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17984|回复: 8

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

[复制链接]

154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1-23
注册时间
2003-4-24
发表于 2007-10-20 11:42:00 |显示全部楼层
(原载1919年7月20日《每周评论》第三十一号,后收入《胡适文存》卷二)

      本报(《每周评论》)第二十八号里,我曾说过:

   “现在舆论界大危险,就是偏向纸上的学说,不去实地考察中国今日的社会需要究竟是什么东西。那些提倡尊孔祀天的人,固然是不懂得现时社会的需要。那些迷信军国民主义或无政府主义的人,就可算是懂得现时社会的需要么?”

   “要知道舆论家的第一天职,就是细心考察社会的实在情形。一切学理,一切‘主义’,都是这种考察的工具。有了学理作参考材料、便可使我们容易懂得所考察的情形,容易明白某神情形有什么意义。应该用什么救济的方法。”

      我这种议论,有许多人一定不愿意听。但前几天北京《公言报》、《新民国报》、《新民报》(皆安福部的报)和日本文的《新支那报》,都极力恭维安福部首领王揖唐主张民生主义的演说,并且恭维安福部设立“民生主义的研究会”的办法。有许多人自然嘲笑这种假充时髦的行为。但是我看了这种消息,发生一种感想。这种感想是:“安福部也来高谈民生主义了.这不够给我们这班新舆论家一个教训吗?”什么教训呢?这可分三层说:

       第一,空谈好听的“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是阿猫阿狗都能做到的事,是鹦鹉和留声机器都能做的事。

       第二,空谈外来进口的“主义”,是没有什么用处的。一切主义都是某时某地的有心人,对于那时那地的社会需要的救济方法。我们不去实地研究我们现在的社会需要。单会高谈某某主义,好比医生单记得许多汤头歌诀、不去研究病人的症侯,如何能有用呢?

       第三,偏向纸上的“主义”,是很危险的。这种口头禅很容易;被无耻政客利用来做种种害人的事。欧洲政客和资本家利用国家主义的流毒,都是人所共知的。现在中国的政客,又要利用某种某主义来欺人。罗兰夫人说,“自由自由,天下乡少罪恶,都是借你的名做出的!”一切好听的主义,都有这种危险。

       这三条合起来看.可以看出“主义”的性质。凡“主义”都是应时势而起的。某种社会,到了某时代,受了某种的影响.呈现某种不满意的现状。于是有一些有心人,观察这种现象、想出某种救济的法子。这是“主义”的原起。主义初起时,大都是-种救时的具体主张。后来这种主张传播出去,传播的人要图简便,使用一两个字来代表这种具体的主张,所以叫他做“某某主义”。主张成了主义,便由具体计划,变成一个抽象的名词,“主义”的弱点和危险,就在这里。因为世间没有一个抽象名词能把某派的具体主张都包括在里面。比如“社会主义” 
       一个名词.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和王揖唐的社会主义不同,你的社会主义.和我的社会主义不同;决不是这一个抽象名词所能包括。你谈你的社会主义,我谈我的社会主义,王揖唐又谈他的社会主义,同用一个名词,中间也许隔开七八个世纪,也许隔开两三万里路.然而你和我和王揖唐都可自称社会主义家.都可用这一个抽象名词来骗人。这不是“主义”的大缺点和大危险吗?

       我再举现在人人嘴里挂着的“过激主义”做-个例:现在中国有几个人知道这一名词做何意义?但是大家都痛恨痛骂“过激主义”,内务部下令严防“过激主义”,曹锟也行文严禁“过激主义”,卢永祥也出示查禁“过激主义”。前两个月,北京有几个老官僚在酒席上叹气,说,“不好了,过激派到了中国了。”前两天有一个小官僚,看见我写的一把扇子,大诧异道,“这个是过激党胡适吗?”哈哈;这就是“主义”的用处。

       我因为深觉得高谈主义的危险,所以我现有奉劝新舆论界的同志道:“请你们多提出一些问题,少谈-些纸上的主义。”

       更进-步说:“请你们多多研究这个问题如何解决,那个问题如何解决,不要高谈这种主义如何新奇.那种主义如何奥妙。”

       现在中国应该赶紧解决的问题,真多得很。从人力夫的生计问题,到大总统的权限问题;从卖淫问题到卖官卖国问题;从解散安福部问题到加入国际联盟问题;从女子解放问题到男子解放问题;……那一个不是火烧眉毛紧急问题?

       我们不去研究人力车夫的生计,却去高谈社会主义;不去研究女子如何解放,家庭制度如何救正,却去高谈公妻主义和自由恋爱;不去研究安福部如何解散,不去研究南北问题如何解决,却高谈无政府主义;我们还要得意扬扬夸口道,“我们所谈的是根本解诀。”老实说罢,这是自欺欺人的梦话,这是中国思想界破产的铁证,这是中国社会改良的死刑宣告!

       为什么谈主义的那么多,为什么研究问题的人那么少呢?这都由于一个懒字。懒的定义是避难就易。研究问题是极困难的事,高谈主义是极容易的事。比如研究安福部如何解散,研究南北和议如何解决,这都要费工夫,挖心血,收集材料,征求意见,考察情形。还要冒险吃苦,方才可以得一种解决的意见。又没有成例可援,又没有黄梨洲、柏拉图的话可引,又没有《大英百科全书》可查,全凭研究考察的工夫,这岂不是难事吗?高谈“无政府主义”便不同了。买一两本实社《自由录》,看一两本西文无政府主义的小册子,再翻一翻《大英百科全书》,便可以高谈无忌:这岂不是极容易的事吗?高谈主义,不研究问题的人,只是畏难求易,只是懒。

       凡是有价值的思想,都是从这个那个具体的问题下手的。先研究了问题的种种方面的种种事实,看看究竟病在何处,这是思想的第一步工夫。然后根据于一生经验学问,提出种种解决的方法,提出种种医病的丹方,这是思想的第二步工夫。然后用一生的经验学问.加上想象的能力,推想每一种假定的解决法,该有甚么样的结果,推想这种效果是否真能解决眼前这个困难问题。推想的结果,拣定一种假定的解决,认为我的主张,这是思想的第三步工夫。凡是有价值的主张,都是先经过这三步工夫来的。不如此,不算舆论家.只可算是钞书手。

       读者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我并不是劝人不研究一切学说和一切“主义”。学理是我们研究问题的一种工具。没有学理做工具,就如同王阳明对着竹子痴坐,妄想“格物”,那是做不到的事。种种学说和主义,我们都应该研究。有了许多学理做材科,见了具体的问题,方才能寻出一个解决的方法。但是我希望中国的舆论家,把一切“主义”摆在脑背后,做参考资料,不要挂在嘴上做招牌,不要叫一知半解的人拾了这些半生不熟的主义,去做口头禅。

    “主义”的大危险,就是能使人心满意足,自以为寻着包医百病的“根本解决”。从此用不着费心力去研究这个那个具体问题的解决法子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7-10-24 10:10:17编辑过]

踩过的脚印
人的一生有如负重致远,不可急躁。以不自由为常事,则不觉不足。心生欲望时,应回顾贫困之日。心怀宽恕,视怒如敌,则能无事长久。只知胜而不知败,必害其身。责人不如责己。不及胜于过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1-23
注册时间
2003-4-24
发表于 2007-10-20 11:50:00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重看胡适先生的老文章,颇有感触。今天看这篇文章,说得没有什么问题,而且胡适先生秉承了英美学者的风范,并没有对“主义”派全部否定,而是在尊重对方的话语权的基础上,提出自己的观点而已。 

    和许多人一样,我也是读鲁迅长大的,对于针对社会敝端的投枪式的文字有欣赏;但对于胡适先生也十分欣赏,我认为他是我的一个很重要的精神导师,这两个后来分道扬镳的人对我影响都挺大的。很巧,从小学起,我的老师们大都是很不错的有自己教学特点的教师,能遇到他们一直是我感到万分幸运的事情,试想如果是教条的老师,教完便走,估计学生们也就不会有什么独立的思考能力了。他们继承了中国教育的优秀传统,教书也育人,又能类似英美式教育,给你的头脑打开一个窗口,而不是给你画一个圈圈,光会顶礼膜拜。

   在中国可以有许多人不尊重胡适先生,给他扣上各种帽子,但是我们僚族人不能不尊重他,因为胡适先生是那个时代真正的大家之一,他要是生在社会学在中国大发展的现在就好了。更能发挥他的各种优势,为民众服务。他的一些理念在现在还是有现实和学术意义的。至于他的一些轶事,就不必提了。他留下的最重要的一些东西已经足够让人们去怀念他。

人的一生有如负重致远,不可急躁。以不自由为常事,则不觉不足。心生欲望时,应回顾贫困之日。心怀宽恕,视怒如敌,则能无事长久。只知胜而不知败,必害其身。责人不如责己。不及胜于过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

主题

0

听众

296

积分

新来贝侬

Rank: 1

最后登录
2008-1-16
注册时间
2007-12-17
发表于 2007-12-18 20:27:00 |显示全部楼层

当年老毛批胡适的时候,真正读过书的人有几多?

现在读了书的人,看到胡适的又有几多?

大家是不了解,所以就乱说,

半罐子叮当,满罐子不响。

学习的时候都是如此啊。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9

主题

1

听众

2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6-10-14
注册时间
2006-8-28
发表于 2008-2-3 17:29:00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中国也是"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以为不谈民主\自由\人权\平等\良知这些东西,还是"先发展经济再说","等经济发展了,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可是当改革开放过去30年,相当一部分人的生活境况并没有一个大的起色,我们不得不忧心忡忡.

木然回手,我们发现原来不谈主义是不行的,贫富差距是要扩大化的,根本的东西是不能丢的,经济发展是不好的!


热爱祖国,热爱壮族! 团结民主,自强自立! 坚强勇敢,尚文尚武! 沉稳求实,积极上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4

主题

1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1-23
注册时间
2003-4-24
发表于 2008-2-7 00:10:00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粤西土著在2008-2-3 17:29:00的发言:

现在中国也是"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以为不谈民主\自由\人权\平等\良知这些东西,还是"先发展经济再说","等经济发展了,中国的一切问题都解决了".

可是当改革开放过去30年,相当一部分人的生活境况并没有一个大的起色,我们不得不忧心忡忡.

木然回手,我们发现原来不谈主义是不行的,贫富差距是要扩大化的,根本的东西是不能丢的,经济发展是不好的!

呵呵,中国现在主义是很多的,还是要多研究问题。


人的一生有如负重致远,不可急躁。以不自由为常事,则不觉不足。心生欲望时,应回顾贫困之日。心怀宽恕,视怒如敌,则能无事长久。只知胜而不知败,必害其身。责人不如责己。不及胜于过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9

主题

0

听众

2288

积分

违规用户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9-4-11
注册时间
2005-1-9
发表于 2008-7-19 19:25:00 |显示全部楼层

说来说去就是一切从实际出发

用主义来解决问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0

听众

2829

积分

樟树精灵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最后登录
2015-11-25
注册时间
2010-5-30
发表于 2010-6-4 12:51:00 |显示全部楼层
同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1

主题

0

听众

2829

积分

樟树精灵

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Rank: 10

最后登录
2015-11-25
注册时间
2010-5-30
发表于 2011-2-11 21:17:00 |显示全部楼层
好东西,我收了(复制粘贴拉进u盘)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0

听众

82

积分

新来贝侬

Rank: 1

最后登录
2012-2-19
注册时间
2012-1-11
发表于 2012-1-13 21:47:00 |显示全部楼层
一开始我花了眼睛,认为应该是个男子,心里觉得是个美女,后来看到是个美女。文章写得好。因为好几年没看见这文风套路了。交个朋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19-10-23 18:10 , Processed in 0.160416 second(s), 5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