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查看: 2724|回复: 5

60年的梦

[复制链接]

26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2-26
注册时间
2002-5-26
发表于 2007-6-4 22:35:00 |显示全部楼层

   记得2005年3月27日晚,依维在论坛上发了一篇叫<一位壮族农民作家的求援>帖子,广大贝侬热烈关注,并献言献策,为赵老师的出书梦鼓劲、加油!如今,在有心人的帮助下,几经波折,赵老师的书终于在2006年12月出版了,那时正值赵老师的60岁生日,总算圆了60年的梦!

http://www.rauz.net/bbs/dispbbs.asp?BoardID=28&replyID=113356&id=10112&skin=0

   封面


   简介


   序


  后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踩过的脚印
欢迎光临七彩云南民族服饰淘宝网店 http://shop34681401.taobao.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2-26
注册时间
2002-5-26
发表于 2007-6-4 23:15:00 |显示全部楼层

  就在赵老师的书出版没有几日,我们家园的贝侬杨川(曾经在家园注册,并发表几篇文章)离开了人世!

  我从来没有见过杨川老师,但是我多少能从赵老师那里得知,他与赵老师的关系亲如弟兄,情同手足!特别是为赵老的书作出了不懈的努力,可以说他把最后生命奉献给朋友!

以下转贴杨老师的相关信息:

  今天,我们怀着十分沉痛的心情,悼念我们的好友杨川同志!
      杨川同志因病多方治疗无效,于二00六年十二月二十日十时三十分在家不幸逝世,终年四十七岁。
      杨川同志一九五九年生于云南省东川市落雪矿。一九七七年--一九七九年在东川冶金工校读采矿专业。一九七九年--一九八七年在云南冶金六矿工作。先后做过井下工、炊事员、钳工、焊工、工会干事、宣传部干事、电视台记者。一九八八年--一九九五年在云南省楚雄市旅游总公司工作。先后参与开发紫溪山风景区工作,做过办公室主任、组建紫溪旅行社。旅行社经理。一九九五年辞职回云南省师宗县做自由撰稿人,专肆写作,并取得一定成绩。
      杨川曾在1997年获师宗县1992--1996年度文艺创作先进个人奖。2000年5月短篇小说【布多寨最后的毕摩】获首届“彩云杯”云南通俗文艺创作短篇一等奖。2001年3月获曲靖市1998--1999年文学创作二等奖。2001年10月,杨川的短篇小说【老疙瘩】在黄金书屋网站获大陆、新加坡、马来西亚三国汉语短篇小说大赛中荣获铜奖。同年2001年12月,该作品在“贝塔斯曼杯”第三届全球网络原创文学作品中荣获优秀短篇小说奖。2002年11月中篇小说【逃出波西镇】获首届“五泄杯”全国网络文学大赛三等奖。2002年11月获曲靖市2000--2001年文学创作一等奖。2003年4月中篇小说【死亡的探戈】获首届全国通俗文艺文学大赛银奖。2004年4月中篇小说【血色寒冬】获美国新语丝网站文学三等奖。
  杨川同志于1994年3月18日加入楚雄市作协;1996年6月18日加入曲靖地区作协;1997年4月10日加入中国通俗文艺研究会;2002年1月1日加入世界中文作家协会;2002年8月17日加入云南省作协;2004年8月 加入世界独立中文笔会。
  可以说,杨川同志的一生与文学创作息息相关,他是一位始终战斗在笔耕前线的战士,也是一位用文字来抒发内心情感的哲人。在工作中,他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待人和善,得到了领导、朋友和同事们的尊重。在专心写作的日子里,他用自己独特的视角,以及飘扬潇洒的文字,为我们展现了一个个动人的故事,还有那些人生哲理。
但是,正在杨川同志处于事业与创作的黄金时期,无情的病魔悄然而至。他也曾彷徨,也曾无奈,但最终却毅然选择坚强的站立,直至生命燃尽的最后一刻,仍旧充满对生活的热诚渴望。
  敬爱的杨川,您先我们而去,与世长辞了。我们失去了一位好朋友,文学战线上失去了一名好先锋,爱人失去了好丈夫,女儿失去了好爸爸。在这悲痛的日子里,惜别了,您的精神永远鼓舞着每一位被您的文字所打动的朋友奋发腾飞。 敬爱的杨川,安息吧!您的精神永垂不朽!


欢迎光临七彩云南民族服饰淘宝网店 http://shop34681401.taobao.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61

主题

0

听众

1万

积分

版主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9-2-26
注册时间
2002-5-26
发表于 2007-6-4 23:22:00 |显示全部楼层
   

转贴几篇杨川的文章:

       一个死者对活着时的总结(杨川)

2006年4月底的一天,医院的白墙、白床把妻子的脸映得蜡黄,窗外阴霾的天空中下着小雨。冷气由脚窜至全身。我的心甚至有一种因冷而想颤抖的感觉。
我住院了。住在十楼。这个医院的名称叫:省肿瘤医院。我得的病也有名称:左肺动脉肿瘤。因为这个病我住进了这个肿瘤医院。
我但愿自己死去,可我到写这段文字时还是活着。婆娘的意志是坚决的,绝不让我去死,她想和我一起活到老。哪怕欠一辈子债。也得让我活下去。
活下去是一种理由、一种愿望。而支撑这个理由和愿望的唯一方法就是必须有足够的金钱。而获取足够金钱支付高额医疗费用的唯一方法就是借债。借债的后果就是我婆娘从今往后的工资要源源不断地还债,年复一年的还债。
我的叙述写到这里时,我才发觉了一个荒诞的现象。那就是我一直没有从根本上讲叙到最真实的事实和我生存着的,这段时光的感受。
我曾经写过一些被称之为小说的文字。事实上,小说到底是个啥东西,天才知道,至少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就算费尽心思知道了小说是什么那也很无聊。
人活在世上,凡事总要有个名目、有个说法,否则无法与人沟通,我的叙述充满遗憾和欠缺。我得用极尽简练和概括的字句先说明一下我的存在和现状。杨川,我名字,一个符号,男,性别,四十七岁,年龄。一个穷光蛋。这样,通俗也易懂了。
老实说,我是身不由己的来到这个世界上的,我父亲和我母亲偶然的一次做爱,我就必然的来到这个世界,这真是件不可思仪的事,我的父母主宰不了我的去来,但却可以很自然地让我生下来,并活在这个世界上。
现在我充分的认识到人是一种无论如何,必然要死,而又毫无价值的一种动物,人类自我吹嘘的高级类有智慧的动物。在我看来,从本质上讲人比低级动物还蠢,不信你仔细的想一下。
你知道狗翘起一只脚小便是干啥吗?通常答案只有一个:尿急!这是大多数人类的一个低智判断,还有一个我认为正确的答案是狗的小便告诉了狗们,这只撒尿的狗的地域属性和出生信息。没有语言只有气息,但准确无误。当然这个信息的读懂通常是狗类。
长久以来,常有人问:你是那里的人?同样我也这样问过别人。
我是那里的人?你又是那里的人?这个问题真的很荒诞。当我充分意识到追问别人,或别人问自己是那里人,并一定要展示一个出处时,我开始疑惑这个人的出处的本质上的说不清了。说不清的事硬要说清,那就是瞎说了。
我所能知的是我出自于我的父母。我父亲来自我爷爷,我爷爷出自我爷爷他爹,在往上,我迷糊了。只能回到现实,我就是一个中国人,范围在小点,云南人或四川人,其实就是个现在时段生存在云南的男人而已,这重要吗?我想这根本不重要。
我是一个找不出更多来龙去脉有出处的人,我是一个必然而现实还活着的人。当起点和终点对我来却不重要的时候,我活着的这段时间里必然有一些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事。
我父母的一次偶然导致了我生存的必然。我的偶然的得了肺肿瘤,必然因肿瘤而死亡,而现在这些偶然和必然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婆娘、女儿、还有亲人们都希望我必须活下去。亲情的分量非常重,并且沉重。
远在无锡读大学的女儿知我病情后痛哭流涕,伤心不已。小女儿通宵为我制作MP3,并且为我作画。她用这种方式鼓励我活下去。我在两个女儿心目中是唯一的、重要的,不可盗版和复制的。正如我对她们的爱一样,任何事物都不可取代的。
我的妻子,我喜欢用云南人通常用的方式称她为婆娘。柔顺的外表下有着一颗坚定的心,战胜一切的心。
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三个人就是两个女儿和妻子。最愉快的日子当然是大女儿放假来到我身边时,全家人在一起的光景,大女儿爱写作,而她写作的思绪有着某些与我相似的怪异和通常的不规范。显然她大脑深处严重的克隆了我部分杂乱无绪的构思方法。小女儿爱绘画,而她在绘画中最擅长和最欠缺的地方居然跟我童年时一样地相似。她们是我全部的爱,说到底人无可奈何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就是人与人的某种关系。丈夫和妻子,女儿和父亲。
我是个把世界和人际关系看得非常本质的人,我不想利用别人,也不想被人利用。更多的时候我是在一种孤独中,不太喜欢和喜欢交往,不爱对人虚以委应。但我看重友谊。真实而坚固的友谊,是我们无奈的生存状态中除血缘关系外的另一种亲密人际关系的现象。友谊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人际关系。
朋友,弟兄。这是男人间友谊到达非常关系时的一种概念。在世故和功利的现代社会,朋友弟兄关系对于某些人来讲附拾皆是,用过后又弃之。我拒绝与人交往就用朋友,弟兄这概念,故我常拒绝应酬、社交,但我珍视生命中不可多得的一份友谊,周茂林、赵正云才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朋友进而兄弟的人。十年来我们从无话不谈到可谈可不谈,而彼此都相互理解支持。我们的交往不是功利的,也不是世故的。我们的友谊胜过有血缘的弟兄关系。纯粹的就是一个友谊。这些年我每每遭遇灾祸和不测,而每次总是茂林弟站出来竭尽全力的帮助我,使我一次又一次度过难关。多少次想对他说声谢,但,一个谢字远远概括不了他为我做的一切。我甚至找不到准确的汉语句子对茂林表示我的心情了。感激、感动也不足表叙我心里的感受。
相识是一种缘,这种缘来自于茂林的小说《昭昭》发表在曲靖的《珠江源》,我读懂了他的《昭昭》。更读懂了他小说后面的情感。之后又是九六年六月在曲靖市花山的一次笔会,这次笔会茂林、赵正云和我才算真正面对面的认识。
此后的几年间,我和茂林因写作也四处游走,去玉溪领奖,去浙江领奖,N次到曲靖开作代会或笔会。
茂林的文笔飘逸、潇洒,每一次新作的问世都让人爱不释手,从《诱杀》、《默默消失的远方》、《有时想要飞》无不是让我激动的作品,显然他具备了一个优秀作家的一切潜质。
而长我十多岁的赵正云则是敏于行讷于言的,他内向、但真诚,他刻苦且努力,十年来他写的比我和茂林多。他的毅力是常人不能达到的,常让我敬佩不已。
说到底我们三人不大让社会地意识习惯作出大的认可和定位。但我们都努力了,我们都尊重、敬爱文学、文字。并且我们一直在写作。我们都视文学为崇高的行为,并用文字坐灵魂的独白,同样这又是我们友谊最牢固、坚实的基础。
周茂林的《昭昭》是发在《珠江源》一九九五年底第四期上的。我的一篇《妄念无常》的小说和《昭昭》发在同一本杂志上。《妄念无常》是讲叙人生存中一些乱七八糟的恐惧、压抑和走向死的小说,这非常有意思,说明我某根神经在十多年前就已经死了,《妄念无常》是混乱的、荒诞的,但却是最真实的,对我自己来讲是一种预言的先兆感应。
我必然是要死的,肯定了的。原来以为还有长长的日子,大大的天。但现在终极的结果提前了许多许多,人生真的很无奈。临上昆明前到茂林家去了一躺,亲了亲茂林的儿子,这是个可爱的小子。临走我第一次拥抱了茂林,泪早从眼里淌进了心里,话却一句也说不出,茂林追出了门外,闪着泪光,此时语言已经取代了内心深处的情绪了,灵魂在酸楚中泪洒心胸。
这么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混乱和无序的思维中,但只有面对亲情,友情时我是有序的、清楚明了的。这是我人生中真实存在着的,一种令我珍视的事物。
网络于我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我和婆娘、茂林是同时接触这东西的,网络真的很虚幻,真的很广阔,于是我们的喜好在网络上就大张旗鼓地铺展开了,我们的文字在网络上冲浪、搏击,也曾取得过不俗的成绩,茂林多次在网络文学大赛上成绩斐然,我们也曾 同时在全国网络文学大赛中得奖,且同赴浙江领奖,我的婆娘也在省级的网文大赛中得过奖。
通过网络更多的是大浪淘沙似的淘去一些不适合自己的朋友,留下真情可鉴的朋友。早期网络时代的朋友至今还常有往来,在心灵中留下深深印记的朋友并不多,文娅、笨鸟,两位女性是网络中早期也是现在的好友。笨鸟是个患过癌症、侥幸躲过死神,现在在网络上很活跃的女性,她的毅力和对生命的感悟令人敬佩,多年前我和茂林和笨鸟还在昆明共同醉过酒,而这次在昆明是我和妻子与她在肿瘤医院见面,她和我妻子也是网络上朋友。我在网络上最后接触的女性是短笛,她的文字非常有激情和诗意,有一种天然的文学氛围,她和我妻子是同行,我们又在同一地区,但时至此时此刻我们仍然未曾谋面,就在一个小时前她还打过电话来。在我心里短笛是我的好朋友。这跟年龄、性别没有关系。这里只有真诚和相同认可的文化价值与文字透悟。
我想说网络虽虚、虽荒诞,但人间自有真情存于网络中,这是可遇但不可求的。
人类的社会混乱得一无是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渺小而微不足道。不管我多么地辛辣讽刺社会或冷嘲热讽、玩世不恭地用小说图解生存现状,但我的心是真诚地,我的好友不多,但都实在。我珍视这种友谊,这是我精神中最重要的一个部分。


欢迎光临七彩云南民族服饰淘宝网店 http://shop34681401.taobao.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19

主题

9

听众

5万

积分

花王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最后登录
2020-5-28
注册时间
2005-9-17
发表于 2007-6-5 09:54:00 |显示全部楼层

哀悼杨川老师!


山歌不唱忧愁多,大路不走草成窝; 钢刀不磨生黄锈,胸膛不挺背要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59

主题

1

听众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20-1-10
注册时间
2002-7-27
发表于 2007-6-5 16:10:00 |显示全部楼层
QUOTE:
以下是引用度莫在2007-6-5 9:54:00的发言:

哀悼杨川老师!

哀悼!


Mwngz ndei,Dieggagguenj Bouxcuengh Guengjsae(Gvangjsih Bouxcuengh Swcigih)!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37

主题

1

听众

4163

积分

铜鼓精灵

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Rank: 11

最后登录
2007-12-10
注册时间
2007-1-11
发表于 2007-6-7 14:17:00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文艺创作都要以死去一个生命为代价?!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20-9-20 13:19 , Processed in 0.165932 second(s), 4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