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660|回复: 3

[他山之石]德国——欧洲的“世界工厂”?

[复制链接]

791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19-5-8
注册时间
2008-5-3
发表于 2011-3-5 20:45:00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 -- 欧洲的中国?

德国躲过经济危机一劫,却招来其他欧洲国家的非议,嫉妒,甚至算计,“欧洲的世界工厂”不是荣誉称号,而是东方威胁论的欧洲版。




链锯制造技术没什么大不了的,用传统的螺钉和螺母把塑料和金属零件固定起来而已。亚洲制造的链锯已经随处可见,但德国电动工具制造商Stihl仍能把它“德国制造”的链锯销往世界各地,而且最高端的型号能卖到市场上数一数二的高价。Stihl在德国的工厂虽然成本高,但86%的产品出口。透过Stihl模式的成功,我们可以看到德国经济复苏对欧洲乃至世界的影响,包括正面的和负面的。


4

Stihl是一个位于德国南部 斯图加特 的家族企业,虽然它可以选择把更多生产工序搬到低工资的亚洲和拉美,但管理者坚持自己制造相当一部分最先进的产品。与美国尽可能外包的做法不同,德国制造的链锯大约一半零件,从链条到曲轴, 都由Stihl自己的工厂制造,很多工厂位于德国境内。经济危机来袭时,Stihl没有像很多美国公司一样裁员,为了留下受过良好训练的人才,公司为全职工人提供到2015年的工作保证。Stihl甚至在经济低迷时雇了一批产品开发专业人才。所以,Stihl产品的高品质和高价格相辅相成,Stihl专业链锯在德国售价高达2300美元,保证了公司在德国的高工资环境中也能盈利。“美国公司并没有尽其所能把生产留在本国,”Stihl董事会主席Bertram Kendziora说。


Stihl是德国如何重振经济的优秀实例,对美国肯定也有点启发作用。德国制造业的骨干力量是星罗棋布的小规模家族企业,它们通常从事制造业中最“不性感”的部分,生产的不是IPhone或iPad,而是机械和重型装备,这些都是对技术和生产工艺要求相当高的传统工业部门。近年来,德国公司在有远见的政府改革支持下,把传统变成艺术,建立了发达国家中最有竞争力的工业领域。德国繁荣的出口就是明证,2010年出口增长达到其他发达国家可望不可及的18.5%。


得益于出口快速增长,德国比其他主要工业国家更快渡过了经济危机。2010年德国GDP增长3.6%,而美国只有2.9%。在美国和欧洲大部分国家失业率攀升到几十年来最高点时,德国失业率却在下降,据OECD统计,2007年到2010年,德国失业率从8.6%降到6.9%。“德国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竞争力,”瑞士IMD商学院的世界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Stéphane Garelli说。


德国的复苏扭转了它在欧洲的地位。不到十年前,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缓慢的经济增长使德国活像一个笨重的巨人。而更有冲力的邻国,如西班牙、英国和爱尔兰,都乘着全球金融狂潮实现了眩目的增长,它们嘲笑德国是古板的大叔,摆脱不了过时的社会主义积习,适应不了新世界。可是,经济危机证明它们是错的。西班牙、爱尔兰和其他欧元区曾经的亮点跌入了债务危机,成了过度消费和危险政策的受害者,稳定的德国改革体质卒之成为欧洲主要经济力量。


OECD数据显示,德国GDP增长在欧元区的比重从不到十年前的10%上升到2010年的60%。“我们从欧洲的病猫变成了老虎,”德国财政部政务次长Steffen Kampeter说。


不过,德国这只老虎也有狰狞的一面。相比德国制造商的出口能力,欧洲其他国家根本没有竞争力。德国约80%的贸易顺差来自和其他欧盟国家的交易。德国越成功,其他欧洲国家越觉得自己是牺牲品,欧元区在最脆弱的时候出现了裂隙。“大家都对德国不满,”位于布鲁塞尔的智库Bruegel的高级研究员Andre Sapir说,“德国自己往前冲,但它为欧洲其它国家做了点什么?”

  

欧洲的中国

在很多方面,德国在世界经济中的地位有点类似东亚。都是制造业巨擎,给世界带来好处的同时也带来不稳定因素。像东亚一样,德国出口产生了巨大的经常性收支盈余,而竞争力较弱的邻国,比如西班牙,却陷入赤字。


这些分歧是欧洲债务危机的核心。欧元区很多国家指责德国的出口型经济造成整个区域的经济低迷,逻辑类似华盛顿指责东亚阻碍美国经济复苏。一些经济学家担心,如果欧洲经济不能更好地平衡收支,整个区域可能卡在低增长的怪圈里,债务危机更难解决,整个货币联盟的未来也受到威胁。像华盛顿批评东亚一样,德国的欧盟伙伴认为柏林必须改变其经济模式,更有效地协助区域增长。欧盟的执行机构 - 欧盟委员会 – 呼吁德国和其他出口盈余国家刺激国内消费,帮助刺激整个欧盟的经济。法国财长Christine Lagarde抱怨说,德国应该为整个欧洲着想,发扬“同甘共苦”的精神,改革本国经济。


但柏林认为德国出口不仅对本国有利,对整个欧洲都有利。德国是地区供应商网络的中心,出口需要的零件和其他资源都依赖这些供应商。德国工厂出口越多,从邻国进口越多,刺激周边经济增长。Kempeter指出德国从欧元区其他国家的进口比出口增长更快,2010年增长率分别为16.7%和12.7%。“德国只有经济增长,而不是萎缩,才对欧盟和世界经济有好处,”他说。对德国来说,欧洲摆脱困境的办法不是逼迫德国减少出口,而是改革较弱的经济体,使它们更健康,更有竞争力。

  

德国模式

这是一个很强大的论点。当西班牙、爱尔兰和其他欧洲国家大肆举债,过度兴建房地产,拼命给自己加薪的时候,德国在专心治理经济。德国公司大量投资研发,缩减开销,工会合作使德国成为欧洲唯一自2005年起就不断减少用工成本的主要发达国家。德国制造是高品质的保证,比如宝马跑车和凯驰洁具(Karcher),消费者心甘情愿地为“德国制造”多付钱。所以德国能在与新兴经济竞争中占据优势,甚至从这些国家的快速增长中获益。德国2010年头10个月对东亚出口上升45%。实际上,除日本之外,德国是唯一出口在经济总量中占相当大比重的主要工业化国家。德国出口从2000年GDP的33%增长到2009年的41%。德国工业的成功或许有助于解决发达国家面临的最棘手的经济问题:怎样在与低成本的新兴国家竞争中取胜。“德国是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领路人,”慕尼黑的商务咨询师Bernd Venohr说。


德国企业和政策制定者一直在不断寻找新方法,保证工厂在经济危机时保持竞争力。德国政府出台了短期工作计划,通过政府补贴鼓励企业留住员工,避免了美国危机时的大规模裁员。2009年,超过140万工人从中获益。位于路德维希港的巴斯夫(BASF)公司的化学品车间里,工程师们夜以继日地工作,保证上百万美元的设备在生产缩减时维持正常运转。2008年末,短短100天时间里,一个车间里乙烯和其他化学品的需求从100%满负荷锐减到14%。冬天如果关闭超高温机械设备,管道就会冻住,造成昂贵的损失,工程师设置了一个复杂的循环程序让机器维持运转。闲置员工被安排新工作,公司没有裁掉一个宝贵的员工。巴斯夫总裁Bernhard Nick认为,公司在低谷时的明智决定为新一轮高峰做好了充分准备。“这不只是家人的感觉或者与人为善。我们哪怕是最普通的倒班员工都有极高的技术水平,怎么舍得裁掉他们,否则,失去了技术知识,想要东山再起的时候就麻烦了,”他说。


不当的危机管理


德国的成功鼓舞欧洲其他国家效仿柏林改革。法国总统萨科齐顶着抗议者的压力,去年把退休年龄推后两年,这是德国2007年的做法。六月,西班牙总理José Luis Rodríguez Zapatero敦促议会通过了一项效仿德国的劳工改革法案,旨在降低居高不下的失业率。但赶上德国没那么容易。因为德国和周边国家统一使用欧元,弱小经济体不能使用重振竞争力最简单的工具 – 贬值本国货币(这是美国降低对东亚贸易逆差的办法),它们只能压缩工资和成本。


德国对欧元区的态度是,弱国必须变强。这种态度在它对欧洲债务危机的反应中处处体现。利用其对欧盟事务的实际否决权,柏林推动迟迟不动的欧元区国家采取痛苦的改革,重建投资者信心。作为回报,德国向欧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去年五月创建的1万亿美元援助基金注资。由于接受援助基金的国家必须采取削减预算等一系列紧缩政策,德国和欧洲其他国家的对立更深了。德国“视南欧为负担”,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马德里负责人José Ignacio Torreblanca说,“他们觉得解决自己的问题就好,整个体系就有自我修复功能。”


很多经济学家认为,要解决债务危机不仅需要紧急援助基金,还需要更紧密地经济同盟。但德国总理默克尔一直抗拒,甚至拒绝为解决欧元区问题让德国作更大牺牲的建议,比如最近关于各国政府联合发行欧元债券的建议。当然,默克尔的决定被德国选民影响,德国选民不想看到自己交的税被用在一贯奢侈浪费的邻国身上。但一些欧洲国家坚信德国总理把私利放在整个欧洲的需要之上。卢森堡总理Jean-Claude Juncker最近指责德国“太不欧洲”。


寻找平衡


柏林对诸如此类批评有些不安。“我们认为欧元区是一个维护地区和平自由的组织,不单是个经济工具,”Kampeter说。“我们会尽可能稳定这个工具。”但柏林要做的不止这些。德国问题的答案与东亚问题的答案有点类似:都需要重新寻找平衡,寻找新的国内经济增长点,防止打破全球经济平衡。
 对德国来说,这意味着帮助Luka Rajkovic 这样的东欧工人。49岁的Luka Rajkovic在西门子位于柏林的电力设备工厂生产线上工作了25年。由于担心他的工作可能被搬到工资更低的亚洲,Rajkovic和他的同事宁愿接受了较少的涨工资,来换取工作保障。去年底,西门子将工人工作保障延长到了2013年。可是公司省钱,苦了工人,Rajkovic有两个女儿,他现在必须推迟奢侈品购买,只买减价货。“我可不愿意现在赚多一点,两年后失业,”他说。


整个德国中产阶层都在做这种选择,所以,德国并没有从出口繁荣中获得应得的好处。德国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员Markus Grabka估计,德国中产者的可支配收入过去十年内没有任何增加。大约1/5的劳动人口被迫从是没有保障的低收入工作,每月只赚可怜的550美元。讽刺的是,灵活性带来的低劳动力成本一方面刺激了德国出口,另一方面给中产者造成压力,情况与美国类似。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是,放松对内向型行业的严格监管,尤其是服务业,比如教育和零售业,这些行业比制造业效率低。放开这些行业能带来更多高收入工作,刺激德国民众的消费能力,缓解对出口的依赖。“虽然有出口这只下金蛋的鹅,但国家经济不能全指望它,”位于纽约的美国经济咨商会(Conference Board)首席经济学家Bart van Ark说。


柏林对这一点非常清醒。“我们知道改革不只是一个十年的项目,而是持续不断的挑战,”Kampeter说。更加平衡的德国,会把本国经济对世界的负面影响最小化,正面影响最大化。比如,美国能卖给德国公司和消费者更多产品。但是,德国如果想让经济奇迹有真正的持久性,改革精神需要延伸到国界之外。如果欧洲完整统一,德国可以同邻国一起繁荣,而不是一支独秀,这需要柏林接受整个欧元区的改革,并发挥自己的应有的作用。如果欧洲各国领导人愿意把握机会,更加强壮的德国有可能引导欧洲走出危机。“他们能推动实现共赢的未来,”Torreblanca说,“问题是他们不愿意带头。”如果德国能改变,德国会受益,欧洲,甚至世界都会受益。

  

(本文观点不代表译者观点)

  

原文:How Germany Became the China of Europe

作者:Michael Schuman / Stuttgart Monday

http://www.time.com/time/magazine/article/0,9171,2053595,00.html






踩过的脚印
[size=3]vot vot vot[/size]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0

听众

2829

积分

樟树精灵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最后登录
2015-11-25
注册时间
2010-5-30
发表于 2011-3-5 22:48:00 |显示全部楼层
以前算是赞誉,现在恐怕是个悲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热心贝侬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4-12
注册时间
2004-4-18
发表于 2011-3-6 22:40:00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很赞赏德国的职业教育体系和制造业上的强大竞争力。仔细看完文章,觉得德国以出口为导向而忽视服务业和内需的做法似是不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1

主题

1

听众

1487

积分

枫树精灵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最后登录
2015-5-24
注册时间
2011-4-9
发表于 2011-4-10 18:17:00 |显示全部楼层
蛮佩服德意志日耳曼民族!喜欢德甲!德国的很多东西是值得我们学习!

菩提心活著就是修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21-1-18 05:48 , Processed in 0.206255 second(s), 4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