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270|回复: 2

品偿春天

[复制链接]

8

主题

1

听众

908

积分

山精灵

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Rank: 6

最后登录
2014-10-26
注册时间
2009-6-14
发表于 2009-7-18 22:26:00 |显示全部楼层

                            品偿春天

    

    春天的脚步是悄悄的,有如玩那蒙眼游戏的戏童,从背后轻轻地走来,不知不觉中,嫩黄的小草叶,俏俏钻出枯草垫子;羞涩的桃花,慢慢打开粗糙冬衣。但由于经过一个严冬的企盼,春天的脚步再轻,也能给我特殊的感觉,我又可以品偿春天了。

    春天能品偿?没听说过吧。通常人们只说欣赏春天、感受春天的。眼睛看那红肥黄瘦,耳朵听那燕昵蛙鸣,鼻子闻那草香花馨,就是那全身的皮肤也在感觉那春日的风和雨细。在人的五官中,就是那张嘴不知如何去品偿,是酸还是甜,是苦还是辣?别笑,我对春天的认识就是用嘴巴品出来的。

    我九岁那年,正是我国三年困难时期。姨姆领着我和四个弟弟从县城搬到了偏僻的农村。父亲被划成右派,去了劳改农埸,母亲也下放到农村,在几个村轮流工作,和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没有个固定地点,不能带着我们。而把我们丢在县城又不放心。只好在就近的一个村子,租所破房子安置我们。每隔几天回来安排我们的生活。

    姨姆是我家的保姆,我们在县委住时她就到来了,我家遭难后,她看到我们五个男孩,大的不满十岁,小的还不到三岁,象鸟窝里喳喳吵着要吃的小鸟,她没有走,也不提钱,她知道我们已付不起工钱,全家七口人的生活费就只有母亲每月的四十多元工资,她就自愿加入“黑五类”,和我们一起吃苦受难。

    听不少人说过,没有经过上世纪那三年困难时期,就不懂得什么叫饿。那年月的人哪,整天想的是那里能找到吃的,把能不能吃作为对陌生物品的第一个判断。我们是在冬天搬到农村的。每月虽然有很少的定粮供应,但多是霉玉米,烂红茹。吃了直烧心,还吃不饱。

    60年的春天来了,远处山岭披上了浅浅的绿装。为了能填饱我们几个小男子汉的肚子,姨姆领着我们兄弟五个到村外的田野摘野菜。她在前面走,我们在后面跟。就象一群觅食的鹅。

    春天的风依然夹着寒气,不时还会有灰云低垂,细雨斜飞的日子,但对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孩子,野外一切都是新鲜的。空旷的田野清新的空气,瘦磷磷的老牛,唱歌的小鸟,还有各种昆虫,这些都会使我们感到新奇和兴奋。可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哪。

    找野菜的人多,村边附近很难剩下一星半点的。姨姆常领我们到很远的地方去,摘一棵教我们认一棵。嫩绿的东军菜有股特殊的气味;爬在地表铜钱样的叶子的雷公根似苦实甘;细长叶子的苦脉菜太苦了,要汤过水才能吃;长得象小树的羊角菜还是味好凉药呢......。她知道的可真多。手又巧总是变着法子把很苦的野菜煮得比较好吃,特别是她用白头翁和木茹粉做的糍粑,墨绿墨绿的,象透着一丝玉石般的晶莹,如能找到一些黄豆和糖做馅,我认为就是天下最好吃的食物了。

    野菜虽难找,但我们是全家出动,时间又多,总是采得到。有了野菜的补充,肚子也有满的时候,虽然也曾有过不知吃错了什么,全家拉肚跑厕所的时候,但在浮肿病流行的困难时期,我们全家却没有一个患上,也算是一个奇迹。我就从那时起对春天有了特别的感情,水煮野菜的混合味是我对春天的第一个认识。

    渡过了困难时期,我慢慢长大了。随着生活的逐步改善,离野菜越来越远了。就是在以后偶尔吃“忆苦餐”时,也是觉得又苦又涩,难于下咽。但那种对春天的企盼和回味,都一直在脑海深处俳徊。总找不到原来那种春天的味觉。偶尔和儿子讲起这些,他却象听天方夜谭,一头雾水。这也难怪,这种味道和感觉,是无法用语言和文字表达的。

    不知从什么时候而起,野菜又悄悄地登上大雅之堂,走进了宾馆,上了宴席,而且价格不菲。什么绿色食品,营养啊保健啊,道理一大堆。当年的人怎么就有想到这一层呢。或许这就是反扑归真吧。野菜是又吃上了,但这些放了很多油和肉的野菜,还是没有使我找到脑海深处对春天的味觉。

    有一年的春天我到了桂西南的壮乡,好客的主人给端上一盘五色糯米饭。红、黑、黄、紫、白五种颜色的糯米混在一起,漂亮极了。主人对我说,每年农历三月三吃五色糯米饭是当地壮族的风俗。做呢也不容易,除了白色是糯米的原色以外,其他颜色是用春天发芽的几种植物嫩叶榨汁,浸泡本地的特产香糯蒸熟而成。你看那白的如堆雪,黑的如喷墨,红的如玛瑙,黄的如金菊,紫的如茄花。那颜色的组合就融进了浓浓的春意。那香糯与各种嫩叶混合的清香泌人心肺。爱吃咸的,就用油盐一炒,油光可鉴,粒粒晶莹。爱吃甜的,就撤上白糖,香甜软滑。当地的香糯粒圆香清,韧性极好,耐嚼。而那红、黄、紫、黑四种植物又是各有风味。香糯与这四种味道一起嚼,顿时就有一种新鲜而又独特的味道,使得满嘴生津但又说不上是什么植物味。其实这也并不奇怪,几种植物味道相互的混合,能组合成多少种味道呢?理论上讲数量应是几何级的。只要你仔细,每嚼一口都会有不同的味觉。有如变幻莫测的万花筒,令人舌不暇接。就看你能不能品得出来了。嚼着这五色的香糯我突然悟到,啊!这才是春天真正的味道,众里寻她千百度,蓦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回味着这满嘴的嫩滑的清香,好象自己也超脱了。原来我寻找的是今天生活的滋味,是祖国春天的滋味。看来我找到了,不信你到三月的壮乡试试。你一定能品出新的味道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1

主题

1

听众

3866

积分

铜鼓精灵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最后登录
2016-1-1
注册时间
2008-7-22
发表于 2009-7-19 13:21:00 |显示全部楼层

是以前写的吗,还是转载的?都夏天了呀,贝侬。

如果是原创,我顶一下。毕竟是自己的努力。

顺便提醒一下喜欢吃野菜的贝侬们,文中提到的那个“羊角菜”,学名为“望江南”,很有诗意的名字,现在南宁和我老家许多菜市都有卖,用它叶子做汤味道鲜美。

但是羊角菜全株有毒,嫩叶、果荚与种子含有毒素更多,尤以种子为甚,含大黄泻素,还含有毒蛋白,误吃了会中毒,轻的拉泻,重的死逑逑。所以 虽然也曾有过不知吃错了什么,全家拉肚跑厕所 。贝侬们吃这个菜要小点,果荚、种子,一定要摘除干净,把嫩芽也摘掉,不要贪嫩;就是它的老叶,也含有微量毒素的,叫做“氧化甲基葸醌”,做汤的时候喝汤就可以了(建议不要喝太多——但人体有一定的适应能力,有些毒物,第一次吃后无事,第二次就有抵抗能力了,呵呵),更不要咀嚼吞食它叶子。


我是黄峒蛮!!我生于斯长于斯,本土主人,蛮族斗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1

主题

5

听众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5-12-14
注册时间
2008-7-4
发表于 2009-7-19 12:34:00 |显示全部楼层

春天?热得半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20-10-25 05:06 , Processed in 0.147041 second(s), 4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