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4021|回复: 11

[原创]达莫、我、施达育

[复制链接]

50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6-6-4
注册时间
2003-11-10
发表于 2008-3-22 10:08:00 |显示全部楼层

 (题外话:司马光的自我介绍:我本马夫,皇上赐我以职为姓,故姓司马;而我穷光蛋一个,乃取名光。又因我老实,皇上赐字“老实”。所以,我就叫司马光、司马老实,但人简称我“马光”,取马屎外面光之意。)
        这世上,缺亲少爱的,怎么办?怎么办呢?
        那天去墟上打马掌。照例,俺跟达莫师傅(达莫是拉风箱的意思嘛。师傅要掌握火候,只有他才能达莫的。)打招呼:“达莫师傅,近来过得好吧?”            
        达莫说:“你多打马掌就好了,最好天天打。哎呀,你没有听见吗?我是‘得点食点’啊。”
        俺听仔细,确实,达莫的小铁锤点到哪里,他徒弟的大铁锤就跟到哪里,发出的声音“答滴德地”可不就是“得一点吃一点”的意思吗?
        他徒弟白了他一眼,抽抽鼻涕说:“你个死马光、死马老实,你就懂得天天放马,不愁没有饭吃。哪里象我们,穷在深山无人知,死在墟上也无人知。”
        达莫的徒弟叫做施达育。其实,这不是他的真名,他的真名恐怕他的师傅达莫也不懂。就象达莫一样,谁也不知他的名字。人们只知道很久以前达莫就来到这个墟集上开打铁铺子,拖着清鼻涕的施达育小小就跟着达莫了。因为施达育没事的时候经常玩弄自己的东西,时常拿些油给它涂上,反正不是没有名字吗?人们就只好叫他施达育了。
        嘿嘿,俺司马光家里人原来也是没有名字的,可是名字得来还是比较高贵的嘛。这点,达莫和施达育师徒二人很是觉得不平:真是同人不同命啊,一样是人,怎么他家的姓氏是皇上恩赐的,而且还跟那个砸过缸的名人同名,而施达育只不过闲来拿油涂抹涂抹东西而已,怎么施达育就成了施达育了呢?
        我经常和他们师徒唠嗑。我也经常安慰施达育,施达育就施达育吧,你们不是也经常不把我的姓名当一回事吗?叫我什么“死马光”、“屎马光”、“马老实”、“死马老死”等等等,我不都无所谓吗?眼下,我们的当务之急是:我司马光再也不能在放马的时候老跟在母马后头看母马的走姿而你施达育再也不能老是施达育了。
        施达育的师傅在他稍有怠慢的时候总会这样说他:“好好干,过年后师傅托人给你说个媳妇!”
        可是自从施达育开始长喉结到现在胡子都长密了,也不见有什么动静。施达育每回想问达莫,还没开口,达莫总是说:“慢慢来,我们‘得点食点’的行当攒钱不容易,以后我少喝点酒,媳妇准给你讨回来。”施达育也非常体谅师傅的苦衷。他们虽说是师徒,却比父子还要亲呢(唉,俺司马老实一个亲人都没有呢,整天与畜生为伍)。再说了,施达育现在的饭量可是两个人的量啊。
        于是,施达育竟然开始羡慕俺司马老实起来。他说,兄弟,你真好,你至少天天可以得跟母马。
        施达育竟然羡慕我司马老实,就因为我每天放马的时候有机会跟在马屁股后面!我真的感到有些悲哀。因为我对畜生们是没有什么兴趣的,没有兴趣怎么能对牝马有什么什么的想法呢?呵呵,我跟施达育是不一样的嘛。我除了能时常和母马相处之外,是还能时不时见到一些女人的。比如满脸皱纹的佝偻着身子但两眼依然放光的七十多岁的东家老太婆,她就经常来查看我捡的马粪的分量;东家少奶奶去游玩的时候曾让我牵过马;而小姐骑马时曾拿我的肩膀当作上马石……劳作的村妇村姑我更是见过许多的,有一次我在一个村妇身后看她割稻谷,她宽大的衣襟垂下来,使得我清清楚楚地看着了她那一对木瓜样的奶子!我真想把那奶子吃了,再不什么能摸摸也好啊。施达育呢,则没有这种条件,天天和生硬的钢铁打交道,成日里看着达莫师傅一深几浅地抽拉着风箱,他心里那个火烧啊,绝对烧得比炉火还旺。
        可是,施达育这块烧得通红通红的硬钢,怎样拿它去淬火呢?
        我的东家住在马坪,我放马的地方也在马坪。马坪土话倒过来说就是坪马了,可人们都叫做平马。那地方说多大有多大,有很多的有钱人都养着很多很多的马,因此有很多很多的马队,包括马驮队、马帮队,生意是特别特别的好。我的东家就有两支马帮,但我说不上他到底有多少匹马,反正很多就是了,我负责放的通常有25至30匹成年马,还有人负责小马驹和母马、种马等。偶尔碰到马们交配的时候,他们也会喊我过去开开眼,见识见识的。在养马场,养马人和马,相处得还是比较和谐的。
         东家会让我们几个养马人逢墟集的时候轮流去赶墟,购买个人的生活用品比如油盐,“顺便”买一些马料、打些马掌什么的。东家对我们是比较客气的,我们从马嘴里掏下一些黄豆来下酒他都不会说什么,只要我们养好马就行。买马粮的话,东家除了按价给钱之外还会额外给我们一些脚钱,因此,我往往在办完事之后,能够和达莫施达育他们喝上几两。每次喝酒的时候达莫都语无伦次地劝告我和施达育:“嘿嘿,喝酒多不好,会误事的。”又说:“喝点就不怕的,米养肉,酒养骨嘛,不喝点没力气干活。”每当我提着酒菜去看他们的时候,达莫总是眯着眼责怪我:“你这孩子,又破费了,我的生意又亏本了。”我就说:“达莫,我给你喝酒也还给你打马掌,马掌的钱东家都给了,你怕什么?”施达育则不管三七二十一,把炉里要锻炼的铁家伙统统拔掉,架上锅头,造起饭菜来。
        达莫他们所在的墟集叫做上法,上法土话的意思是“铁匠”。也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工商局规划的,那里专门开有铁匠铺,专做各种铁器生意,刀枪剑、锅铲锹、斧锄犁,应有尽有。十几年前我刚刚懂事的时候,我们就和达莫打交道了。后来我老爸被母马踢爆卵泡死之后,我简直就把他的铁匠铺当成自己的家了。一晃十几年,我和施达育都长成了堂堂的青年了,达莫就把这句话常常挂在嘴边:“施达育啊,好好干,等攒够钱了我给你讨媳妇。”
        施达育羡慕我每天都有机会跟在母马后面,是不是跟这句话有关啊?可是他知道我老头可是死在母马的蹄子底下的,那马掌可是你们打的。我真有点恨施达育。我还真羡慕他有达莫的关爱呢。可是达莫也真是的,你们的马掌把我老爸踢死了,都不觉得有点什么吗?你还喝我的就先…….呜呜,怎么都好,我又能说得了什么呢?
        达莫不知说过多少回要帮施达育讨媳妇的话了,却没有什么实际行动。终于有一天,施达育说了:“达莫,要讨还是你先讨吧。”
        是啊,达莫只不过四十来岁呢,跟二十出头的施达育站一起,除了皮肤黑点,没见怎么老相呢,他为什么不找个女人成家呢?
        有一次我问他:“达莫,你怎么不要女人呀?”
        他说:“嘿,嘿。”
        我又问:“达莫,施达育是你的儿子吗?”
        他说:“嘿嘿,不是也是了。”
        我再问:“怎么说呢?”
        他又说:“嘿。嘿。”
        后来我断断续续地套出他的话来,知道他的一些故事。原来,在他年轻的时候是有点爱情事故的。和他相恋多年的表姐在他外出学艺的时候去和别人结了婚,待他回来时她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了。他很伤心很伤心。他于是动了离开家乡的念头。因为,他表姐嫁的哪个人是他远房的叔叔!他搞不清楚该叫那男的叫叔叔呢还是表姐夫,而表姐难道叫婶吗?弟弟叫外甥也可以吗?后来再一想,天哪!假如表姐嫁给他,那他的孩子岂表示称呼自己为舅舅!
        达莫就因为这事离开家乡,在上法当他的铁匠已经有二十来年了。他的老家在一个穷山沟里,二十多年来他从没回过老家。在外多年混得不咋地,怎么好回去见江东父老?再说,老家也没他什么亲人了,何况那里还是他的伤心地。
        嗨,达莫啊达莫,你真够伤心了啦?你懂得我的老爸为什么带着年幼的我来平马给人放马吗?
        我不知道我们司马家到底是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漂泊到现在的"老家"那个地方的,那地方我也有二十多年没有回去过了。在我老爸被母马踢死之前,他跟我讲过,我们司马家祖上靠贩卖鸦片很是有点钱。有前之后就花了些银子捐了个员外的头衔。现在方圆百里内说起司马员外的,人们都能讲起故事一大串呢。只可惜光有钱,四个老婆养了一大堆女仔,没有谁能生出一个带把的,直到有一年买回一个越南婆,又烧香又拜佛,又修桥又铺路的,才终于有了男丁,而且一下生了五个!有了男丁,老祖宗放出话来,扬言要把村里田垌的所有好田收归司马家,叫村里的人都为我们打工。村里头另一位颇有财势的财主自然不能容忍司马的胡作非为,俺祖宗便一不做二不休,勾结烟帮里的朋友,在一个夜黑风高之夜,洗劫那财主家。大祸就这样酿成了:老祖宗还没得意几天,就被那财主秘密纠集绿林好汉绑架到山里,给扔下山涧去了。
        老祖宗死的时候,其时五兄弟已经长成翩翩少年郎。五兄弟为了报父仇,在老大的带领下苦练功夫,马上骑射,马下拳脚,夏三伏冬三九不间断不歇息,直骇得村人纷纷避走。然而偏巧几个仇家都生有得姑娘娃,正好出落得如花似玉,在乡绅地保的撮合下,把这些个仇家的妹子许配给五兄弟,一场仇恨才算化解了。
        我的祖父是五兄弟中最小的,生我爸的时候他大哥已当上爷爷了,也就是说,我爸这个小堂叔比大侄子的年龄还小。这有什么要紧呢?要紧的是这叔侄俩是一起玩大的,大了以后这个侄子居然和我爸同时看上两姐妹!——我老爸看上的是妹妹,他侄子也就是我的大哥看上的是姐姐!当然,他们的心思别人是不懂的,而到了谈婚论娶的时候,家里自然优先考虑到我老爸了,他是叔叔嘛,父辈啊。谁也没有料想到的是事情在我妈生下我之后不久自然而然顺理成章地发生了:我姨妈假说去帮人养蚕,一年之后,和我大哥抱着一个男娃回我们司马家认宗来了!惹的我的五个爷爷大发雷霆!一个雷霆够大了,五个雷霆,想想,那不得天翻地覆。
        我大哥成为我的姨夫!对于侄子一下子升级而越过自己头顶成为自己连襟老兄这个事实,不说我爸接受不了,我妈更是接受不得这个姐夫、这个侄媳妇。他们知道我大爷爷这个孙子是娇纵惯了的,他的驴脾气就是九头牛也是拉不回来的。一气之下,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他们带着我星夜赶程,赶到了平马,靠旧关系投靠到我现在的东家,又继承了祖上养马的事业。我妈始终咽不下这口气,一天趁人不注意,牵出一匹马 ,用缰绳勒了自己的脖子,再给马屁股扎上一把匕首,就这么样,连马带人惨烈地掉下滔滔的右江里去了!
        我美丽善良的母亲就这样惨烈地死掉了,我与我老爸的那个伤啊,哪个痛啊,怎能言说?!只能说是悲痛欲绝啊!
        我老爸自此以后陷入痛苦的泥潭中不能自拔,整天跟在母马的屁股后头研究关于马、骡子、驴的关系,虽然早有人告诉过他马把驴日了就会生骡子,但他始终要坚持亲自验证事实的经过。终于他为了验证别人经过验证的结论而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有一天他被那匹发情的母马踢爆卵泡,倒地身亡。当然他没有一时气绝,他等到他的朋友达莫来到之后,交代了身后事才死的。我听见我老爸说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个世界上缺亲少爱的,怎么办,怎么办啊?”
        他是看着达莫和我说的,但达莫并不能够给他什么承诺,而我的眼神比我将死的老爸的眼神更为漠然。我爸含着恨带着遗憾走了。达莫说是我妈带他走的,可是我不相信,因为我知道我妈的死和大姨妈有关。所以我妈我爸死后,我非常地仇恨我的大姨妈。这种仇恨就象是与生俱来似的。到后来,我一听到“大姨妈”我就恨得牙根发痒,谁的大姨妈来了我就恨谁,——反正,谁有大姨妈我就恨谁。
        达莫和我老爸是朋友,我们家的那点事达莫是知道的,达莫家的那点事我爸也应该知道的,可是他们都不告诉我,我所知道的还是酒后从达莫的嘴里慢慢抠出来的。也许他们都认为那是丑事而不便说吧,再说,告诉我又有什么益处呢?难道还要我重回远离了二十多年的老家,去感受一回父辈的伤感吗?
        这个世界上,缺亲少爱的,怎么办呢?达莫也不知道。他的身边还跟着一个小不伶仃的施达育呢。还好我的东家并没有把我扫地出门,而是任由我在马场自由生长,因此可以说我是在马背上长大的。东家的心肠好。其实,从马嘴中掏出一些马料出来,多养个把人是不成问题的。跟马不同的是,人不能单靠吃草长大。
        就 在烤粽子的清香气味还弥漫在村野上空的时候,一阵熙暖的和风吹来,就把满山满垌的李花吹开了。看着星星点点白如雪、亮如银的李花,人们知道,春天真的到了。
        在平马的附近,许多的村落都种有李树。每年,当突如其来的那场春风吹过田野,树上那些早就含苞待放的花就次第开放,显得的是那么的迫不及待。开始只是星星点点,继而开满整个枝头,一簇簇、一树树开得是那么豪放!在李花开得正当头的时候,夹杂在李树当中的桃树也开了花,而且开的是那么的艳,那么的肆无忌惮,直把风头都占尽。
        我是不太喜欢李花或者桃花的,倒不是因为达莫说的那句话:“花什么花,好看么?还不是那些树们在向人们展示它们的牝户?”哦,多么怪的达莫,怎么如此说话。我不喜欢它们,是决觉得它们太娇了,太柔了,太做作了。倒不如,我喜欢柚子花,虽然它花开小朵,但花瓣厚实均匀,花香清丽悠远,沁人心脾。
        现在,还不是柚子花开的时候。可我却记起那年柚子花开时的事。那年我妈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我爸忙活,就把我丢到田边那棵柚子树底下玩,拣柚子花也罢,用草棍子钓地下的虫儿也好,累了就躺在树旁的稻草堆上晒太阳吧。这个季节也正是种植田玉米的时候。那个长着象木瓜一样的、大大的、白白的大奶子的村妇,兴许是她的女孩儿也没有人带吧,她出来种玉米的时候把她也带出来了,也把她丢在柚子树底下玩。这女孩儿的头发细细的,黄黄的,眼睛却大而明亮,人长的瘦而清丽。我不知道她长得象不象她的妈妈。她妈妈长得怎么样,我因为在夏天的时候在她割稻子时偷看过她的奶子,还想着要去抚摩它、吃它,而一直不敢看她妈妈的脸,所以不知道,但应该长得不差吧。我就想象着,这女孩儿长大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大美人,也会象她的妈妈一样,长着一对白白的大大的象木瓜般的奶子。
        我没有跟这小姑娘玩的一点点意思,可是她很是大胆,大方地主动跟我套近乎,跟我一起拣着落满地的柚子花,象快乐的小鸟一样唧唧喳喳地叫着、笑着。玩累了,她忽然神秘地把我拉近稻草堆,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玩什么呢?我茫然地跟她坐在稻草堆上,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说:“我们来玩两公婆的游戏吧,很好玩的。”
        我知道爸爸和妈妈是两公婆,但两公婆的游戏怎么玩我不知道。而我妈早就死了,她没死之前我也没见过爸妈玩过什么游戏。大人也玩游戏么?而我们小孩也能玩大人的游戏么?
        小姑娘猛地退下裤子,叉开腿躺在散发着霉气的稻草上,对我说:“你快把裤子也脱下吧,然后趴在我身上,把你的小鸡鸡放在我这。”
        她指着她的腿叉处。我惊讶地看着她那里,啊!她的小鸡鸡呢?她没有小鸡鸡怎么阿尿呀? 她那里的肉缝粉嫩潮红,是刚被谁刀劈掉小鸡鸡留下的刀口么?我记得我爸爸为我削陀螺的时候,不小心左手被刀劈中的伤口就是那样的。我呆呆地看了半天,突然大声喊:“不!我不跟你玩!你没有小鸡鸡,你想要我的小鸡鸡。”
        春节前后是马帮生意最好的时候。春节过后,冬季里我喂养的马就被替换进马帮里去,我就得在这一季里喂养替换下来的马。同时,又有很多的马掌和铃铛要换了。
        在一个上法墟集日,我赶着一辆马车去办马料。我已经是二十二岁的青年了,已经胜任马场里的任何活计,东家不但让我打马掌,也让我置办马料了。春天是万物萌动的季节。坐在马车上,我心里忽然就想起了那曾经想和我玩两公婆游戏的小姑娘,她现在该长大了,他嫁人了吗?......假如,她再和我玩那个游戏,我绝对不会拒绝了,因为我不会怕她要我的小鸡鸡了。
        我想象着,假如她成为我的新娘,我一定披着红绸,赶着高头大马驾着的马车去迎娶她!
        我置办好马料,打发同行的伙计先行回马场,就提着一些酒菜径直去达莫那里,可是却没有见到达莫和施达育象往常那样“得点食点”地在那里忙活的身影。炉子熄着,快晌午了他们不做生意也不造饭么?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呢?我们这回的活可是好多呀,可够他们忙活几天的。难道要我另找别家不成?
        隔壁剪子铺的眍瞜眼师傅每每见到我时都是微微地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他这个铺子是专门打制些剪子、锥子、镊子等等这些小玩意的。因为经常见面,彼此也就熟悉了。虽然他话少,可手艺也还了得。那次我给东家买回了一把他做的刨果皮和萝卜丝的刨刀,给太太买了一把精制的剪刀,他们用后直交口称赞。知道眍瞜眼的铁匠张师傅爱抽烟,东家一定要我带给他一袋越南的烟丝呢。张师傅这回一见到我,就停下手中的活,招呼我:
        “马光啊,达莫不在家呢。”
        “是吗?那他去哪里了呢?施达育也不在吗?”
        他招手叫我过去。他这人就好抽烟,却不喝酒,对我提着的酒菜丝毫不感兴趣,看都不看一眼。他说:“马光啊,达莫有事了,喜事啊。”
        喜事?什么喜事呢?达莫赤条条光棍一根,他能有什么好事呢?
        张师傅说,当然有好事了,而且是天大的好事呢:达莫有老婆了,有儿子了!
        我的天啊,这怎么可能呢?我和达莫他们常来常往的,怎么不知道呢?怎么就没有察觉出来达莫会有老婆、而且有了儿子了呢?
        张师傅说:是真的,达莫要去接他的婆娘来一起住了,他昨晚亲口跟我说的。他还说,施达育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呢!
        这是真的吗?施达育十几年来没爹没娘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可怜的施达育,他一下子能接受天上掉下来的爹妈吗?达莫常说:“施达育,好好干,等攒够了钱给你讨个媳妇。”说是说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好象钱永远攒不够似的,搞得施达育都灰心了,再说的时候施达育就懒洋洋地对达莫说:     

        “要讨还是你先讨吧。”——于是,达莫就把自己的老婆给讨回来了么?可是施达育是他的亲生儿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清楚的记得那次喝酒时问他的话:“达莫,你怎么不要女人呀?”
        达莫说:“嘿嘿,嘿嘿。”
        我又问达莫:“达莫,施达育是你的儿子吗?”
        他说:“嘿嘿,不是也是了。嘿嘿。”
        我再问他:“怎么说呢?”
        他说:“嘿嘿,你不懂的。”
        我相信张师傅的话。也就是说,我相信达莫对张师傅说的话是真的。可是,十几年来达莫为什么不让施达育管自己叫爹呢?达莫和施达育以父子俩的关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难道有什么不妥?
        我知道了,这中间肯定有不想为人知的内情。现在该是真相曝露的时候了。从这个春天里开始,达莫和施达育就可以享受到人伦的温情了。只有我司马光在这世界上是最缺亲少爱的,怎么办、怎么办呢? ____这句十几年前我老爸临死前对着达莫和我说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际,而今终于从心底里泛起的感伤,差点使它从我的口中蹦出来。
        这个时候,一条壮硕的母狗急匆匆跑来,忽然拱开达莫虚掩的家门,蹿入家里去了。张师傅眯缝着他的眍瞜眼,说出了这句经典的话:“司马光,你看,春暖花开时,最是春情泛滥时啊,连母狗都在找寻它的爱情呢。”
        达莫家的狗是纯正的典型的猎狗,长的是体健貌端、英俊潇洒,它几乎是伴着施达育长大的,它现在已经老了。在它年轻的时候,它很是为达莫挣了些猎物回来的,诸如野兔甚至果子狸等。由于它的出身纯正,加上它的能耐,它还时不时给达莫换来些米面之类的东西——人们经常带自家的母狗来给它配种,出于感激,人们总会报答达莫的狗一些鸡蛋,同时也对狗主人意思意思一下。假如社会对狗的需求量象猪一样大的话,达莫真的想把它象猪郎一样养,养成狗郎,带着它到处去给人配种,这也是一种生活呢。达莫这条狗年富力强时不止是等母狗上门,它也会主动出击,到处去播撒它的情种。每当它摇着尾巴欢快地回到家门口,坐下来伸长舌头去舔它的卵蛋的时候,达莫知道,它又成就一桩好事了。但它现在老了,老了它就懒洋洋的,都不怎么喜欢出去逛了。每回我来找达莫时,总能见到它竖立着两条前腿坐在门口看达莫和施达育打铁。虽然它还保持着以往的风度,但它的眼神已经是黯淡无光了。然而,仍旧有母狗来找它!
        张师傅说:“马光啊,达莫没有通知到你么?他说到你们的马场借马车,去接他的女人呢。他跟我说过要请我们喝酒呢,我想怎么也少不得你的。正好你拿着酒菜来,快去准备吧,天过晌午了,他们也快到了吧。”
        是啊,达莫请酒,怎么少得了我呢。可是他怎么就没跟我说起呢?
        张师傅还说,施达育一天都不开业,当下或许早就煮好饭菜了呢。可是我知道施达育这人没事的时候不喜欢干活,有事的时候喜欢偷懒,现在达莫这桩突如其来的喜事不知对他有多大的打击呢,他会愿意一下子成为达莫的儿子么?他会承认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成为达莫的老婆从而成为自己的妈么?因此,今天这个时候他会为迎接他们而在家预备饭菜么?
        然而我多虑了。我进屋的时候赫然发现饭桌上已经摆好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有平常我们爱吃的猪头肉、猪肝炒大肠、炸花生等寻常的下酒菜,也有过节时喜欢吃的酿油炸包。而一只肥嫩的黄澄澄的项鸡正翘着屁股被供奉在神台前。
        过后施达育跟我说,达莫什么都跟他说了,他很高兴的。他是他儿子。“你不觉得我们长得很像吗?达莫除了黑点、老点之外。”施达育说,达莫离开家乡之后,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他在敢壮山歌墟里认识了他妈妈,他妈妈给达莫做完第三双布鞋之后在村外她父亲结的茅棚了生下了他。假如达莫能提是几斤米酒几斤猪肉去她家,他就不会被暴打一顿而是娶她回家了,她也就不是那样把施达育生在村外的茅棚里了。你看达莫额头上的疤痕,那是没有钱的记号。你知道的司马光,他们是没有办法的,达莫只好带我施达育来上法这里开铺子打铁了,我施达育就这么“得点食点”地长大了。而我妈后来嫁给了百银村那里的一个银匠,生了一个女儿,就是我妹子了。不久前那银匠死了,我妈决定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了。
        就象上法村是铁匠们经营铁器的地方一样,百银顾名思义就是经营钱庄和银器的地方。也许是便于管理吧,刻板的政府总把各类生意行当都规划的好好的,各成个市。或许很就以前这里曾经是个繁华非常的大市集,以后没落了,而经营的传统模式被沿袭下来而独立成集?这都不是我所关心的了,我所关心的是,我、达莫他们,在相邻的上法——平马——百银都生活了几十年了,希望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能一路顺顺当当地走下去。
        上法去百银,隔着平马呢。施达育说,哪个银匠经营着个首饰店,原本是很有收入的,但施达育的妈妈给他生了妹子以后就再也没有生育了,于是银匠就把钱都投到赌场和花街去了,每月不懂得去花街喝多少躺花酒,终于前不久在花街快活的时候,“马上风”死了。施达育说到这里的时候两眼放出光来,颇有羡慕“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种做派的意味。他说,他妈妈母女两人几乎是靠着种田来维持生活的。“她们家的田就在你们马场近旁啊。”
        我心里不禁一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形影立刻浮现在眼前:莫非那个长奶农妇就是他的母亲、而那个跟我玩过的小女孩就是他妹子么?
        火灶上饭锅里的香米正弥漫出浓浓的香味,参合着满桌子的菜香,直撩人食欲,把我的酒虫都勾引出来了。屋子里却没有施达育的踪影。我信步向后门走去,却发现后院菜地里,先前进来的母狗在围着达莫的公狗团团转,嘴里嗷嗷叫着,时不时把已经肿胀的牝户往老公狗的身上蹭。公狗杵着两条前腿坐着,却是不显热情。渐渐地,母狗好似迫不及待般,嘴里哼哼着,时而那头往公狗的怀里钻,伸长着舌头去舔公狗的器具,时而翘起尾巴,拿着已流着黏液的阴户去蹭公狗的嘴脸......公狗终于站起来,也拿舌头去舔母狗阴户上的黏液,那阴户也就一张一歙的,等着公狗那打着疙瘩的器具直捣而入。公狗显然不是那么热情,或者是太过于精于此道而吊起母狗的胃口?任凭母狗火烧火燎的,它总是不慌不忙,待它的阳具渐渐雄起时,才慢吞吞地站起来,两前腿搭上母狗的后背,那条打着疙瘩的肉棍子才或深或浅一忽一忽地抽插着,直插得那牝户阴水直流,之后才猛力一插到底,迅而身子一歪,头一转,两前腿从母狗身上放下,却把右后退跨过母狗的屁股,一下子和母狗做成了背对背的拔河。狗拔河这等事,在乡间村野是经常碰得到的,记得小时候,有一回他们喊我去看马交配的时候在路上我就见到俩狗在做那事,他们就叫我认真看看,说是让我学学,以后长大了去敢壮山的风流歌墟,做那事就不用人教了。我想不懂人能学狗些什么。我看了半天,也不见它们有松懈的意思,只害得我心里直怕怕,我想假如人也这样那还不得累死啊,做这事能有什么意思呢?那帮人就对我说,马光啊马光,大了你就懂了。他们说,你想让它们分开就洒把辣椒粉在那东西上吧。我真的洒了,那两狗也分不开只是嗷嗷叫,辣得乱转乱扯。他们就哈哈大笑说,马光啊马光,我们的马都搞了多少次了,那俩狗一回都没搞得,去,拿根棍子把它们抬来,看我们处理了它。
        我和小伙伴把狗抬来以后,他们把它们给杀了,做了一大锅干锅狗肉。我也吃了。那晚在睡梦中,我梦见我变成了那条公狗,那女孩则是那条母狗,我们俩在做那事。第二天起来,我发现我的裤裆里湿湿的,粘粘的。那是我的第一次梦遗,那年我十二岁。
        就在达莫的狗做成拔河时,我闻听到墙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我回头一看,是施达育。他靠着墙站着,身上还挂着那件灰色的围裙。只见他两颊泛着潮红,两眼湿润而晶亮。眼睛象是盯着狗们,却又显得空洞而眼神呆滞。两只手在围裙里不停地动作着,把围裙掀得就象是扇扇子一般。
        我悄悄地退出来。我心情糟透了。我原本想等待达莫他们,我想看看那姑娘是不是那个姑娘,现在却忽然没有了兴趣。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1-4-24 21:23:09编辑过]

与谁同坐? 明月 清风 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6-6-4
注册时间
2003-11-10
发表于 2008-3-22 10:18:00 |显示全部楼层
       春暖花开时,最是春情泛滥时。
       在烤粽子的清香气味还弥漫在村野上空的时候,一阵熙暖的和风吹来,就把满山满垌的李花吹开了。看着星星点点白如雪、亮如银的李花,人们知道,春天真的到了。
       在平马的附近,许多的村落都种有李树。每年,当突如其来的那场春风吹过田野,树上那些早就含苞待放的花就次第开放,显得的是那么的迫不及待。开始只是星星点点,继而开满整个枝头,一簇簇、一树树开得是那么豪放!在李花开得正当头的时候,夹杂在李树当中的桃树也开了花,而且开的是那么的艳,那么的肆无忌惮,直把风头都占尽。
       我是不太喜欢李花或者桃花的,倒不是因为达莫说的那句话:“花什么花,好看么?还不是那些树们在向人们展示它们的牝户?”哦,多么怪的达莫,怎么如此说话。我不喜欢它们,是决觉得它们太娇了,太柔了,太做作了。倒不如,我喜欢柚子花,虽然它花开小朵,但花瓣厚实均匀,花香清丽悠远,沁人心脾。
       现在,还不是柚子花开的时候。可我却记起那年柚子花开时的事。那年我妈已经死了好几年了。我爸忙活,就把我丢到田边那棵柚子树底下玩,拣柚子花也罢,用草棍子钓地下的虫儿也好,累了就躺在树旁的稻草堆上晒太阳吧。这个季节也正是种植田玉米的时候。那个长着象木瓜一样的、大大的、白白的大奶子的村妇,兴许是她的女孩儿也没有人带吧,她出来种玉米的时候把她也带出来了,也把她丢在柚子树底下玩。这女孩儿的头发细细的,黄黄的,眼睛却大而明亮,人长的瘦而清丽。我不知道她长得象不象她的妈妈。她妈妈长得怎么样,我因为在夏天的时候在她割稻子时偷看过她的奶子,还想着要去抚摩它、吃它,而一直不敢看她妈妈的脸,所以不知道,但应该长得不差吧。我就想象着,这女孩儿长大以后一定会是一个大美人,也会象她的妈妈一样,长着一对白白的大大的象木瓜般的奶子。
       我没有跟这小姑娘玩的一点点意思,可是她很是大胆,大方地主动跟我套近乎,跟我一起拣着落满地的柚子花,象快乐的小鸟一样唧唧喳喳地叫着、笑着。玩累了,她忽然神秘地把我拉近稻草堆,说:“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玩什么呢?我茫然地跟她坐在稻草堆上,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她说:“我们来玩两公婆的游戏吧,很好玩的。”
       我知道爸爸和妈妈是两公婆,但两公婆的游戏怎么玩我不知道。而我妈早就死了,她没死之前我也没见过爸妈玩过什么游戏。大人也玩游戏么?而我们小孩也能玩大人的游戏么?
    小姑娘猛地退下裤子,叉开腿躺在散发着霉气的稻草上,对我说:“你快把裤子也脱下吧,然后趴在我身上,把你的小鸡鸡放在我这。”
       她指着她的腿叉处。我惊讶地看着她那里,啊!她的小鸡鸡呢?她没有小鸡鸡怎么阿尿呀? 她那里的肉缝粉嫩潮红,是刚被谁刀劈掉小鸡鸡留下的刀口么?我记得我爸爸为我削陀螺的时候,不小心左手被刀劈中的伤口就是那样的。我呆呆地看了半天,突然大声喊:“不!我不跟你玩!你没有小鸡鸡,你想要我的小鸡鸡。”
       春节前后是马帮生意最好的时候。春节过后,冬季里我喂养的马就被替换进马帮里去,我就得在这一季里喂养替换下来的马。同时,又有很多的马掌和铃铛要换了。
       在一个上法墟集日,我赶着一辆马车去办马料。我已经是二十二岁的青年了,已经胜任马场里的任何活计,东家不但让我打马掌,也让我置办马料了。春天是万物萌动的季节。坐在马车上,我心里忽然就想起了那曾经想和我玩两公婆游戏的小姑娘,她现在该长大了,他嫁人了吗?......假如,她再和我玩那个游戏,我绝对不会拒绝了,因为我不会怕她要我的小鸡鸡了。
       我想象着,假如她成为我的新娘,我一定披着红绸,赶着高头大马驾着的马车去迎娶她!
我置办好马料,打发同行的伙计先行回马场,就提着一些酒菜径直去达莫那里,可是却没有见到达莫和施达育象往常那样“得点食点”地在那里忙活的身影。炉子熄着,快晌午了他们不做生意也不造饭么?他们到底干什么去了呢?我们这回的活可是好多呀,可够他们忙活几天的。难道要我另找别家不成?
       隔壁剪子铺的眍瞜眼师傅每每见到我时都是微微地点头,就算是打招呼了。他这个铺子是专门打制些剪子、锥子、镊子等等这些小玩意的。因为经常见面,彼此也就熟悉了。虽然他话少,可手艺也还了得。那次我给东家买回了一把他做的刨果皮和萝卜丝的刨刀,给太太买了一把精制的剪刀,他们用后直交口称赞。知道眍瞜眼的铁匠张师傅爱抽烟,东家一定要我带给他一袋越南的烟丝呢。张师傅这回一见到我,就停下手中的活,招呼我:
       “马光啊,达莫不在家呢。”
       “是吗?那他去哪里了呢?施达育也不在吗?”
       他招手叫我过去。他这人就好抽烟,却不喝酒,对我提着的酒菜丝毫不感兴趣,看都不看一眼。他说:“马光啊,达莫有事了,喜事啊。”
      喜事?什么喜事呢?达莫赤条条光棍一根,他能有什么好事呢?
       张师傅说,当然有好事了,而且是天大的好事呢:达莫有老婆了,有儿子了!
       我的天啊,这怎么可能呢?我和达莫他们常来常往的,怎么不知道呢?怎么就没有察觉出来达莫会有老婆、而且有了儿子了呢?
       张师傅说:是真的,达莫要去接他的婆娘来一起住了,他昨晚亲口跟我说的。他还说,施达育就是他的亲生儿子呢!
       这是真的吗?施达育十几年来没爹没娘的日子就要结束了?可怜的施达育,他一下子能接受天上掉下来的爹妈吗?达莫常说:“施达育,好好干,等攒够了钱给你讨个媳妇。”说是说了,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行动,好象钱永远攒不够似的,搞得施达育都灰心了,再说的时候施达育就懒洋洋地对达莫说:“要讨还是你先讨吧。”——于是,达莫就把自己的老婆给讨回来了么?可是施达育是他的亲生儿子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清楚的记得那次喝酒时问他的话:“达莫,你怎么不要女人呀?”
       达莫说:“嘿嘿,嘿嘿。”
       我又问达莫:“达莫,施达育是你的儿子吗?”
       他说:“嘿嘿,不是也是了。嘿嘿。”
       我再问他:“怎么说呢?”
       他说:“嘿嘿,你不懂的。”
       我相信张师傅的话。也就是说,我相信达莫对张师傅说的话是真的。可是,十几年来达莫为什么不让施达育管自己叫爹呢?达莫和施达育以父子俩的关系存在于这个世界上难道有什么不妥?
       我知道了,这中间肯定有不想为人知的内情。现在该是真相曝露的时候了。从这个春天里开始,达莫和施达育就可以享受到人伦的温情了。只有我司马光在这世界上是最缺亲少爱的,怎么办、怎么办呢? ____这句十几年前我老爸临死前对着达莫和我说的话,一直萦绕在我的耳际,而今终于从心底里泛起的感伤,差点使它从我的口中蹦出来。
       这个时候,一条壮硕的母狗急匆匆跑来,忽然拱开达莫虚掩的家门,蹿入家里去了。张师傅眯缝着他的眍瞜眼,说出了这句经典的话:“司马光,你看,春暖花开时,最是春情泛滥时啊,连母狗都在找寻它的爱情呢。”
       达莫家的狗是纯正的典型的猎狗,长的是体健貌端、英俊潇洒,它几乎是伴着施达育长大的,它现在已经老了。在它年轻的时候,它很是为达莫挣了些猎物回来的,诸如野兔甚至果子狸等。由于它的出身纯正,加上它的能耐,它还时不时给达莫换来些米面之类的东西——人们经常带自家的母狗来给它配种,出于感激,人们总会报答达莫的狗一些鸡蛋,同时也对狗主人意思意思一下。假如社会对狗的需求量象猪一样大的话,达莫真的想把它象猪郎一样养,养成狗郎,带着它到处去给人配种,这也是一种生活呢。达莫这条狗年富力强时不止是等母狗上门,它也会主动出击,到处去播撒它的情种。每当它摇着尾巴欢快地回到家门口,坐下来伸长舌头去舔它的卵蛋的时候,达莫知道,它又成就一桩好事了。但它现在老了,老了它就懒洋洋的,都不怎么喜欢出去逛了。每回我来找达莫时,总能见到它竖立着两条前腿坐在门口看达莫和施达育打铁。虽然它还保持着以往的风度,但它的眼神已经是黯淡无光了。然而,仍旧有母狗来找它!
(未完)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3-22 10:25:01编辑过]

与谁同坐? 明月 清风 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6-6-4
注册时间
2003-11-10
发表于 2008-3-22 10:39:00 |显示全部楼层
呜呼,很久不来了,陌生了,没有人欢迎了。

与谁同坐? 明月 清风 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9

主题

9

听众

5万

积分

花王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最后登录
2020-2-3
注册时间
2005-9-17
发表于 2008-3-22 11:28:00 |显示全部楼层
道长别来无恙!

山歌不唱忧愁多,大路不走草成窝; 钢刀不磨生黄锈,胸膛不挺背要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6-6-4
注册时间
2003-11-10
发表于 2008-3-25 19:46:00 |显示全部楼层
你好!

与谁同坐? 明月 清风 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6-6-4
注册时间
2003-11-10
发表于 2008-3-25 19:48:00 |显示全部楼层
张师傅说:“马光啊,达莫没有通知到你么?他说到你们的马场借马车,去接他的女人呢。他跟我说过要请我们喝酒呢,我想怎么也少不得你的。正好你拿着酒菜来,快去准备吧,天过晌午了,他们也快到了吧。”
是啊,达莫请酒,怎么少得了我呢。可是他怎么就没跟我说起呢?
张师傅还说,施达育一天都不开业,当下或许早就煮好饭菜了呢。可是我知道施达育这人没事的时候不喜欢干活,有事的时候喜欢偷懒,现在达莫这桩突如其来的喜事不知对他有多大的打击呢,他会愿意一下子成为达莫的儿子么?他会承认一个素不相识的女人成为达莫的老婆从而成为自己的妈么?因此,今天这个时候他会为迎接他们而在家预备饭菜么?
然而我多虑了。我进屋的时候赫然发现饭桌上已经摆好了满满一桌子的菜,有平常我们爱吃的猪头肉、猪肝炒大肠、炸花生等寻常的下酒菜,也有过节时喜欢吃的酿油炸包。而一只肥嫩的黄澄澄的项鸡正翘着屁股被供奉在神台前。
过后施达育跟我说,达莫什么都跟他说了,他很高兴的。他是他儿子。“你不觉得我们长得很像吗?达莫除了黑点、老点之外。”施达育说,达莫离开家乡之后,在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里,他在敢壮山歌墟里认识了他妈妈,他妈妈给达莫做完第三双布鞋之后在村外她父亲结的茅棚了生下了他。假如达莫能提是几斤米酒几斤猪肉去她家,他就不会被暴打一顿而是娶她回家了,她也就不是那样把施达育生在村外的茅棚里了。你看达莫额头上的疤痕,那是没有钱的记号。你知道的司马光,他们是没有办法的,达莫只好带我施达育来上法这里开铺子打铁了,我施达育就这么“得点食点”地长大了。而我妈后来嫁给了百银村那里的一个银匠,生了一个女儿,就是我妹子了。不久前那银匠死了,我妈决定过来跟我们一起住了。
就象上法村是铁匠们经营铁器的地方一样,百银顾名思义就是经营钱庄和银器的地方。也许是便于管理吧,刻板的政府总把各类生意行当都规划的好好的,各成个市。或许很就以前这里曾经是个繁华非常的大市集,以后没落了,而经营的传统模式被沿袭下来而独立成集?这都不是我所关心的了,我所关心的是,我、达莫他们,在相邻的上法——平马——百银都生活了几十年了,希望以后的日子里我们都能一路顺顺当当地走下去。
上法去百银,隔着平马呢。施达育说,哪个银匠经营着个首饰店,原本是很有收入的,但施达育的妈妈给他生了妹子以后就再也没有生育了,于是银匠就把钱都投到赌场和花街去了,每月不懂得去花街喝多少躺花酒,终于前不久在花街快活的时候,“马上风”死了。施达育说到这里的时候两眼放出光来,颇有羡慕“人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种做派的意味。他说,他妈妈母女两人几乎是靠着种田来维持生活的。“她们家的田就在你们马场近旁啊。”
我心里不禁一动,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形影立刻浮现在眼前:莫非那个长奶农妇就是他的母亲、而那个跟我玩过的小女孩就是他妹子么?
火灶上饭锅里的香米正弥漫出浓浓的香味,参合着满桌子的菜香,直撩人食欲,把我的酒虫都勾引出来了。屋子里却没有施达育的踪影。我信步向后门走去,却发现后院菜地里,先前进来的母狗在围着达莫的公狗团团转,嘴里嗷嗷叫着,时不时把已经肿胀的牝户往老公狗的身上蹭。公狗杵着两条前腿坐着,却是不显热情。渐渐地,母狗好似迫不及待般,嘴里哼哼着,时而那头往公狗的怀里钻,伸长着舌头去舔公狗的器具,时而翘起尾巴,拿着已流着黏液的阴户去蹭公狗的嘴脸......公狗终于站起来,也拿舌头去舔母狗阴户上的黏液,那阴户也就一张一歙的,等着公狗那打着疙瘩的器具直捣而入。公狗显然不是那么热情,或者是太过于精于此道而吊起母狗的胃口?任凭母狗火烧火燎的,它总是不慌不忙,待它的阳具渐渐雄起时,才慢吞吞地站起来,两前腿搭上母狗的后背,那条打着疙瘩的肉棍子才或深或浅一忽一忽地抽插着,直插得那牝户阴水直流,之后才猛力一插到底,迅而身子一歪,头一转,两前腿从母狗身上放下,却把右后退跨过母狗的屁股,一下子和母狗做成了背对背的拔河。狗拔河这等事,在乡间村野是经常碰得到的,记得小时候,有一回他们喊我去看马交配的时候在路上我就见到俩狗在做那事,他们就叫我认真看看,说是让我学学,以后长大了去敢壮山的风流歌墟,做那事就不用人教了。我想不懂人能学狗些什么。我看了半天,也不见它们有松懈的意思,只害得我心里直怕怕,我想假如人也这样那还不得累死啊,做这事能有什么意思呢?那帮人就对我说,马光啊马光,大了你就懂了。他们说,你想让它们分开就洒把辣椒粉在那东西上吧。我真的洒了,那两狗也分不开只是嗷嗷叫,辣得乱转乱扯。他们就哈哈大笑说,马光啊马光,我们的马都搞了多少次了,那俩狗一回都没搞得,去,拿根棍子把它们抬来,看我们处理了它。
我和小伙伴把狗抬来以后,他们把它们给杀了,做了一大锅干锅狗肉。我也吃了。那晚在睡梦中,我梦见我变成了那条公狗,那女孩则是那条母狗,我们俩在做那事。第二天起来,我发现我的裤裆里湿湿的,粘粘的。那是我的第一次梦遗,那年我十二岁。
就在达莫的狗做成拔河时,我闻听到墙边传来粗重的喘息声,我回头一看,是施达育。他靠着墙站着,身上还挂着那件灰色的围裙。只见他两颊泛着潮红,两眼湿润而晶亮。眼睛象是盯着狗们,却又显得空洞而眼神呆滞。两只手在围裙里比停地动作着把围裙掀得就象是扇扇子一般。
我悄悄地退出来。我心情糟透了。我原本想等待达莫他们,我想看看那姑娘是不是那个姑娘,现在却忽然没有了兴趣。
(完)

与谁同坐? 明月 清风 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83

主题

1

听众

5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20-3-12
注册时间
2003-12-15
发表于 2008-4-21 22:43:00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好长啊

登上僚人网站,认识僚人历史, 弘扬僚人文化,增强民族意识, 推动对外开放,促进僚区发展!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6-6-4
注册时间
2003-11-10
发表于 2008-5-18 20:26:00 |显示全部楼层
还应该更长.

与谁同坐? 明月 清风 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4

主题

2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6-6-4
注册时间
2003-11-10
发表于 2011-4-24 21:25:00 |显示全部楼层
家园很久打不开了,只好到处去流浪。

与谁同坐? 明月 清风 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

主题

6

听众

2万

积分

灶君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最后登录
2017-4-9
注册时间
2004-4-19
发表于 2012-12-21 16:25:25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故事很精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01

主题

5

听众

2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5-12-14
注册时间
2008-7-4
发表于 2012-12-21 17:48:48 |显示全部楼层
继续写故事吧。欢迎归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4

主题

0

听众

3383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6-12-16
注册时间
2006-11-7
发表于 2012-12-21 20:29:16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油,你们都是老前辈 ,
家园里需要更多形式的存在表达方式
希望能用你们的方式来表达和展现自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20-4-3 02:48 , Processed in 0.143752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