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僚人家园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点击进入授权页面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12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Is-peiq

齊來關心非典型肺炎

[复制链接]

803

主题

1

听众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7-3-29
注册时间
2002-7-5
发表于 2003-4-24 09:06:00 |显示全部楼层
沙南曼森贝侬:我在电视上看到的应该就是“挨刀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4

主题

1

听众

195

积分

土精灵

Rank: 2Rank: 2

最后登录
2004-9-15
注册时间
2003-4-5
发表于 2003-4-24 12:46:00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非典的感染社会群体有了变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39

主题

1

听众

5447

积分

东灵神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3-2-22
注册时间
2003-2-10
发表于 2003-4-24 23:38:00 |显示全部楼层
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南宁市今天下午己经开始封闭一部份网吧了,有的网吧己经开始消毒了。


凡事贵在坚持,坚持就有收获! 落马的人也是一样,跌下来再努力滴爬上去.......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0

听众

8472

积分

贵宾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7-12-26
注册时间
2009-2-25
发表于 2003-4-25 05:22:00 |显示全部楼层
世衛組織到上海視察後認為上海的數字應該有誤導成份。現時上海的正式數字為十六宗,但據稱這是因為對非典型肺炎的界定和正常的不同,因此很多個案都只列作懷疑病例。

天啊,他們還未知道現在的重點是竭止高傳染性的危疾在社區漫延,而非一心要保著自己的清譽。北京的防疫措施,雖然鬧得滿城風雨,但反而贏得了國際傳媒的一致好評。這對疫症後重建信心是十分有幫助的。


Is-Peiq maz zaeng Hyanglgangv. Daeg Bei daj Yanghgangj daeu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3

主题

9

听众

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24-7-10
注册时间
2002-7-6
发表于 2003-4-25 21:14:00 |显示全部楼层
上海的确诊病例、疑似病例那么少,而北京的那么多,确实令人生疑。

广西离广东那么近,才那么点病例,也显得不很可靠。希望广西真的只有那么多SARS病例。


社 会 的 主 体——人口,  社会存在的空间——自然环境,  社会联系的纽带——文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0

听众

8472

积分

贵宾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7-12-26
注册时间
2009-2-25
发表于 2003-4-27 00:09:00 |显示全部楼层
經過疫症兩個多月的蹂躪後,現時大家的思維已產生變化。既然非典型肺炎不會突然間自行消失,我們還要和它長期作戰,因此要學會如何與敵共處。總不成永遠停課下去,也不可能長期的停止一切交往活動。現時香港的大學及中學都已復課了,以我的大學為例,校方已在所有地方貼上告示發佈最新消息,並規定所有人進入校園時必須帶上口罩,否則不准進入課室。中學則多加一項每天上午及下午所有人都要量體溫,並在操場加裝了數十個水喉及大量洗手液供全校洗手。另外還有很多每天進行的消毒工作。現時香港的小學及幼稚園雖宣佈了無限期停學,但只要所有學校的衛生改善工程完成,就會如中學般復課。昨天我的大學才發現了一宗新病例,事件立刻交了由大學的非典型肺炎應變小組負責,學生十天內到過的地方都立刻封閉進行徹底消毒,所有「近接觸人士」立刻接受隔離,並立刻向全校及新聞界發佈消息,又設立熱線接受查詢,一切都進行得有條不紊,因此雖然引得學生老師議論紛紛,但已不再有以往般出現恐慌,對校園生活影響不大。我所在的宿舍亦成立了應變小組,負責長期預防、緊急應變的工作。這如防火的道理是差不多的,平時提高防火意識,做好預防措施,也訂定緊急的應變及善後計劃,兩手準備,原理同出一徹。

Is-Peiq maz zaeng Hyanglgangv. Daeg Bei daj Yanghgangj daeu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03

主题

1

听众

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17-3-29
注册时间
2002-7-5
发表于 2003-4-28 09:02:00 |显示全部楼层
北京的预防措施已经多得数不过来了!
仅从我个人日常生活中接触到的来列举:

早上出门前,喝公司配发的中药汤剂;
上电梯,尽量不张嘴说话;
出楼门,根据新制度,保安要检查出入证,登记,但是因为出入证没有办好,免了;
台阶上新放了一块垫子,踩上去湿乎乎的,估计有消毒药水;
出校门,根据新制度,保安要检查出入证,但是因为出入证没有办好,免了;
一路看见很多戴口罩的人,但是据专家说骑自行车不必戴口罩,所以我没戴;
到办公室,先去洗手间用消毒洗手液洗手;
给保洁员开门,监督她们给每个人的工位消毒;
给所属的非典防治小组组长打电话,汇报我今天照常上班,体温正常,居住所在区域没有发现非典病例;
在网上看看关于非典的新闻;
到公司信息平台上查看关于非典防治的各种通知和文件;
中午,保洁员往地毯上喷消毒液;
去洗手间,用消毒洗手液洗手;
到所在写字楼的餐厅吃饭,看到免费供应的“非典预防汤”,不过我不想喝;
到清华大学东门,保安要我出示证件,我说不进门,只是给自行车打气;
回到办公室,先用消毒洗手液洗手;
下午,再向小组长报告一下体温;
保洁员往地毯上喷消毒液,提醒我快下班了;
回家,进校门时向保安解释我的出入证还没有办好;
进楼门,按新制度保安要检查我的体温,不过似乎还没有开始实行;
进家门,先用消毒洗手液洗手;
晚上,再喝一点中药汤剂。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0

听众

8472

积分

贵宾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7-12-26
注册时间
2009-2-25
发表于 2003-4-30 22:11:00 |显示全部楼层
今天的新聞報導說,現時多個省市已實施了對來自疫區人士的強制隔離措施,其中包括了廣西。那即是說,如果現在我去南寧,我一抵步就會立刻被送到一個地方隔離短則八天,長則二十天。這項措施對來自廣東珠三角、香港、北京的人士都應該是一視同仁的。據了解這措施在上海和海南執行得最嚴格,他們甚至勸籲港人暫時不要到來,請已到來的返回原居地。

其實上次到廣西參加三月三時才正是香港的非典型肺炎高峰期,但那時反而甚麼措施都沒有。本來我帶了口罩、洗手液、酒精、探熱針一起去,但結果都無用武之地,在南寧帶了口罩反而被途人投以奇怪的眼光。現在香港疫情已由一天一百多宗減至一天十宗左右,但各項措施卻相繼出籠,真奇怪。不過想想這樣可以減低病毒的傳播,也未嘗不是好事。只是這一段時間我一定不能再到廣西去了,如果疫情沒有改善,也許本來希望趁暑假到廣西學壯話的計劃就得泡湯了。

上星期大學裏一個文學院的學生証實染上非典型肺炎,在前天得到了証實,那學生上課的地點距我辦公室只有一百米不到。這是我第一次這麼親身接近肺炎病毒,整所大樓在個案被証實後立刻如星球大戰般由一大批穿上類似防生化武器制服的人員包圍消毒。我們在同一所大樓工作的人由於不算第一類近接觸人士(我們是第三類「低風險人士」),因此不用被隔離,只要每天量一次體溫,及全天候帶口罩即可,日常工作則在消毒完成後一切如常。可憐和那病者同一宿舍的三十多個舍友被甄別為近接觸人士,在半夜突然被叫醒由專門人員親臨檢查身體,再消毒地方,再即時原地隔離十天。

可幸的是現在已離那病者最近到大學的日子已六天了,暫時還沒有人有生病徵兆(正常感染了一般在三四天內病發)。由此可見大學強制所有人進入校園時要帶口罩、要求大家多洗手、經常消毒地方的措施是有效的。希望剩下的四天快點過去,否則整天提心吊膽的實在很難安心工作。


Is-Peiq maz zaeng Hyanglgangv. Daeg Bei daj Yanghgangj daeu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0

听众

8472

积分

贵宾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7-12-26
注册时间
2009-2-25
发表于 2003-5-2 13:38:00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贴子最后由香港來的沛在 2003/05/02 01:41pm 编辑]

23 歲 的 阿 健 ( 右 ) 雙 親 因 SARS 不 幸 去 世 , 自 己 和 5 歲 外 甥 女 ( 左 ) 亦 相 繼 染 病 , 絕 望 中 朋 友 不 斷 送 上 的 關 心 , 醫 護 人 員 的 關 懷 , 都 叫 他 與 外 甥 女 攜 手 重 新 振 作 。 他 勉 勵 其 他 病 者 和 家 屬 都 不 要 放 棄 。 ( 黃 寶 群 攝 )


陪雙親走最後的路 患病兒心存感恩


【 明 報 專 訊 】 SARS 令 人 聞 風 喪 膽 , 23 歲 的 健 仔 卻 為 染 上 這 個 惡 疾 而 感 恩 ﹕ 正 因 自 己 和 父 母 同 樣 患 上 SARS , 才 能 陪 伴 兩 老 走 最 後 的 路 , 在  邊 為 父 親 抹 面 後 讓 他 乾 乾 淨 淨 地 離 開 人 世 。 雖 被 SARS 奪 去 雙 親 , 但 他 希 望 勉 勵 病 者 、 家 屬 和 港 人 要 堅 強 走 前 路 。 「 走 了 的 人 也 不 想 我 們 意 志 消 沉 。 」 阿 健 終 流 下 男 兒 淚 卻 堅 定 地 說 。


SARS 第 一 波 在 威 爾 斯 醫 院 8A 病 房 爆 發 , 阿 健 的 父 親 因 哮 喘 在 該 病 房 留 醫 而 無 辜 染 病 , 兩 周 內 阿 健 的 母 親 、 5 歲 的 外 甥 女 及 阿 健 也 相 繼 染 病 , 一 起 在 威 院 留 醫 。


有 幸 幫 臨 終 父 抹 面 乾 淨 上 路


4 月 5 日 , 77 歲 的 父 親 垂 危 , 阿 健 病 情 較 輕 , 「 有 幸 」 守 在 老 父 床 邊 。 「 我 很 好 彩 , 因 為 自 己 都 有 菌 , 可 以 幫 佢 抹 面 , 讓 他 乾 乾 淨 淨 上 路 , 其 他 家 屬 根 本 不 能 接 觸 病 者 。 」 臨 終 時 , 父 親 眼 裏 充 滿 不 捨 。


來 不 及 哀 傷 , 阿 健 已 轉 向 記 掛 病 重 的 母 親 , 這 時 給 他 遇 上 中 大 內 科 及 藥 物 治 療 學 系 主 任 沈 祖 堯 。 「 我 說 , 爸 爸 剛 走 , 求 你 救 我 媽 媽 , 我 不 想 同 時 失 去 他 們 。 」 聽 罷 , 沈 即 趕 往 察 看 其 病 情 , 雖 然 帶 回 的 也 是 壞 消 息 , 但 健 仔 仍 心 存 感 激 。 「 沈 教 授 真 能 做 到 , 為 家 屬 送 上 關 心 話 。 」 4 月 6 日 凌 晨 1 時 , 其 母 亦 離 世 。


阿 健 和 三 姊 瞥 見 了 膠 袋 包 裹 著 的 母 親 遺 體 , 並 忍 痛 阻 止 兩 名 年 過 40 的 姊 姊 到 場 , 免 她 們 感 染 。 「 或 許 , 父 母 可 以 一 起 離 開 也 是 緣 分 。 」


醫 護 無 私 照 顧 體 會 港 人 團 結


18 小 時 內 相 繼 失 去 了 雙 親 , 叫 健 仔 站 起 來 的 , 有 千 個 原 因 。 「 我 以 前 以 為 香 港 人 好 自 私 , 但 今 次 發 現 , 香 港 人 原 來 很 團 結 , 他 們 的 支 持 , 是 我 重 新 振 作 的 動 力 。 」 阿 健 的 老 闆 , 在 他 低 潮 時 與 他 一 起 流 淚 , 令 他 深 受 感 動 。


醫 護 人 員 的 無 私 照 顧 , 亦 令 他 堅 持 下 去 。 健 仔 認 識 了 威 院 的 合 約 清 潔 阿 嬸 好 姐 , 她 已 屆 退 休 年 齡 , 生 活 條 件 可 以 , 「 唔 休 做 」 , 好 姐 卻 說 ﹕ 「 不 是 錢 的 問 題 , 我 不 做 , 別 人 見 了 又 不 做 , 哪 個 做 呢 ﹖ 」 受 這 份 「 大 同 精 神 」 感 染 , 本 身 是 打 工 仔 的 阿 健 表 示 不 會 申 請 援 助 基 金 , 希 望 將 錢 留 給 更 有 需 要 的 人 。


身 體 仍 有 後 遺 症 的 他 沒 有 怨 言 , 還 勉 勵 其 他 受 害 家 屬 說 ﹕ 「 走 了 的 人 也 不 想 我 們 意 志 消 沉 , 反 而 想 我 們 堅 強 完 成 他 們 的 志 向 。 」 語 調 堅 定 , 但 擋 不 住 男 兒 淚 。


阿 健 回 憶 , 母 親 生 前 愛 遠 足 , 阿 健 卻 從 未 陪 過 她 行 山 , 昨 晨 他 特 意 清 晨 起 床 , 走 母 親 最 愛 走 的 那 段 小 徑 , 表 達 對 母 親 的 思 念 , 「 希 望 大 家 珍 惜 眼 前 人 」 。


明 報 記 者 ﹕ 譚 蕙 芸


Is-Peiq maz zaeng Hyanglgangv. Daeg Bei daj Yanghgangj daeu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833

主题

9

听众

5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最后登录
2024-7-10
注册时间
2002-7-6
发表于 2003-5-2 15:05:00 |显示全部楼层
真的好感人啊。愿阿健早日康复。

希望人类尽快摆脱SARS的阴影,再度步入正常的生活轨道。

我们放假了,五天的时间,却不敢随便走动,第一次体会了这样的长假期。好在现在条件不错,除了看书、看电视,还可以上网、打电话、发短信,方便的时候还可以跟附近的朋友小聚一下,不至于非常郁闷。


社 会 的 主 体——人口,  社会存在的空间——自然环境,  社会联系的纽带——文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52

主题

0

听众

3253

积分

热心贝侬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09-2-14
注册时间
2002-5-19
发表于 2003-5-2 22:57:00 |显示全部楼层
我们的斑竹小BILL从北京回乡,现也由于这一措施在隔离中,希望小BILL一切平安,早日回到我们的壮族在线

People laugh and people cry Some say hi while some say bye Some give up and some always try Others can forget u but never I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75

主题

0

听众

8472

积分

贵宾

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Rank: 12

最后登录
2017-12-26
注册时间
2009-2-25
发表于 2003-5-14 16:28:00 |显示全部楼层
遺言盼安慰媽媽 女醫生請纓殉職

【 明 報 專 訊 】 「 請 記 住 代 我 安 慰 媽 媽 。 」 個 子 小 小 但 一 直 堅 強 抗 病 的 35 歲 屯 門 醫 院 醫 生 謝 婉 雯 , 走 上 人 生 最 後 階 段 時 , 最 惦 念 的 是 至 愛 的 母 親 , 這 亦 是 謝 醫 生 昏 迷 前 向 好 友 最 後 的 叮 囑 。

生 前 總 記 掛 著 病 房 內 的 SARS 病 人 , 不 斷 為 他 們 祈 禱 的 謝 醫 生 , 沒 想 到 慶 祝 35 歲 生 日 3 天 後 , 在 搶 救 病 人 時 染 病 , 個 多 月 後 不 治 。 曾 說 過 「 人 生 在 世 很 短 暫 , 應 該 展 望 天 上 的 永 恆 」 的 謝 醫 生 , 這 刻 或 許 已 跟 一 年 前 血 癌 死 去 的 醫 生 丈 夫 相 聚 。

首 位 殉 職 公 立 醫 生

昨 日 大 批 市 民 、 醫 護 同 事 均 為 謝 醫 生 的 忘 我 救 人 精 神 感 動 落 淚 , 有 市 民 如 失 至 親 般 哭 泣 。 有 屯 門 醫 院 的 醫 生 更 直 言 , 謝 婉 雯 與 男 護 劉 永 佳 的 死 , 沒 有 白 費 , 因 2 人 令 全 體 醫 生 提 高 警 覺 。 「 可 以 說 我 們 現 在 平 安 無 事 , 都 要 多 謝 他 們 兩 位 。 」 屯 門 黎 醫 生 說 。

以 8A 優 異 會 考 成 績 考 入 中 大 醫 學 院 , 昨 被 威 爾 斯 院 長 鍾 尚 志 形 容 為 「 中 大 醫 學 院 的 驕 傲 」 , 成 績 工 作 表 現 均 極 出 色 的 謝 婉 雯 醫 生 , 是 首 名 在 抗 SARS 疫 症 中 殉 職 的 公 立 醫 院 醫 生 。

謝 婉 雯 擁 有 呼 吸 科 專 科 醫 生 資 格 , 在 疫 症 爆 發 初 期 自 願 到 SARS 高 危 病 房 工 作 , 3 月 底 與 男 護 劉 永 佳 一 起 為 病 人 插 喉 時 , 將 病 人 噴 出 的 一 口 帶 病 毒 的 氣 體 吸 入 體 內 中 招 , 經 過 個 多 月 的 救 治 , 昨 晨 4 時 不 治 。 屯 門 醫 院 指 該 病 人 亦 已 病 逝 , 插 喉 時 亦 無 第 3 名 醫 護 在 場 。

插 喉 中 招 病 人 已 逝

在 屯 門 醫 院 內 科 與 謝 共 事 多 年 的 男 戰 友 , 昨 晨 得 悉 謝 的 死 訊 , 也 禁 不 住 淚 水 在 眼 眶 打 轉 。 「 謝 醫 生 勤 力 用 心 、 對 工 作 無 怨 言 , 經 常 超 時 工 作 也 不 計 較 , 她 個 性 很 文 靜 , 很 少 說 話 , 平 日 多 數 與 幾 位 談 得 來 的 女 醫 生 談 心 事 … … 」

個 子 小 小 , 外 表 看 來 柔 弱 的 謝 醫 生 , 內 心 卻 甚 是 堅 強 。 她 的 丈 夫 陳 偉 興 醫 生 去 年 因 血 癌 去 世 , 她 告 了 一 段 長 假 處 理 丈 夫 後 事 , 之 後 很 快 便 重 新 振 作 , 重 投 工 作 , 「 一 樣 積 極 、 投 入 , 同 事 有 事 相 求 , 永 不 『 托 手 ; 』 」 。

謝 醫 生 入 院 最 初 6 、 7 天 仍 能 與 探 訪 者 談 天 、 看 報 , 醫 生 處 方 Ribavirin 。 隨 後 劉 永 佳 不 治 , 謝 的 情  亦 變 差 , 肺 片 開 始 「 花 晒 」 , 並 在 4 月 15 日 轉 送 深 切 治 療 部 插 喉 。 主 治 醫 生 連 續 3 日 為 她 處 方 每 日 1000 毫 克 高 劑 量 類 固 醇 , 抑 制 免 疫 系 統 的 過 敏 反 應 , 但 無 效 。

屯 門 醫 院 院 牧 部 透 露 , 謝 染 病 前 還 在 百 忙 中 抽 空 義 務 工 作 , 到 屯 門 教 會 舉 行 SARS 講 座 , 席 上 她 以 醫 學 角 度 講 解 如 何 防 SARS 。 與 謝 婉 雯 相 識 8 載 的 好 友 劉 小 姐 說 , 每 次 見 到 病 房 內 有 嚴 重 SARS 病 人 , 謝 總 叫 教 會 各 人 為 病 人 祈 禱 。

當 謝 病 情 惡 化 要 進 入 深 切 治 療 部 時 , 最 擔 心 的 是 家 中 母 親 , 她 在 昏 迷 前 叮 囑 劉 小 姐 要 代 她 好 好 安 慰 母 親 。

屯 門 醫 院 為 悼 念 謝 婉 雯 , 昨 日 特 別 於 地 下 大 堂 及 一 樓 , 分 別 設 立 追 思 閣 及 悼 念 房 。 不 少 醫 護 及 市 民 強 忍 悲 痛 , 紛 紛 前 往 送 上 最 真 摰 的 敬 意 、 最 後 的 祝 福 。 貼 滿 市 民 心 意 卡 的 壁 報 板 上 寫 著 ﹕ 「 在 您 的 生 命 看 到 勇 敢 , 在 您 的 工 作 看 到 無 私 , 您 的 離 去 留 下 不 住 的 提 醒 , 要 我 們 堅 忍 面 對 , 在 哀 慟 中 站 穩 腳 步 , 勇 敢 向 前 。 」

公 務 員 事 務 局 長 王 永 平 表 示 , 如 謝 的 家 人 同 意 , 謝 可 安 葬 在 浩 園 , 而 醫 管 局 亦 表 示 會 給 予 金 錢 援 助 。

*******************************************************************************

嫁血癌醫生 喪夫振作奉獻

【 明 報 專 訊 】 35 歲 的 謝 婉 雯 醫 生 因 SARS 逝 世 , 天 意 弄 人 , 同 為 醫 生 的 丈 夫 陳 偉 興 1 年 前 因 血 癌 辭 世 , 夫 婦 皆 虔 誠 基 督 徒 。 原 來 拍 拖 時 , 男 方 已 患 血 癌 , 但 婉 雯 不 離 不 棄 , 與 陳 醫 生 挽 手 走 進 教 堂 。 婚 禮 上 , 丈 夫 把 詩 歌 《 彩 虹 下 的 約 定 》 送 給 婉 雯 , 象 徵 愛 妻 是 心 中 的 「 雨 後 彩 虹 」 , 沒 料 到 《 彩 虹 下 的 約 定 》 , 亦 成 為 丈 夫 喪 禮 的 哀 悼 歌 曲 … …

與 謝 婉 雯 相 識 八 載 、 並 在 其 婚 禮 任 伴 娘 的 好 友 劉 小 姐 透 露 , 謝 婉 雯 在 醫 院 工 作 時 , 與 同 為 醫 生 的 陳 偉 興 相 戀 , 首 次 約 會 地 點 , 竟 是 熱 熱 鬧 鬧 的 酒 樓 。

於 1998 至 99 年 間 , 婉 雯 驚 聞 男 友 患 上 血 癌 , 悲 痛 非 常 , 但 其 間 不 離 不 棄 , 時 刻 陪 伴 男 友  邊 , 並 與 劉 小 姐 祈 禱 至 深 宵 。 婉 雯 的 心 聲 感 動 上 蒼 , 男 友 得 到 骨 髓 捐 贈 , 奇 蹟 地 康 復 了 。

在 親 友 祝 福 下 , 兩 人 於 2000 年 12 月 2 日 步 入 教 堂 , 伴 娘 劉 小 姐 說 , 「 他 們 經 歷 這 麼 多 , 終 於 能 走 在 一 起 , 朋 友 們 都 很 高 興 。 」

婚 禮 聖 詩 變 丈 夫 喪 禮 悼 曲

劉 小 姐 回 憶 , 在 婚 禮 當 日 , 披 上 婚 紗 的 婉 雯 美 若 天 使 , 遺 憾 的 是 , 由 於 婚 後 不 久 丈 夫 舊 病 復 發 , 婉 雯 已 沒 心 情 把 婚 禮 的 照 片 寄 給 親 友 。

婚 禮 上 , 教 友 獻 唱 了 一 首 詩 歌 《 彩 虹 下 的 約 定 》 , 原 來 是 丈 夫 的 心 水 選 擇 , 象 徵 妻 子 是 他 心 中 的 「 雨 後 彩 虹 」 , 詩 歌 提 到 「 我 空 虛 的 心 靈 , 終 於 不 再 流 淚 , 期 待  雨 後 , 繽 紛 的 彩 虹 , 訴 說 你 我 的 約 定 , 我 不 安 的 腳 步 , 終 於 可 以 停 歇 。 」 但 令 人 傷 心 的 是 , 後 來 在 其 丈 夫 的 喪 禮 上 , 也 以 同 一 首 詩 歌 作 哀 悼 曲 。

婚 後 不 久 夫 舊 病 復 發

婚 後 數 月 , 謝 婉 雯 在 醫 院 安 排 下 到 英 國 進 修 半 年 , 夫 婦 分 隔 異 地 。 好 景 不 常 , 2001 年 7 至 8 月 , 她 在 英 國 收 到 丈 夫 舊 病 復 發 的 噩 耗 , 立 即 回 港 , 小 夫 妻 真 正 相 處 的 日 子 不 到 1 年 , 丈 夫 終 於 2002 年 5 月 病 逝 。 喪 禮 上 , 冷 靜 的 婉 雯 沒 有 哭 泣 , 但 私 底 下 曾 向 劉 小 姐 訴 說 , 某 天 , 她 獨 個 兒 駕 車 回 家 , 在 停 車 場 內 忍 不 住 流 淚 , 獨 個 兒 伏 在 ; 盤 上 痛 哭 一 場 。

雖 然 承 受 喪 夫 之 痛 , 但 婉 雯 仍 堅 強 活 下 去 , 並 將 大 部 分 時 間 奉 獻 醫 護 工 作 。 虔 誠 的 婉 雯 說 ﹕ 「 上 帝 將 我 留 在 世 上 , 有 祂 的 心 意 , 要 我 為 祂 做 點 事 。 」 劉 小 姐 說 , 婉 雯 要 做 的 事 , 就 是 犧 牲 自 己 醫 治 他 人 。

摯 友 離 世 , 劉 小 姐 深 深 不 捨 , 但 令 她 安 慰 的 是 , 婉 雯 終 可 在 天 堂 裏 , 與 上 帝 及 丈 夫 重 聚 。

*******************************************************************************

嬌柔「表妹」感動頑劣病人

【 明 報 專 訊 】 殉 職 的 謝 婉 雯 生 前 深 得 醫 院 上 下 愛 戴 , 其 溫 純 的 性 格 、 認 真 的 工 作 態 度 , 多 次 成 功 令 急 症 室 內 橫 蠻 的 病 人 軟 化 , 她 的 嬌 小 、 柔 弱 及 善 良 , 使 她 成 為 醫 院 內 眾 人 的 「 表 妹 」 , 備 受 疼 愛 , 與 她 相 識 十 載 的 男 護 韋 護 士 , 強 忍 內 心 激 動 , 含 淚 向 謝 道 別 ﹕ 「 表 妹 , 曾 經 能 與 你 共 事 , 是 我 今 生 的 一 種 光 榮 … … 」

「 與 你 共 事 是 我 今 生 的 光 榮 」

韋 護 士 憶 述 , 「 表 妹 」 約 十 年 前 初 來 屯 門 醫 院 , 彼 此 在 急 症 室 工 作 的 快 樂 回 憶 可 謂 多 不 勝 數 , 即 使 1994 年 謝 被 調 往 內 科 部 工 作 後 , 各 有 各 忙 , 但 友 誼 始 終 不 變 。 「 我 們 個 個 都 好 惜 她 , 還 記 得 做 急 症 室 時 , 很 多 病 人 見 她 纖 巧 溫 純 , 都 會 欺 負 她 。 」

謝 婉 雯 之 所 以 被 稱 呼 為 「 表 妹 」 , 是 因 她 外 表 嬌 小 柔 弱 , 加 上 「 婉 君 表 妹 」 的 稱 呼 大 行 其 道 , 故 大 家 都 稱 她 為 「 婉 雯 表 妹 」 。

回 想 從 前 , 急 症 室 的 病 人 向 來 較 「 麻 煩 」 , 常 有 些 醉 漢 因 見 「 表 妹 」 個 子 小 , 人 品 溫 純 , 都 會 肆 意 欺 負 她 , 但 「 表 妹 」 是 一 個 不 可 多 得 的 好 醫 生 , 不 但 從 未 抱 怨 , 更 沒 有 放 棄 他 們 。 最 後 , 那 些 橫 蠻 的 病 人 更 被 其 溫 順 與 耐 心 所 感 動 而 軟 化 下 來 。

談 及 與 謝 婉 雯 從 前 的 交 情 , 韋 護 士 不 禁 悲 從 中 來 , 想 起 昔 日 得 知 「 表 妹 」 成 功 考 進 內 科 部 工 作 , 韋 曾 替 她 高 興 , 料 不 到 最 後 她 會 因 為 工 作 而 犧 牲 了 自 己 的 生 命 。

「 最 後 一 次 見 到 她 , 是 在 她 病 發 前 兩 天 , 她 在 升 降 機 內 告 訴 我 , 將 調 往 SARS 病 房 工 作 , 我 叮 囑 她 萬 事 小 心 , 她 還 說 她 會 。 」 想 不 到 這 已 是 最 後 的 對 話 了 。 憶 起 當 日 在 更 衣 室 與 生 前 的 男 護 劉 永 佳 , 也 說 了 同 樣 對 白 的 「 最 後 對 話 」 , 韋 護 士 再 也 無 法 按 捺 心 中 悲 痛 , 掩 臉 痛 哭 。

********************************************************************************

再次傷痛醫護市民斷腸

【 明 報 專 訊 】 「 你 將 永 遠 在 我 們 心 中 , 永 遠 永 遠 … … 願 你 在 主 內 安 息 … … 」 不 足 1 個 月 , 屯 門 醫 院 再 一 次 設 立 追 思 閣 , 醫 護 人 員 再 一 次 要 承 受 傷 痛 。 同 事 、 好 友 、 陌 生 的 市 民 , 昨 日 滿 眼 通 紅 的 走 出 悼 念 房 及 追 思 閣 , 為 首 位 在 「 抗 炎 戰 爭 」 中 殉 職 的 公 共 醫 院 醫 生 謝 婉 雯 作 最 後 致 敬 , 部 分 醫 護 及 市 民 步 出 時 , 已 激 動 得 泣 不 成 聲 。

屯 門 醫 院 昨 在 地 下 大 堂 設 立 追 思 閣 及 於 1 樓 闢 了 悼 念 房 , 一 連 4 日 分 別 讓 醫 護 人 員 及 市 民 弔 唁 。 昨 午 12 時 起 , 前 來 的 人 不 絕 , 他 們 雖 戴 上 口 罩 , 垂 下 了 頭 , 但 仍 難 掩 內 心 悲 痛 。

悼 念 房 內 , 一 直 播 放  莫 扎 特 的 《 安 魂 曲 》 , 謝 婉 雯 的 黑 白 遺 照 放 在 房 間 中 央 , 照 片 中 的 她 , 正 向 弔 唁 者 報 以 微 笑 。 右 邊 放 了 由 新 界 西 醫 院 聯 網 送 上 的 懷 念 字 句 ﹕ 「 您 離 去 令 我 們 傷 感 , 您 捨 己 救 人 的 精 神 , 敲 動 了 我 們 的 心 弦 , 我 們 永 遠 懷 念 您 … … 」

房 內 擺 放 了 不 少 花 圈 , 包 括 醫 管 局 主 席 梁 智 鴻 及 醫 管 局 行 政 總 裁 何 兆 煒 ﹔ 兩 旁 有 兩 張 長 桌 , 不 少 醫 護 都 為 謝 醫 生 摺 出 一 隻 一 隻 的 紙 鶴 , 放 在 她 的 遺 照 前 。 他 們 低 頭 默 哀 , 然 後 逐 一 在 弔 唁 冊 上 寫 上 字 句 , 繼 而 將 黑 色 布 帶 綁 在 左 臂 , 帶  紅 腫 的 雙 眼 , 默 默 離 去 。

在 地 下 大 堂 的 追 思 閣 , 逾 30 名 市 民 從 電 台 或 電 視 報 道 得 悉 謝 醫 生 殉 職 後 , 均 穿 上 素 色 衣 服 趕 至 , 在 心 意 卡 上 寫 下 感 激 及 支 持 字 句 , 貼 在 兩 塊 木 板 上 , 又 在 弔 唁 冊 寫 上 慰 問 語 句 。

行 動 不 便 病 人 持 拐 杖 致 敬

56 歲 的 何 先 生 , 昨 在 家 中 知 道 謝 醫 生 殉 職 後 , 不 禁 哀 傷 痛 哭 , 更 身 體 抽 搐 , 血 壓  升 — — 只 因 為 謝 醫 生 是 他 的 仁 醫 。 待 心 情 稍 為 平 復 , 行 動 不 便 的 何 先 生 , 一 拐 一 拐 的 走 到 屯 門 醫 院 哀 悼 。 長 期 心 臟 發 大 、 骨 骼 退 化 的 何 先 生 , 1997 年 起 在 屯 門 醫 院 接 受 治 療 時 , 由 謝 婉 雯 主 診 , 「 她 知 道 我 經 常 到 內 地 公 幹 , 為 免 我 排 隊 過 關 時 氣 喘 , 便 寫 了 封 醫 生 信 給 入 境 處 , 讓 我 可 循 特 別 通 道 過 關 。 」 該 封 殘 舊 的 信 件 , 每 日 仍 放 在 何 的 口 袋 中 。 「 她 的 態 度 好 好 , 一 直 鼓 勵 病 人 。 」 突 然 離 世 , 何 先 生 恍 如 失 去 親 人 。


Is-Peiq maz zaeng Hyanglgangv. Daeg Bei daj Yanghgangj daeuj.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允许回帖同步到新浪微博  

Archiver|手机版|壮族在线    

GMT+8, 2024-7-15 23:32 , Processed in 0.131647 second(s), 4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2 Comsenz Inc.

回顶部