役中传闻所部全军覆灭,西线清军最高统帅岑毓英感于结拜情义,写下“哭将无殊哭弟,仁民必更仁亲”的挽联,正在军中祭拜之际,张世荣奇迹般地率百战余生满身血迹的手下弟兄归营。

 翻开中法战史,西线陆路战事,可见张世荣率兵进击的叙述,可以说,他的名字是列入中法战史的。战后,因其作战功勋,被清帝钦赐“绰欢巴图鲁”,即满语“顶级勇士”的名号。不久,由游击升参将,死前的官衔是“二品花翎副将仲梁都督”。他的死,是极其悲壮的自杀,竟是为百日维新这一历史大事件而牺牲。他是一个实实在在的中国近代史上的英雄!

喝着老农端过来的酒,我心中感慨万千,无法言语。土民中的英雄,无论怎样名震中国史,就这样沉寂在荒冢之中,我们后人又有几个知道。右江水万古长流,时间就这样无始无终,一代一代人的生命逝去。而土民们的历史,不是由他们所写,荒草乱石之中,只能偶尔露峥嵘。

我问老农,有一天,在土民中传唱了千百年的嘹歌会死吗?

老农叹息,说,土语不死,嘹歌不死;土语死,嘹歌死!

这句话太沉重了,因为,谁都明白,土语正在我们的下一代逐渐死去。

嘹歌中最沉重的部分是《兵歌》,就是描述思田之乱的。

一对刚成婚不久的土民男女,男的就要被土司征兵去打仗。女人对战争深恶痛绝,劝阻丈夫不要出征。但无可奈何,小俩口害怕土司绑架杀头和被典田地的威胁,男人不得不伤心离别爱妻出征。夏秋之交,在深山峡谷中,双方激烈对阵搏杀,阴雨把战场的血水冲得四处流淌。男人被迫昧着良心冲杀,正打得昏天暗地之时,奉令罢兵缴械还乡。在回来的路上,男人无粮无饷,用身上衣帽换吃食、挖野菜活命,带着强烈的“杀人”的负罪感回到家乡,与离散多年的女人团聚。

老农在县里的地位,堪比当年的大土司,因此我们是在最高档的县城餐馆里喝酒。这里每晚都是酒池肉林,走廊过道里醉熏熏的官员、老板们身子晃动其间,酒桌上谈的不是发财,就是升官。土民占全县人口大多数,这些酒囊饭袋也大多是土民之后。祖先的记忆他们拼命抛弃,祖先的荣光他们不屑一顾,他们此生要做的,好像就是用刀子把自己身上的“土”的标记生生挖去。

不死的心灵和不朽的记忆只存在乡间。酒意之中,我的眼前浮现了曾在平果乡下看到土民们在田间地头唱嘹歌的情景:

(男)我名传到京,我姓传到府,进入花名簿,死也拉不出。

(女)你名传到京,你姓传到府,进入花名册,拉就拉得出。

(男)我名传到京,我姓传到府,进入花名簿,母牛拉不出。

(女):你名传到京,你姓传到府,进入花名簿,咱找银去赎。

(男):我名传到京,我姓传到府,你爸有银多,赎我尸首回。

…………

(男):今年什么年?乌鸦庭前叫,鸱鸺门前唤,看哪州将乱?

(女):今年什么年,乌鸦庭前叫,鸱鸺门前唤,没有哪州乱!

(男):今年什么年?铁价贵得很,寡妇也贩铁,眼看将大乱!

(女):今年什么年?铁价十分贵,寡妇不买铁,眼不见大乱!

(男):今年什么年?田里禾断节,官还猛催粮,世道怎不乱!

(女):今年什么年?田里禾断节,官恶劣似鬼,催民去打仗!

这是《兵歌》的其中片段。唱的就是岑浚、岑猛、王受、卢苏他们那个时代的离乱情景。如果追溯至北宋土民之王昆真之前,至少有一千多年的历史是这样的,只要土民稍有异动,帝国的镇压机器就迅速开动。一开动就血流成河。唐宋元明清,莫不如此。

我对老农述说的一件事感到悲凉至极,不久前某土民大官来到平果。老农和县官们热情陪同,当晚不失时机推出了土语土歌,大官说了句很好。老农不失时机备好纸墨,让大官题字。大概是酒壮了胆,大官欣然题“很好”,下面落了名字。没想到的是,大官第二天清晨酒醒,竟让秘书把题字又收回去。如果从秦军进入岭南算起,整整两千多年了,埋藏在土民土官心中的恐惧和阴影仍是如此巨大。

然而,历史真相不会永远被埋没。土民英雄们,不会永远隐于荒草之间。一个族群,只要心灵不死,就有恢复全部记忆的可能。当她恢复记忆,懂得如此去珍惜、崇拜自己的英雄、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文化的时候,她就获得了新生。

老农,大名农敏坚,是一千多年前曾经震撼岭南的土民之王——侬王昆真家族的后人。在中国历史上唯一能够称帝的昆真败于北宋名将狄青之后,节节抗击宋军,率余部西撤老挝、泰国,成为东南亚壮侗语族群中永远不死的英雄。留在原地的族中之人,为避免杀戳,原姓“侬”的,改为“农”或他姓。一手将桂西土民们千百年传承的嘹歌文化整理出来,并推向全世界,身上流淌着王族血统的老农是隐于土民常人中的文化英雄!

正是——

多少前朝事,如今化荒冢;土人心未死,白马啸江风!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2-3-17 16:32:02编辑过]

踩过的脚印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

主题

2

听众

7061

积分

东灵神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6-3-8
注册时间
2008-8-12
发表于 2012-3-18 23:27:00 |显示全部楼层
梁越老师的文章非常精彩,非常喜欢。

欢迎猛击我的博客:http://miongzrauz.blog.163.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6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7-4-9
注册时间
2004-4-19
发表于 2012-3-19 21:22:00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大汉子孙在2012-3-19 16:39:15的发言: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只有融入大汉,才有出路。

你是否认为现今应该融入美国才有出路,你的思想非常有钱途。


向布洛陀祈祷!!向侬智高致敬!!向傣僚勇士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63

积分

新来贝侬

Rank: 1

最后登录
2012-3-19
注册时间
2012-3-19
发表于 2012-3-19 16:39:00 |显示全部楼层
别做无谓的挣扎了,只有融入大汉,才有出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1

听众

697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9-8-21
注册时间
2008-8-24
发表于 2012-3-25 22:42:00 |显示全部楼层

百越人的生存文化底蕴不同于大汉民族,所以,大汉民族“同化”百越民族文化两千余年,结果只是融合而不是“征服”、“同化”。现代百越人的部份后代可能会主动忘记自己的文化,可能会主动学习大汉民族文化。但是,只能是“部份”而已。而且,当这一部份准备离开自己民族的后生们,在人类竞争进化的大潮中,他们早迟会发现国家利益高于意识形态利益,民族利益高于国家利益的残酷现实。当别人都在“复兴”自己的“民族文化”或者民族利益时,他们都会在“复兴”的浪潮中喝足各种各民族“施舍”的免费咸水。也只有到那时,他们才会自己主动去寻找自己根。二战前的犹太人不也是自信满满,“暢游世界”各国。如果没有二战的现实,他们还会需要他们自己“犹太”民族吗?想融入大汉民族的,就应鼓励他们去融入,全世界都一个民族多好,世界大同,和谐世界。去融入别人家庭的过程,也是民族文化比较的过程。不管那种民族文化,适者生存,优胜劣淘。现在,不管用什么方法改头换面,至少字面上还是不得不承认人类发展的方向是“共和文化”,中国要建立的还是“共和国”而不是什么“炎黄帝国”。在“共和”的道路上,不是那一个民族控制中国政权,那一个民族的文化就代表“共和”文化发展方向。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自鸦片战争以来,谁挨打的次数越多,谁就越没有资格代表“共和”文化的发展方向。180年前“复兴”就挨打,180年后居然“复兴”就不挨打?如果有这等好事,古巴比伦,古印度、古罗马不也是“复兴”喊了上千年,复兴的战旗飘扬了上千年,“复兴”战士的尸体堆得有山高,有谁“复兴”成功了?事物要发展,社会要前进,任何一个民族文化,只有与时即进,振兴自己的民族文化与民族意识,才是“人间之苍桑”正道。有些人一看到“优秀的日尔曼种族”的“复兴”大纛一飘起来,“复兴”的战歌一唱起来,就认为世界就要这样发展下去了。曾几何时,硝烟散去,世界依然是“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所以,振兴百越民族文化,是每个百越人义不容辞的责任!让“复兴”的最大限度的复兴去,让振兴的踏踏实实的振兴自己。终究世界上永远都没有什么救世主,要生存,只能靠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6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7-4-9
注册时间
2004-4-19
发表于 2012-3-17 12:45:00 |显示全部楼层

民族之魂!向你们致敬!


向布洛陀祈祷!!向侬智高致敬!!向傣僚勇士学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

主题

1

听众

2433

积分

樟树精灵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最后登录
2014-5-22
注册时间
2011-4-19
发表于 2012-3-17 12:04:00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

主题

1

听众

8708

积分

九头龙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9-9-29
注册时间
2008-1-30
发表于 2012-3-17 11:33:00 |显示全部楼层
老农,侬家之后,英雄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1

主题

2

听众

6738

积分

东灵神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5-7-24
注册时间
2004-12-9
发表于 2012-3-17 10:26:00 |显示全部楼层
Vahdoj dai,mboujgag fwenleux dai,Bouxcuengh baenzbaenz caemh dai liuxseuq!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2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热心贝侬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11-11
注册时间
2005-2-7
发表于 2012-3-18 14:53:00 |显示全部楼层
历史上,我们这样的民族,只要稍有点风吹草动,就会招来灭顶之灾!向农公致敬、学习!!!

王者站着死,奴者跪着生!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1

主题

5

听众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5-12-14
注册时间
2008-7-4
发表于 2012-4-2 14:20:00 |显示全部楼层
慢慢看梁越贝侬的文字,和历史进行对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4

主题

8

听众

5万

积分

花王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最后登录
2019-11-11
注册时间
2005-9-17
发表于 2012-7-15 10:51:00 |显示全部楼层
[em60][em60]

山歌不唱忧愁多,大路不走草成窝; 钢刀不磨生黄锈,胸膛不挺背要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4

主题

3

听众

1万

积分

社王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最后登录
2018-2-27
注册时间
2007-12-20
发表于 2012-7-26 09:45:00 |显示全部楼层
明清朝恨不得把所有的土司都归流,只是一下子找不到借口罢了。一但有借口,便不会放过。恨只恨当时各司之间独自为政,只要保住眼前即可,哪有什么远见,所以被各个击破,全都改土归流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11-13 02:42 , Processed in 0.158992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